第二十八章 魔高一尺

    苏清看着红梅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想了一宿,想出来了吗?”

    “经过奴婢一宿的分析,这人肯定是五娘子!小娘子不是说对谁有利就是谁指使的吗?

    我看这件事就只对五娘子和六娘子有利,可是六娘子不是跟我们一样刚来吗,所以肯定是五娘子做的。”梅红言之凿凿,就好像是拿到了真凭实据一般。

    红霞一摊手道:“证据呢?”

    这时站在门口的梅红将手放在了嘴唇上做噤声状,然后指了指门外。

    苏清轻轻一笑,朝门外看了一眼,道:“假象确实如此,可事实上却不可能是五妹,想来五妹也是蒙在鼓里,我说不上了解五妹,可是我看她不像表里不一的人,何况二伯母身边的这位李嬷嬷以前的时候伺候过姨娘是一层,可是她的娘家侄女是五娘院子里的兰茗。

    我能想到这次关系,二伯母自然也能想到。

    五妹做此事对她一点好处也没有。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二伯母很难查到此事背后的真正操纵者,便会将这笔账记在我和五娘的头上。

    不过二伯母应该能想到我们才来,应该不会在情况未明的时候做这样的事,可能对我的怀疑还小一点,可是五妹就惨了。”

    说道这里,苏清叹了口气,道:“她陷害我也罢了,可是五妹日日与她一处,她怎么也不顾念姐妹之情呢。

    虽说二伯母性子好,开罪了她,去说句好话也就过去了,可是还有老太太这一层呢。

    我们这些庶女本来便没什么优势,若再摊上这样的事,以后的前途便更那说了。”

    上一世的记忆力,李氏在苏家不像崔氏那样争强好胜,却也没有被谁遗忘过,但凡家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会有她参加,而且后来八娘更是亲上加亲嫁给了李氏嫡支李净之,足见李氏其实并不简单。

    五娘自小在厩长大,自然知道李氏是不能惹的。

    梅红听了不由的紧张道:“那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白白被人陷害。”

    苏清叹口气道:“我们初来乍到的,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吃哑巴亏了。好了不说了,吃饭吧!”

    “是!”梅红道,说完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去听了听,轻轻的打开了门,然后一会儿又进来了。

    “小娘子,听墙角的人已经走了。”

    苏清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一事,道:“昨天老太太派下来的那些人呢,怎么没有过来伺候?”

    梅红一摆手道:“小娘子放心,被我派去打扫院子了!”

    苏清一皱眉:“嗯?打扫院子!你——”说着狠狠的瞪了梅红一眼接着道:“她们可是老太太派来的,你竟然让她们打扫院子,把她们叫进来。”

    梅红咽了一口唾沫,低着头老老实实的道:“是!”

    梅红一出门,苏清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不一会儿,几个人便鱼贯而入,其他人还好,为首的丫头脸上却带着些怒气。

    苏清只做没见,淡淡的道:“昨天由于时间晚了,便没有给你们暗盘事务,我听梅红说你们道都是勤快有眼色的,听说我是个爱干净的,便我没起床便将院子打扫了,这样很好,我最欣赏的便是任劳任怨的”

    梅红一揉鼻子,她还不知道自己主子竟然这么会睁眼说瞎话。

    为首的丫头一听苏清的话后,一脸的苦笑不得,待要说什么,可是没等她说话,苏清一脸笑意的问道:“你是老太太派给我的大丫头?叫什么名字?”

    那丫头忍住胸口的闷气道:“是,奴婢叫红莲!”

    “红莲,好,以后我的衣服首饰银钱诸物便有你管着吧,你可愿意?”苏清微微的一抬眼道。

    红莲听了此言之后不由得愣住了,她以为苏清会因为她是苏老太太派来的,顶多让她顶着大丫头的头衔什么活也不派给她,可是没想到苏清开口便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了她。

    刚才心里的怒气早就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只是呆呆的看着苏清不知道说什么好。

    苏清已经不在看他,转头对别人说话。

    两个婆子一个姓蒋一个姓苏。

    苏清并没有问她们的等级,只道:“苏嬷嬷以后约束二等以下的丫头,蒋嬷嬷以后便与红霞、梅红她们照看我的起居吧!”

    剩下的几个人,苏清没有亲自安排,让苏嬷嬷带她们下去了。

    苏嬷嬷临走的时候狠狠的瞪了蒋嬷嬷一眼。

    蒋嬷嬷赶紧将头低下,回避了苏嬷嬷的眼神。

    她们的神情被苏清毫无遗漏的看在了眼里。

    昨天苏清故意没有分派她们。

    给她们留出了相互通气商量的时间,她们一定会认为苏清防着她们,不会给她们派什么重要的活。

    而且肯定还商议了应对苏清的计策。

    今天一早,梅红让她们去打扫院子,她们便以为是苏清给她们的下马威,更坐实了苏清不会重视她们的想法。

    此时,苏清却将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事情派给了红莲。

    虽然蒋嬷嬷不管什么实事,可是照顾苏清的饮食起居同样是一件肥差,只有苏嬷嬷的差事与打杂的无疑,说是约束二等以下的丫头,其实就是领着干粗活的。

    苏嬷嬷岂能不气!

    苏清吃饭的功夫,红莲与蒋嬷嬷在里间伺候,苏嬷嬷在廊下等着苏清吃饱了撤东西,她心里那个气!

    “说的好好的,谁也不去巴结她,现在倒好,就欺我一个实心眼的,她们在屋里吃香的喝辣的了,却让我一个人在廊下冻着等家伙什儿,真的当我是傻子呢,咱们等着瞧!有你们好看的时候。”苏嬷嬷的身体靠在柱子上,双手抱肘,一脸冷笑的嘟囔道。

    这顿饭苏清吃的极慢,好似每道菜都细细的品尝了,没吃一个便赞一个。

    蒋嬷嬷和红莲的眼睛是不是的往外瞄。

    她们得了好差事,可是也不想得罪苏嬷嬷,便想去跟她解释一番,可是苏清一直吃不饱,她们也不能随便离开,心里急的不行。

    终于盼到苏清吃饱了,只听她道:“一会儿我可能要出去,红莲去给我挑几件出去可以穿的衣服,蒋嬷嬷看看我的妆盒里,我带什么头饰出去合适。”说着苏清便站起了身,一回身正好撞到站着打盹的梅红。

    苏清顿时一脸怒火,“做什么带死不活的样子,不就是昨晚值个夜吗?红霞,过来给我打醒她!”

    一见苏清发活红莲与蒋嬷嬷赶紧各自去干事了。

    苏清往前一凑,在梅红的耳边道:“我的枕下有一包袱东西,我出去的时候,你想办法偷偷放到五娘的房里,记住不要让人看到。”

    二十八了,哎——依然不放假,好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