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明里暗里

    本来被训的找不着北的梅红,一听此言,立马两眼放光,点头如捣蒜。

    白兰在苏清的门口听了墙角以后,回去与五娘一禀报,五娘坐在床上愣了半天,细细的将那天发生的事情和苏清的话在脑海中过了好几遍,越想心里越生气。

    白兰看到五娘的样子,便知道这次她听到的东西又是对五娘有用的,脸上不免有几分得意之色。

    大丫头兰宁凑到五年的身边轻声道:“小娘子,我觉得这个三娘子真是厉害,才刚来便知道这么多事情,将事情分析的这样透彻,而且还这么巧就被兰心姐姐听到了,这可真是太巧了!”

    兰心听了,生气的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巧了点,兰心姐姐反映这么强烈干嘛,我又没说你与三娘子串通好了利用咱们主子!”兰宁两眼不屑的看了兰心一眼说道。

    兰心一听怒目疾声道:“你胡说什么,我冒着这么大的危险给主子办差,你会什么,不就是会动动嘴皮子挑拨我和主子的关系吗?”

    “谁挑拨了,我说的事实!”

    不带兰宁说完,五娘重声道:“都给我闭嘴!”

    两人听了之后虽然心里各自不服气,不过还是乖乖的住嘴了,都气呼呼的朝相反的方向回过头去,谁也不看谁。

    “当着我的面就吵,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主子!”五娘看了看她们两个,长出了一口粗气道:“我相信兰心,不会做出与人串通的事!”

    兰心听了此言,一脸的感激加委屈,含泪道:“主子!”

    “不过,兰宁说的也不错,三姐确实不简单。”

    “可是,奴婢——”兰心想要解释,可是被五娘摆手制止了。

    五娘笑道:“不用解释,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相信你,用人不疑!”

    五娘一句“用人不疑”说的兰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兰宁只是轻笑着看了兰心一眼,没有再说话。

    “你们先下去吧。此事我还要在想一想!”五娘道。

    “是!”

    “是!”兰心与兰宁异口同声的回道。

    两人相互瞪了一眼谁也没有理谁一前一后出了五娘的房门。

    待两个丫头都出去之后,五娘忍不住握紧双拳使劲儿的砸在了自己的床铺上:“苏婉,你为了跟我作对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连这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都想的出来,哼,可是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这句话几乎是从五娘的牙缝中挤出来的。

    五娘之所以认定这次一定是苏婉针对她的,还是要从太子选妃这件事上说起。

    这件事在苏府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几乎人人都知道了,可是尹贵妃看上了苏婉这事儿却不是人人都知道,苏婉自己便不知道有这么一会儿,这也是苏老太太特别交代的,为的是怕苏婉乱了心性。

    可是五娘却是知道太子选妃是没有苏婉的份儿的,这么好的打击苏婉的机会,她怎么会放过。

    不几日之后,她便通过丫头的嘴透露给了苏婉。

    之后的几天里五娘没有见到苏婉,知道这次一定对她的打击很大。

    这正是五娘想看到的!

    可是她没有想到苏婉的报复这么快就来了。

    五娘认为,苏婉不能去选太子妃,并不是她的错,她只不过是将既有的事实提前透露给苏婉罢了,可是苏婉却故意陷害她,所以她觉对不会放过苏婉。

    不多时,苏婉身边的丫头墨菊便过来催她与苏清出门了。

    看来虽然昨天苏婉被罚了,可是并没有影响到她带大家出门的兴致。

    五娘早就梳洗打扮已毕,而且她也不想落什么话柄在苏婉的手里,便带了兰心出门了。

    一出门正好看到苏清带着红霞从西次间里也出来了。

    见苏清传了一件半旧的月白色领兰花刺绣长薄袄,下面是浅蓝色底白玉兰花裙,腰间用米黄色的丝绦系了一块古玉,外面罩了一件粉蓝底秀梅花的绸缎披风,装束简单到朴素,只是却与她清雅干净的面庞相得益彰,让人见了感觉格外舒服。

    “三姐,我正想让兰心过去叫你呢,你就出来了!我们快走吧,都快被四姐催死了。”五娘说完上前挽住了苏清的胳膊。

    开始的时候,五娘确实没有想过要与苏清和平相处,甚至想过怎么对付她,不过今天早上兰心跟她说了那邪以后,她改变主意了。

    苏清说的没错,她们都是庶女,各方面都不占优势,应该暂时联合起来才对,所以她打算对苏清采取暗里防备明里拉拢的策略。

    苏清对五娘的亲近没有排斥,跟她有说有笑的出了幽香园。

    见苏婉与六娘已经等在二门口了。

    “三姐、五姐,你们好沉得住气啊,我昨天听老太太说今天需我们上街,我高兴的一宿没睡着呢。”她说完自己先撑不住笑了。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出了二门。

    另一边,有一个人也在为要不要出门而犹豫。

    “主子,刚才我们的人回来说,苏姑娘出门了!”凌霄恭敬的道。

    容宇一摸自己的下巴,笑道:“出门了!自己吗?”

    “身边有丫头,还有苏家其他的几位小娘子。”凌霄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自己主子,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问,人家一个姑娘出门怎么可能是自己一个人,身边最起码会有丫头婆子啊。

    容宇脸上的笑容慢慢淡去,失望一点点爬上脸庞,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对凌霄说的:“有别人,那算了,我就不出去了。”

    说完此话,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道:“怎么没有看到阿浩?”

    凌霄道:“刚出去了,说是崔家的那件事还有些未了之事,要去处理一下。”

    容宇沉吟一下,道:“准备一下,我要出门!”

    凌霄一愣,他发现自己越来越跟不上自己主子的节奏了,刚说了不出去,这会又要出去,真是搞不懂怎么会变得那么快!

    就在凌霄疑惑的时候,容宇已经越过了他走出了书房。

    凌霄直起腰,看到容宇的桌案上似乎摆着一美人图,不由得眉头一皱。

    难道自己主子真的接受了那女人的意见,那女人的动机可不纯啊……

    二十九了,距离放假还有二十一个小时,呜呜……明天还上班,好忧桑,大家给点票票安慰一下吧!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