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逛云想店

    凌霄冲着桌案上的美人图摇了摇头,转身快步的跟上了自己的主子。

    容宇每次出去坐的马车从外面看很普通,可是里面却一应俱全。

    这次容宇换了一辆华盖珠玉暖车,带了凌霄、凌云、凌峰三人,四大护卫就只差为首了凌浩了。

    其实即便是这样出门,对于他一个太子而言依然不算什么,毕竟他的身份在那里。

    不过这阵势足以让京中之人知道,太子从边城回来了。

    马车的车帘是撩起来的,车外的人可以看到容宇的侧脸,容宇却对车外的情景一览无余,偶尔还会对投来好奇目光的百姓点头微笑。

    收获的是百姓既惊奇有兴奋的神情,有的甚至激动的奔走相告:“太子,他,他对我笑了……”

    在街上转了一圈之后,终于看到了他想看到的那个身影,脸上会心一笑对车夫道:“跟上前面几个人,不要太近!”

    此时一时巳时奶,苏婉带着苏清、五娘、六娘也已经逛了一大圈了。

    除了苏清,每人都买了不少东西。

    六娘更是恨不能将店铺搬回家去,跟在她身后的黄杏、黄英都满满的抱了一大怀的东西。

    “这里面原来就我一个人是没见过世面的,见了什么好东西都想买,我们进这里看看”六娘一边说着又拉着她们进了一家成衣店。

    苏婉笑道:“六妹果然有眼光,这家云想店是全厩最有名的成衣店,即便是公主娘娘,要想得一件云想店老板云娘亲手做的衣服也要提前预定的。”

    这苏清倒是知道的,云娘做的衣服贵在因人而异,她会根据每个人不同的身形肤色设计不同款式和颜色的衣服,穿上云娘做的衣服,能将一个人的优点发挥到极致!

    上一世,苏清为了让云娘亲自为她设计衣服,几度一掷千金。

    所以与云娘还算熟悉,因为苏清各方面的身体条件都不错,云娘也很乐意给她做衣服。

    苏清曾经一度认为云娘跟她一样也是穿越者,可是至她死也没有找到这方面的证据。

    苏清跟在众人的身后也走进了云想店。

    “哇,这店面在外面看着不起眼,原来里面竟这样大!”六娘进门后忍不住叹道。

    不怪六娘惊叹,因为云想店上下两层,一楼的大堂里陈列了各色男女衣衫不计其数,在乐陵郡是不可能见到这样规模的成衣店的。

    正在照顾几位客人的小丫头,看到她们走了进来,对那几位客人告了一声罪,朝着这边走来:“原来是苏小姐,今日来要看什么衣服?”

    苏婉冲那丫头温婉一笑:“最近我倒是不缺衣衫,我是带着我的几位姐妹来逛的,”说完她冲苏清几人笑道:“这是这里的铃儿姑娘,最是热情耐心的。”

    铃儿抿嘴一笑道:“苏小姐谬赞了,先楼上请,我下面有几个客人,让珠儿陪几位一下。”她说着冲楼上喊道:“珠儿,照顾一下苏家几位小姐。”

    一个身着米黄色衣衫的女孩一团和气的走了下来,将她们引到了楼上雅间。

    这里的雅间是专门为有头有脸的官家小姐准备的,为的是避免她们在下面与闲杂人等混在一起挑衣服,失了身份。

    到了雅间,珠儿给她们上了茶,将一本画册似的东西摆在了苏婉的面前,笑道:“诸位小姐还是先看画册吧,衙了式样我下去给小姐们拿上来试。”

    苏婉抿了一口茶,放下茶杯,将画册放到了六娘和五娘的跟前,笑道:“这里的云老板是个很特别的人,若入了她的眼,她便会不辞辛劳、不计银钱的为那人设计衣服,我与她还算相熟,我在这里拿衣服都按最低价的,所以今天你们看上了什么衣服,不用担心价钱。”

    六娘听了苏婉的话以后,不由的满脸惊讶!

    五娘的脸上满是嫉妒之色,只默不作声的翻着画册。

    苏清低头押了一口茶,细细的品过之后,不由的叹道:“竟是三十年的陈年六堡茶,想来这位云老板定是极风雅讲究的人。”

    珠儿笑道:“这位小姐说的不错,我们老板对于来到本店的贵客一向都是上好茶的!”

    苏婉听了苏清的话后脸上得意的笑容不由的一滞,低头看了看杯中的茶,不自然的笑道:“没想到三姐对茶还有研究。”

    苏婉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知道这里的云娘不仅衣服做的好,还有一个爱好便是品茶,她对茶的讲究甚至超过了衣服。

    此时只听苏清摇头叹道:“只是可惜了!”

    珠儿听了此言之后惊道:“小姐此言何意?”

    苏婉朝苏清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要乱说话,免得得罪了云老板。

    苏清似是没有看到,脸上有些不屑的道:“这茶仓味太浓了,若不是储存的方法不对,便是去年没有除仓味。

    这六堡茶与其他的茶不同,其他的茶是越新鲜越好,而这六堡茶则是历久弥香,不过储存起来也很讲究。

    云老板用带有仓味的茶招待我们,可见我们并不算是贵客!”说到这里苏清戛然而止,将面前的茶推到了一边,不再饮用。

    珠儿脸上顿觉无光,默不作声的退了出去。

    苏婉有些埋怨的道:“三姐,我们出门在外就将就一下嘛,我们是来买衣服的,又不是来买茶的,何苦来得罪这里的人,一会儿买衣服的时候让我怎么再张嘴跟人家议价!”

    六娘也有些不满的嘟囔道:“就是,卖弄学问也分什么时候啊!”

    苏婉看了看她们道:“不如我们改天再来吧,别再这里自讨没趣了!”

    六娘对苏清的怨气都写在了脸上,那位珠儿出去了有一会儿了,还没有回来,明摆着是不伺候她们了,苏婉说的没错,留在这里是自讨没趣,于是站起身一甩帕子准备离开。

    就连五娘也不由的叹了口气跟着站起了身。

    只有苏清还依然坐在原来的位子上没有动。

    就在此时,雅间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位气度非凡的女子,她一身白色绣竹叶的溜仙裙,乌黑的头发只在后面用一柄羊脂白玉簪简单的绾了一个如意髻,犹如仙女临凡一般。

    今天的文文是存稿君发的,祝大家除夕快乐!马上有钱!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