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道高一丈

    苏婉心里羞恼万分,以为定是苏清、五娘、六娘向老太太说起了今日之事。

    等她到了颐祥园只见五娘笔直的跪在苏老太太跟前,却没有其他人。

    苏婉忍着委屈上前行礼。

    “婉儿来了!”苏老太太对苏婉的态度还算和蔼。

    这让苏婉感到越发委屈,眼泪便忍不住流了下来。

    苏老太太看了一眼苏婉,厉声对五娘道:“当着你四姐的面还不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五娘面无表情的道:“孙女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别有用心的人故意陷害孙女。”

    苏老太太“啪”的一下将一件烧得不成样子的衣服丢在了五娘的跟前:“还狡辩,你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命丫头将这衣服烧了,若不是被人看到,我还不知道竟然是你在背后捣鬼,让我险些误会了婉儿。”

    苏老太太与五娘的对话让苏婉有些摸不着头脑,看了地上的衣服才忽然明白原来她们说的是昨日之事。

    可是昨日之事她是最清楚怎么回事的,今天这是哪一出啊!

    怎么会在五娘那里发现这男子的衣服,而且还跟她递出去的一模一样,她可是命墨菊只做了一件,这一件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墨菊这丫头真的跟外面的男子有染?

    一时间苏婉的脑海中冒出了很多念头,可是却始终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好像现在的形势也是她乐见其成的,她朝后微微的给白兰递了一个眼色。

    这时只听五娘小声道:“谁知道是不是有些人贼喊抓贼,故意栽赃陷害!”

    “孽障!人赃俱获你还敢狡辩,来人呐,将五丫头给我关到后面柴房去。”

    苏老太太的话音刚落,崔氏和李氏后面跟着一行人走了进来。

    白兰趁人不注意悄悄的退了出去。

    苏老太太见到她们进来之后,眼睛不耐的看了看她们道:“你们可真忙啊,我命人传了这么长时间的话,你们竟然现在才来,看来我真的是老了。”

    苏老太太说着端起了茶杯放在嘴边抿了一口,不再说话。

    李氏、崔氏等人吓得赶紧跪在了地上,崔氏开口回道:“刚才二嫂派尹嬷嬷来说话,尹嬷嬷原想来给老太太请安的,不过因家里忙着卉儿及笄的事情,说了几句话便先回去了,托媳妇给老太太带好呢!”

    崔氏所说的二嫂,是崔家嫡支庶子崔庸廷的妻子尹丽颖,也就是现在尹贵妃的那位庶妹。

    苏老太太听了之后脸色便稍稍的好看了些。

    “尹嬷嬷今日来所谓何事?”苏老太太开口问道。

    崔氏想起尹嬷嬷临走时所说的话稍稍迟疑了一下道:“也没什么事,就是二嫂这几日有些不舒服,让我抽空过去看看,说说话!”

    尹丽颖从嫁给崔庸廷以后,便一直不是很好,尤其是那个孩子夭折以后,身体更是一日也离不开药,这是都知道的,苏老太太也便没有再多问:“都起身吧!”

    崔氏听了便站起了身,可是李氏却依然跪在地上。

    只听李氏不急不缓的道:“母亲,媳妇一直都觉得昨天的事情有些奇怪,我们都知道婉姐一向是最知礼的,手底下的人也很规矩,昨日的事情怎么也不像是婉姐儿身边的人所为。

    媳妇昨日回去之后,将李嬷嬷叫到跟前好好询问了一番,开始的时候,那老货一口咬定是偶然遇见的,媳妇逼问的急了,才说了实话。

    原来是她得了人家的好处,这才当众指出玉叶偷偷递东西到外面的事情。”

    李氏此话正合了苏老太太心里的想法,她狠狠的瞪了五娘一眼,粗声粗气的道:“李嬷嬷呢,带她过来!”

    “媳妇将她带来了,就在门外候着呢!”李氏回身示意自己身边的丫头将李嬷嬷叫了进来。

    李嬷嬷进来之后“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老太太饶命,老奴什么都说,是,是在厨房干活的牛栓家的嫂子前儿给了老奴一封五两银子,让老奴揭发四小姐身边的玉叶姑娘的,老奴说的句句属实,老奴再也不敢了,老太太饶命……”

    “这个牛栓家的儿子是不是年前定下了五娘身边的兰茗?”苏老太太问道。

    李嬷嬷将头快低到了地上,小声道:“是!”

    “将她给我叫来!”苏老太太捏了一下自己的眉心,一脸厌恶的看了一眼五娘。

    五娘始终是一副坦然的样子,只不过心里却不由得冷冷一笑:三姐说的果然没错,转了几个弯,最终还是落在了我的身上,因为这件事原本就是冲着我来的。

    不一会儿牛栓家的来了,她在来之前早就有人将这里的情景说了,所以她也算是有备而来。

    缓缓走到前面跪下给苏老太太行了礼。

    苏老太太看了她一眼,将李嬷嬷刚才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她。

    她抬眼看了苏婉一眼,深吸一口气道:“是!”

    苏老太太忍着怒气道:“谁让你做这样的混账事的?说!”

    牛栓家的吓得一怔,小声道:“银子是,是玉茗送来的,我只是按照她所说的做罢了!”

    此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苏老太太深深的闭了一下眼,冷冷的看了一眼五娘,良久方道:“虽然你是庶女,可是我念你一向乖巧,与婉儿一样的养着,可是没想到你平日里的样子都是装出来哄我的,竟然想出这样的办法陷害婉儿,你以为这样你就可以越过她去了吗?真是痴心妄想!”

    苏老太太越说声音越大,到最后成了大声斥责。

    吓得在场人的人都噤若寒蝉,一声不吭!

    可是此时,五娘却慢慢的站起了身,走到牛栓家的跟前,不紧不慢的道:“兰茗是何时给你送银子过去的!送银子去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

    牛栓家的来这里之前早就有所准备,所以听五娘如此问她,不慌不忙的道:“是二月二十七那天晚上戌时奶送到奴婢院里的,那天奴婢睡得早,兰茗来的时候,奴婢已经上床睡了,还抱怨了她几句!”

    五娘没有反驳什么,只问道:“那件衣服是怎么到玉叶的手上的,你知道吗?”

    牛栓家的一脸难色的道:“这,奴婢就不知道了。”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苏婉,脸上虽然带着怒容,可是依然保持着大家闺秀的矜持,轻声道:“这件事五妹应该最清楚了吧!”

    五娘一歪头冷笑着看了苏婉一眼,看的苏婉心里一凛,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不再看她。

    五娘却慢慢踱到了苏婉的跟前,嘴角一提笑道:“四姐是不是觉得玉叶已经被打发出去了,便无可对证了,不过,有件事四姐怕是忽略了……”

    时间一晃正月初四啦,还有三天就上班了,这是多么痛苦的领悟啊!……

    可是存稿君还木有驾到啊!呜呜……今晚熬夜存稿!推荐完结文,嫌本文瘦瘦的可以收藏养肥,先看着这本,嘻嘻[id==《重生之再嫁》]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