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是非利害

    五娘两眼犀利的盯着苏婉,一抬下巴道:“那就是——衣服,我相信这衣服应该不是从外面买的,因为将男装带进内院也是要冒险的,若不是买的,便一定有人做,不过,你房里的玉叶应该是做不出这样的针线活的!

    若衣服是我的丫头兰茗做好,然后嫁祸给玉叶的,那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为什么兰茗没有将衣服交给牛嫂子让她一并将事情办了,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苏婉轻呵一声道:“兰茗要将玉叶送出去的东西掉包成男人的衣物,自然是要找能够经常出入清扬院的人才合适,牛嫂子在厨房当差,兰茗没有将此事托付给她也是常情。”

    五娘听了此言之后,轻声一笑,将地上的那件衣服捡了起来,“可是这件衣服不是一个粗使丫头能做出来的。”

    五娘一再的提到衣服,苏清心中不由得变得紧张起来,之前那件衣服因为怕出去买会被人发现,而让墨菊做了交给玉叶的。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当时墨菊应该只做了一件,五娘手里的应该不是墨菊做的,除非墨菊伙同外人陷害她。

    当时她只是想借此使李氏厌了苏清,免得苏清与李氏走的太近,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一步。

    此时她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不过现在人证、物证无疑都是有利于她的,所以她强自镇定的道:“五妹说的不错,这确实不是我房里的玉叶能做出来,当时我不想让祖母为琐事烦心,所以对此便没有多做辩解,默默的将此事担下来了,本以为此事过去也就罢了,却没想到——”

    说到这里苏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妹妹若对我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就只管明着跟我说就是了,我一定会注意的,犯不着用这样的方法让我难堪!”

    说着含在眼里的泪无声的流了下来。

    就连本来心里存有疑问的苏老太太此时也觉得苏婉定然是被委屈了,冰冷的瞪着五娘,看她还有何话要说。

    五娘看了苏清的模样,心里便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冷冷一笑道:“这件衣服不是玉叶做的,可是也不是我身边的丫头做的,到底是谁做的,找祖母身边的林嬷嬷一验便知。”

    五娘此话一出,苏婉到底有些底气不足,脸色便有些变了。

    林嬷嬷在苏老太太的身边是专管针线衣物的,自己也做的一手的好女红,苏家不少丫头的女红都是跟她学的,只要是这院子里的人做的衣服,经她的眼睛一看便能分辨出是出自谁手。

    崔氏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急急的又复跪下道:“母亲,婉儿是您看着长大的,她是什么性情您是最了解的,如今婉儿已经贤名在外,贵妃娘娘也很喜欢她,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对她自己也没有好处啊!”

    苏老太太沉着脸看了看苏婉,又看了看咬着嘴唇看着她的五娘,良久方道:“老三家的说的不错,来人将五娘带到——带到祠堂去思过!”

    五娘听了此言之后愣愣的看着苏老太太,一时之间没有明白怎么回事,明明她已经快赢了,为什么被带走的反而是她?

    “老太太——”五娘瞪大眼睛只低声叫了一句,便含泪停下了,她不是傻子,此时就算是她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与苏婉挣,她是不可能赢得。

    她自嘲的一笑,手中握着的那件衣服落在了地上。

    现在她明白了,在这个家里不关“是非”,只有“利害”!

    苏婉是嫡女,她是庶女,苏婉长的温婉大方,她却没什么特点,苏婉被尹贵妃看中了,而她却未必会被太子看中……

    显然苏婉能带给苏家的东西比她多太多了,在苏婉面前,她怎么可能会赢!

    五娘被带下去之后,苏老太太没有没有在再说什么,朝众人摆摆手示意她们下去了。

    众人走后,苏老太太命丫头将那件衣服捡起道:“将这件衣服交给金枝看看!”

    金枝是林嬷嬷的闺字,如今只有苏老太太还这样称呼她。

    之后便没有再提及此事。

    李氏回去之后一刻也没有迟疑,便命人将李嬷嬷带了出去,找牙婆卖了。

    颐祥园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什么机密之事,所以,很快苏清便知道了。

    不过她听了之后只是浅浅一笑,什么也没有说。

    吃过晚饭之后,没什么事,便只带着梅红去了碧淑园。

    在碧淑园中,薛姨娘的身份是最高的,所以苏清便先到了东跨院。

    不过怎么说苏清也是正经主子,所以薛姨娘一听苏清来了,便亲自迎出了门外,刚要行礼,苏清便上前扶住了笑道:“姨娘算是我的半个长辈,我岂能受您的礼。”

    薛姨娘脸色稍稍一变,道:“我还以为三娘子会因为昨天的事记恨我呢,却没想到三娘子竟是如此宽宏大量的人。”

    苏清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不过却一脸的茫然与不解道:“苏清刚到厩,会因为什么事记恨姨娘,这我倒不解了。”

    “昨天,谢姨娘不懂规矩,我罚了她,你难道不知道?”薛姨娘一扬脸,嘴角带着几分无所顾忌的神情,好像已经准备好了迎接苏清的无理取闹。

    苏清恍然一笑:“原来姨娘说的是这件事儿!”

    她低头捂嘴一笑,一扬眉,道:“这是你们之间的事,姨娘见哪家的小姐天天管奴才们之间的是是非非了。”

    薛姨娘听了此话后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僵住了,她岂能不明白苏清话里的意思,现在她越来越觉得她的五娘与苏清比差的太多了。

    苏清又说了几句话便起身告辞了,去了谢姨娘的房间。

    一进门谢氏便两眼含泪的抓着苏清的手,道:“这里不好,还不如在乐陵呢!”

    宋嬷嬷也跟着淌眼抹泪的道:“小小姐,你那边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

    苏清摇摇头,笑着对宋嬷嬷道:“昨天的事我听说了,嬷嬷若昨天那样的事放在以前的时候,母亲会有什么反应?”

    宋嬷嬷听了这句没来由的话后,先是一愣,旋即喜得嘴张的大大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