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稀里糊涂

    若放在以前,遇到昨天那种情况,谢氏大约早就大闹起来了,可是昨天她跪了半个时辰的碎瓷片,却一直隐忍着。

    苏清在乐陵老宅的时候便对谢氏的病有些疑惑,老宅几乎人人都道谢氏有疯病,可是自苏清醒来之后,谢氏却一次也没有犯病,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她在老宅的时间太短,很难将事情查清楚,她只有选择将谢氏带到厩。

    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谢氏有些纳闷的道:“说来也奇怪,在老宅的时候,我一遇到事便好像忘了自己是谁一般,若不嚷出来心里便闷得透不过气来,昨天却只想着不能一来了就给你惹事,便忍了下来。”

    苏清点点头道:“母亲放心,清儿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

    她说完转头对宋嬷嬷道:“嬷嬷平日里还是要多留心一下母亲的饮食,这里没有其他人,就只有多辛苦嬷嬷了,有什么事便去告诉我。”

    宋嬷嬷笑道:“小小姐说的什么话,照顾小姐是老奴应尽的本分,小小姐就放心吧,只是薛姨娘那边——”

    苏清自然明白宋嬷嬷的担心,她对薛姨娘的身份也只是猜测,还不能确定,所以不能明白的告诉她们,只得道:“若是小事便隐忍一二吧,我想薛姨娘不会太过分的,毕竟她也只是个姨娘,不是什么正经主子。”

    苏清又与谢氏说了几句话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一宿无话,第二日听说苏岭要走,苏清便特意备了些东西出了二门相送。

    五娘还在禁足中,苏清见苏婉、六娘、七娘、八娘都已经在场了,还有苏清回来之后尚未正式见过的苏峻、苏峰、苏岩也在。

    苏峰是崔氏所出,苏岩是薛姨娘所出,苏峻则是李氏的独子,一向特立独行,很少与苏峰、苏岩兄弟混在一起,由于他志不在仕途,所以虽然他是苏家公认的博学多才之人,苏老太太却对他不大上心。

    记得上一世,苏清被打入冷宫后,苏峻是唯一一个偷偷托人前往看望她的苏家人。

    再见到苏峻,苏清的心里依然忍不住一暖。

    苏岭因为凌浩的事情,对苏清格外另眼相看,见苏清在,便特意走到她的跟前,小声嘱咐道:“这里不比乐陵,凡是要多加小心。”

    苏清点头一笑回道:“大哥放心!有祖母在,苏清不会受委屈的。”

    苏岭欲言又止,轻叹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可见我是个关系远的,大哥就只关心三姐,连理我也不理我,我也来送你了呢。”六娘冲苏岭佯怒道。

    苏岭呵呵一笑道:“你一向牙尖嘴利,走到哪里就只有别人吃亏的份,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所不放心的自然就是其他妹妹了。”

    说的在场的苏峰、苏岩等人也笑了。

    “大哥一路顺风,青峰便不远送了,让文森与文启送大哥出城吧!”青峰是苏峻的字,他说的文森与文启自然指的是苏峰、苏岩兄弟。

    他说完之后便径自走了。

    苏岭也知道苏峻的性子,也没有与他在意,告别了众人出城去了。

    苏婉等人也都进了二门。

    苏清刚要回去,却被人叫住了。

    “三姐姐留步!”

    苏清回身一看竟是家里最小的妹妹八娘苏雅。

    苏清见她眼中泪光点点,弯下身笑道:“是谁欺负八妹了,跟姐姐说说,看姐姐能不能帮你?”

    八娘破涕一笑道:“妹妹那里是被人欺负了,我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落下的毛病,眼睛一被风吹便会流泪。”

    苏清抬头看了看和风旭日的天空,笑道:“原来是这样,那妹妹找姐姐何事?”

    “没什么,我听说过几天崔家表哥要邀请家里的姐姐妹妹去看风筝,我也想去,可是往年婉姐姐总嫌我小不带我去,今年三姐带我去好不好?”

    孝子爱玩儿也是常情,苏清便道:“带你去倒也没什么,只是二伯母能同意吗?”

    听了此话,八娘本来兴奋的脸上流出了几分愁容,不过很快便笑道:“我会想办法让母亲同意的,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姐姐可不要落下我哦。”

    八娘说完便蹦蹦跳跳的走了。

    苏清看着八娘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了。

    很明显刚才八娘是哭过了,一个八岁的小姑娘遇到离别的场面会哭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她要掩饰此事。

    上一世的苏清忽略了太多的东西了,重活一世才发现,苏家很多事都太反常了。

    距离风筝会还有几天的时间,五娘一直被关在祠堂里,

    本以为她去不成风筝会了,却不想临近风筝会的时候,苏老太太将她放出来了。

    只是过了没多久,牛栓家的被放了出去,兰茗却好好的依然跟在五娘的身边,当然这是后话了。

    这件事以后也没有人再提及,便这样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五娘倒好像是吃一堑长一智一般,不似以前那样张狂了。

    四月初一是崔中诚所说的风筝会,苏婉早早的便派人到幽香园去通知苏清与五娘了。

    苏清那天应了八娘,便也命人去通知了她。

    本以为李氏会不放心八娘去,可是不知道八娘用了什么办法竟说动了李氏。

    苏婉见到八娘后脸上的笑容一滞,旋即笑道:“八妹也去吗,只恐二伯母会不放心!”

    八娘圆圆的小脸甜甜一笑,脆生生的道:“这次是母亲让我去的呢,说我已经长大了,跟着姐姐们出去开开眼界也好!我跟三姐姐一辆车就好了,不用四姐费一点儿心的。”

    她这样一说,苏婉倒也不好意思再不让她去了,否则倒好像是自己怕费心一般,只得笑道:“人小鬼大,既跟着去就快上车吧!”

    苏婉与六娘乘一辆车走在了前面,八娘便与苏清、五娘挤在了一辆车上走在了后面。

    苏婉带他们去的却不是崔府,而是崔家城外的别院。

    一路上八娘不停的与苏清说话。

    聊得无非都是老宅的事情,五娘受不了她的聒噪,自己闭目养神,苏清却耐着性子细细的都与八娘说了。

    八娘听的津津有味。

    就在她们快出城的时候,忽然一阵马蹄声从后面传来,苏清刚刚的撩起帘子,便看到一辆黑色的马车从她们旁边飞驰而过,苏清眉头一蹙,正要放下帘子,却见前面的车里,一个人从车窗探出了头,脸一直朝着黑色马车奔去的方向。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