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别有深意

    上一世,苏清为了让自己在众多的太子妃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几乎是日日进到小须弥中去恶补琴棋书画。

    后来她又师从文杰泰斗李石秀先生,虽然李石秀当时总是嫌弃苏清急功近利,不过对她在书画上的悟性,还是很赞许的。

    苏清一进暖阁二楼的房门,便看到一个人正笑盈盈的看着她。

    林若欣!

    自从进了厩之后,苏清便再也没有见到她了,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见到了她。

    苏婉也看到苏清走了进来,上前笑着牵过苏清的手走到崔云英的跟前,道:“云英姐姐,这便是我家三姐了。”

    崔云英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苏清。

    今天苏清穿的依然淡若清风,不像这里的大多数人一样打扮的花枝招展。

    不过上眼一看,便让人不忍从她的脸上移开。

    “果然不像一般庶女那般束手束脚的,你好,我是崔云英!”崔云英笑着主动上前与苏清见礼。

    苏清没有因为崔云英故意强调了“庶女”二字,而自惭形秽,也微笑着回了礼:“苏清见过崔小姐!”

    崔云英原以为苏清与其他庶女一样也是没有名字的,却不想她竟然自报了家门,倒有些意外。

    不过在一些中等人家,也有些又体面的庶女有名字的,所以她虽然意外到没有太在意。

    林若欣站起身笑着走上前,亲热的拉着苏清的手道:“我刚才还想,今日可能会在此见到姐姐,果然便见到了。”

    苏清也笑着与林若欣说着别后重逢的话。

    只是崔云英一心要要见识一下苏清的才情,便上前打断了她们,笑道:“今天是风筝会,我们也别辜负了这大好时光了,距离一会儿风筝放飞还有一点时间,不如我们也画几个风筝的图样让人拿去做。”

    在座的都是大家嫡女,琴棋书画之类的自然都有涉猎,虽然不一定像崔云英似的那般精通,可是画个风筝还是不在话下的。

    崔锦卉笑道:“这个主意好,不过我们也请一个人出来给我们品评一下才好,若夺了魁首的,我们也应该有一个像样的奖品才好。”

    “依妹妹的说法,那若是落了后,是不是也要惩罚?”崔云英眼睛含笑的看着崔锦卉。

    众人刚才都从苏婉的嘴里得知,苏清是庶女,而且不是在厩长大的,肯定不会这些东西,垫底儿是必然的了,她们对画风筝什么的到不大感兴趣,倒都想看看,崔云英与崔锦卉姐妹怎么整人。

    崔云英笑道:“今天云想店的云老板也来了,不如我们就让她给我们做评判怎么样?”

    大家一听云想店的云娘也在,都不禁兴奋两眼放光。

    要知道云娘做的衣服可是千金难求,而且,她才貌俱佳,是个极风雅多才的人,又经常出入皇宫,就连的公主、娘娘对她都礼让三分,自然是有资格做她们的评判。

    “那自然再好不过,就依姐姐所说。”崔锦卉看了苏清一眼笑道。

    在她们说话的当口,苏清看到林若欣一直和另一个女子在耳语,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只是那名女子的面上时而蹙眉,时而舒展,眼睛时不时的朝着苏清这边看来,好像说的事情与苏清有关。

    不过从那名女子同情的眼神中,苏清可以大体猜到她们谈话的内容。

    果然不一会儿,林若欣走到苏清的身边,在她的耳边轻声道:“一会儿,表姐答应我替你画一张,你只别说话。”

    苏清没有拒绝,只是笑道:“众目睽睽,这要怎么替?”

    “她们也是要画的,一会儿你挨着诗慧表姐作画,表姐抽空给你润色一下就会比一般人的强很多,不会被人发现的。”林若欣言语间对李诗慧非常有信心。

    苏清感激的点点头!

    她们定了一炷香的时间,香尽不管有没有画完,都要将自己画的风筝图样交给隔壁的云娘去品评。

    李诗慧快速的画完了自己的燕子图之后,便去瞧苏清的画。

    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因为她看到苏清的画,既非草虫也非飞禽,看着一团乱麻,根本就不成画。

    李诗慧叹口气对另一侧的林若欣道:“她画成这样,我也无能为力了。”

    苏清画完之后在上面缀了“修鹤”二字,才将自己的风筝图样交给了等在一旁的侍女手中。

    崔云英画了一个美人图,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引来众人的一片赞叹之声,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能画成这样,的确当得起“才女”二字。

    其他人也有画蝴蝶的也有画雨燕的,各不相同,只有苏清的最另类。

    当她们看到苏清的风筝图样时都忍不住抿嘴笑了。

    苏婉一脸无奈的对众人道:“我三姐自小在乐陵长大,让各位见笑了,真是不好意思。”

    崔云英初见苏清的风筝图样也是忍俊不禁,不过当她看到“修鹤”两个字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淡去了。

    此时李诗慧此时也注意到了那两个字。

    虽然只是两个字,可是足见苏清的书**底非凡。

    以前苏清在穿越至此前便是书法爱好者,兼修柳体与欧体,再加上她这些年来历练与沉淀,她的字无形中便透着一股脱俗的潇洒飘逸气质。

    “无碍的,只要不送过去就是了,只将我们这几个图样送到隔壁去吧!”崔云英在一怔之后,淡淡的笑道。

    苏婉听了此话后,心里不免感到有些遗憾,不过苏清此时已经出丑,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便也没有说什么。

    李诗慧则笑道:“既然苏小姐敢画,那便一起送过去吧。”

    苏婉听了此话,心下一喜,给崔锦卉递了一个眼色。

    除了苏婉,崔锦卉与崔中诚一样,从没有将苏清、五娘当做是自己的表妹。

    此时她见了苏婉递过来的眼色,笑道:“那就一起送过去吧,此画别有深意也未可知!”嘲笑之意溢于言表。

    不管她们说什么,苏清的脸上始终都挂着浅浅的笑。

    侍女拿着她们的风筝图样到了隔壁的房间。

    不一会儿,暖阁的门开了,进来的是云娘,她手里拿着苏清画的风筝图样,一进门眼神便落在了苏清的身上。

    有几个小错误,已经修改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