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蒙混过关

    崔云英等人见云娘走了进来,赶紧笑着迎上去。

    “云娘姐姐亲自过来了,看来我们的魁首已出了。”李诗慧回身看了一眼苏清笑道。

    云娘听了此话笑道:“若说风筝图样话的最好的,自然是崔大小姐的美人图,不用我评,大家的眼睛都看着呢。”

    她此话一出,崔云英的脸上未免有了得色,不过有碍自己大家闺秀的形象,还是笑着谦虚道:“那里,云娘姐姐谬赞了!”

    云娘对崔云英言不由衷的谦辞,没有回应,越过她们走到苏清的眼前笑道:“这是你写的?”

    苏清欠身给云娘行了一礼,道:“苏清画技不精,很难改在短时间内成画,便取了个巧,写了几个字在上面,希望能蒙混过关。”

    云娘“噗嗤”一笑道:“你倒是坦白,不过会画风筝符的人世间已经少有了,你这个巧也不是一般人能取的。”

    崔云英等人听了之后不由得惊得目瞪口呆,苏清画的竟然是风筝符!

    本朝,战马紧缺的时候,边关的将士一度用风筝传递消息和报平安。

    就是在风筝上画上特殊的符,不一样的符,表示不同的意思,每当风向吹向内地的时候,便会有边关将士的风筝飞落到内地,不管是哪个百姓捡到,都会自动的送到当地的官府。

    不过这是百年前的事了,现在边关已经没有了战事,而且现在国库充盈,在边关和内地都饲养了足够的良马,已经不再需要用风筝这样古老的工具传递消息了,风筝便演变成了文人雅士娱乐的工具。

    而这种神秘的“风筝符”也便渐渐的失传了。

    会画“风筝符”的苏清怎么可能是见识短浅之人,崔云英明白过这一点之后,脸色不免有些难看,她自谓博学多才,可是刚才竟然没有看出这是“风筝符”。

    崔锦卉更是狠狠的剜了苏婉一眼,心里怪她没有跟自己讲清楚,不但没有取苏清的难看,反倒惹的崔云英不高兴了。

    苏婉只低头紧紧握着双手,一句话不说,心里盘算着如何挽回此事。

    此时只听云娘道:“我想将这个图样做成风筝,不知道你可愿将这个图样送我。”

    “云娘姐姐喜欢,便拿去吧!”苏清也是听了评判之人是云娘,才临时起意画,既然她想要也便乐的做个顺水人情。

    云娘笑着打量了一下苏清道:“我不会白要的,五日之后我会命人送一套衣服到你的府上。”

    苏清没有推辞,坦然笑道:“多谢!”

    云娘笑着出去了。

    暖阁之中陷入了一片寂静中。

    还是李诗慧打破了这种尴尬的局面,轻声道:“原来崔家二小姐说的不错,清妹妹的风筝图样真的是别有深意!”她说着朝苏清一笑道:“妹妹画的那幅图是什么意思,竟让云娘爱不释手。”

    李诗慧刚才从林若欣的嘴里得知自己比苏清大半年,便直接亲昵的称她为“妹妹”了。

    苏清能够感受到李诗慧的友好,笑道:“不过是平安二字,没什么特别的意义!”

    苏清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一声轻“啊”声。

    原来是不远处的空中几十只风筝一起腾空而起,场面颇为壮观。

    在五颜六色、异彩纷呈的各色风筝中有一个特别的惹眼,便是她画的那个。

    可能是因为过于简单没有赘物的缘故,那只风筝越飞越高,最后呼啦啦一阵颤抖之后,飞向了天际,一会儿便没有了踪影,苏清知道大约是牵着风筝的线断掉了。

    苏清离开暖阁的时候,没有看到苏婉,她带着红霞回到了属于她应该在的暖亭之中。

    暖亭中只有五娘和六娘还在,其他的人却不知道去了哪里,八娘苏雅还没有回来。

    “三姐,你可算回来了,我们都快在这里冻死了,别人都走了,不如我们也赶紧回去吧!”六娘搓了搓手一脸怒气的道。

    苏清向依红要的手炉终究没有给她们送过来,像崔家这样的大户应该是不会怠慢客人的,只不过是根本就没有将她们这些庶女当做客人而已。

    一向在世家的眼里,只有嫡出的女孩,才是正经主子,庶出的也只能算是半奴半主而已。

    不过六娘也是嫡女,却与苏婉两样待遇,自然心里不舒服。

    “你们再此稍等,我去将八娘找回来。”苏清轻叹了一声带着红霞又出了暖亭。

    她刚才进别院的时候,看到苏雅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院子里的梅花,想来她是去了她们经过的那片梅林。

    可是她在梅林附近转了一圈却没有看到八娘,正当她要去别处的时候,却看到八娘在不远处的亭子里正与一名男子在说话。

    八娘只是个刚刚总角的小女孩,那名男子却看着有二十出头的样子,所以与八娘说话的神情,像极了一个大哥哥在哄自己的妹妹,所以即便有人看到,也不会引起什么非议。

    苏清脸上一笑,正要上前去喊八娘,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侍女,走到苏清的跟前道:“苏清小姐,我们家主子有请!”

    苏清见那侍女的穿着与刚才的依红有些相像,便猜想是崔家的侍女,不过她还是问道:“你家主子是哪一位,不知道找苏清何事?”

    那名侍女不慌不忙的一笑:“这里是崔家,难道苏小姐还为自己的安全担忧吗?”

    这句话显然是在激苏清。

    若她不说此话,只是老老实实的回到苏清的问题,可能苏清不会怀疑她的动机,她这样一说,苏清反而心里了然了,想必是谁看她不顺眼,又想给她出什么难题。

    苏清轻声一笑:“自然是不用担心,不过若是什么人接着主人的名头生事,主人肯定也不会轻易放过始作俑者吧!”

    那侍女脸神情一滞,旋即笑道:“苏小姐这边请!别让我们主子等急了。”

    苏清望了还在说话的八娘一眼,跟着那名侍女穿过梅林朝着后面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将自己带在身上的香囊拿出来,放在鼻下闻了闻。

    香囊里放的是醒神的药草,上一世的她便意识到这个问题了,生活在险象环生的环境中,要时刻防火防盗防迷药!

    她回身看了红霞一眼,将手中的香囊递上道:“你闻闻我今天带的这香是不是与每日的有些不同。”

    红霞不明所以,放在鼻下闻了之后,只感到一阵沁凉之气入鼻,浑身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小声道:“是奴婢的失误!”

    苏清一笑道:“无碍!”

    走在前面的侍女,只想将苏清快点带到主子指定的地方,完成任务,没有在意她们说什么。

    苏清见那侍女带着她们越走越偏远,心里不由得一阵冷笑。

    从明天下午2:00开始在女生首页最新签约榜推荐,没有收藏的亲们可以去那里找,么么哒!

    小沐的坑品很有保证的,欢迎收藏养肥!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