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判若两人

    那侍女终于在一个房门前停了下来,回身道:“我家主人在里面等候多时了,苏小姐请进!”说着上前将房门打开了。

    在开门的那一刻,从房门里飘出了一缕令人神醉心迷的幽香,那名侍女盯着苏清,似乎是要看着她走进去,不过苏清却一直站在门口,好像是在等什么。

    那名侍女有些心急,催促道:“苏小姐怎么不进去?我们主子在里面等您呢!”

    红霞似乎感觉到了异常,轻声道:“小姐,四小姐她们想必正等我们回去呢!”

    苏清点了点头,深叹一口气,笑道:“说的不错,”不过她虽如此说,却也没有移步回转,依然站在门口。

    终于,里面的人道:“没想到你竟然如此警惕!”崔锦卉慢慢的从里面踱了出来,跟着一起出来的还有苏婉!

    苏清等的就是她们自己现身!

    崔锦卉一脸厌恶的看着苏清,“本来只是想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可是你既然逼我们出来,那便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她的话音一落,苏清身后的红霞已经不知道被谁放倒了,苏清猛的一回头正好对上崔中诚那张猥琐的脸。

    苏清怕崔中诚从后面袭击她,便微微转了一下身子,向后退了几步,才侧头冷冷看了苏婉一眼,微微的一眯眼道:“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吗?四妹!”

    苏婉冷冷的道:“你不必装糊涂,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那日在客栈难道不是你捣鬼,用蛇戏弄于我。”

    苏清不由得感到又好笑又好气,原来苏婉将那天的事情记在了她的头上。

    可是她怎么不想想如果哪天崔中诚得逞,被戏弄的便是她苏清!

    “那你打算将我怎么样呢?”苏清一歪头对苏婉说道。

    苏婉向前走了一步,来到苏清的跟前,轻叹一口气,道:“你虽然对我不义,可是我却不想将事情做绝,这次只是给你一个警告,以后对自己的姐妹不要老是存着歹心,也算是给你长点记性。”

    她用这样的口气对苏清说话,苏清仿佛又看到了上一世的那个苏婉,即便是她给别人一碗毒药,也是为了别人考虑!

    苏婉说完之后,面有不忍的转过了头去。

    就在这时,崔中诚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藤笼,掀开盖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只拇指大小颜色漆黑且不停蠕动的肉虫子!

    大约一般女子见了这虫子,都会头皮发麻、恶心犯呕。

    也难怪苏婉会转过头去。

    不过崔锦卉倒是一脸看好戏的神情,对崔中诚手里的虫子倒像是看惯了一般。

    苏清深吸一口气,本来极为镇定,可是此时也有些后悔刚才的轻敌。

    因为她知道崔中诚手里是何物,那不是一般的虫子,而是黑蚕蛊,被种蛊之人会渐渐沦为种蛊人的傀儡,否则便会被蛊虫嗜血而亡。

    这种蛊虫只有南疆才有,崔中诚的手里怎么会有这个?

    一个闪念从苏清的脑海中一闪而逝。

    她没有来的及细想,便听到“啪啪啪”几声,见崔中诚、崔锦卉连同苏婉相继倒在了地上。

    苏清环视四周,只见凌浩慢慢踱到了她的跟前,面无表情的道:“明明知道他们不怀好心,为什么还要跟着来到这里!”他语气里透着几分责备。

    苏清一愣,有些警惕的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凌浩毫无顾忌的上前一步,道:“跟着你来的!”

    苏清一皱眉头,她不想与凌浩多做纠缠,可是红霞依然倒在地上,她不知道怎么将她弄醒,只得道:“帮我将红霞弄醒!”

    凌浩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对苏清道:“转过头去!”

    苏清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疑惑的看着他。

    他伸手扳过苏清的身子,苏清对他的无礼有些气恼,偏偏转过了头想看看他要干嘛,只听他轻喝道:“别回头!”

    苏清对上他的眼睛时,心里没来由的一阵乱跳,慌忙回过头去不再看他。

    凌浩说完从腰间抽出他的长剑,将地上蠕动的黑蚕蛊挑了起来,捏开了崔中诚的嘴便放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才在红霞的委中穴上一点,将她点醒。

    红霞懵懵的捂了一下自己的头,站起身后才惊醒般的叫道:“小娘子,你没事吧!”

    苏清轻轻摇摇头,转身对凌浩道:“今日多谢你相助,我们两清了。”

    她说完便想带着红霞离开,只听凌浩一本正经的道:“我今天若是不救你,便会多一个敌人,而且我助你不过是举手之劳,怎么能与你那日的救命之恩相抵,所以还是我欠你的!”

    苏清一回头,看到凌浩正怔怔的盯着她,依然是一脸的清冷,可是眼神中却似有一丝的暖意。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凌浩。

    在她的印象里,凌浩的心与脸一样,永远都是冰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

    此时的凌浩与那个一剑贯穿她心脏的凌浩判若两个人,让她感到无比陌生!

    她不想往深处想,眼前这个人曾是夺走她生命的仇人,之前之所以会救他,只是希望自己善有善报,并不想与他有太多的纠缠!

    苏清这样想罢,淡淡的回道:“随你怎么想!”

    说完她带着红霞离开了。

    苏清沿着原路返回,却没有看到八娘,心想八娘应该是已经回暖亭了。

    果然,她到了暖亭中,看到八娘与五娘、六娘在一起。

    五娘与六娘见到苏清后抱怨道:“三姐你这找人的怎么把自己倒找丢了,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回去啊!四姐呢,我们要等她,还是先回去。”

    苏清看了一眼八娘,八娘赶紧避开了苏清的眼神,冲着五娘、六娘笑道:“就是,听说三姐去找我了,我怎么没有看到呢?”

    苏清一笑说道:“我转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八妹,倒是看到了四妹,她说要与崔家的小姐再玩一会儿,让我们先回去。”

    “四姐的待遇自然是与我们不同,既如此,那我们还等什么。”六娘对今天的事非常不满,她自认是嫡女,从来也没有被如此冷待过,满心是气正无处发泄,听了苏清此话之后,便都怪到了苏婉身上。

    若是苏婉肯在崔家人面前介绍她,她今天肯定不用在这里冻这么长时间。

    本来六娘在心里连带也对苏清有怨恨的,可是想到苏清也跟她们一样,也没有被留下,心里便好受了些。

    五娘一直都是静静的,只是听到苏清说苏婉等会再走时,眼睛抬了抬,便又垂下了眼帘。

    苏清走的时候依然是由崔家的侍女从侧门带出来的,那名侍女将她们带出门之后也没有说什么便将门一关回去了。

    出门后,一直没有说话的五娘对苏清道:“既然崔家会留下四姐,自然会送她回去,我们坐一辆马车太挤了,而且我要去办点事,委屈三姐与六妹、八妹坐一辆马车先走吧!不用管我了,我办完事就回去!”

    苏清隐约知道五娘要做什么事,便提醒道:“我们是一起出来的,若不一起回去,恐老太太问起来,不好回答!而且,你身边只跟了兰心一人,我们怎么放心!”

    五娘大约是听明白了苏清的话,笑道:“三姐放心,我只是去买点东西,又不是去闯什么龙潭虎穴,身边带的人多人少有什么关系!”说完便自己上了马车!

    苏清只得带着六娘与八娘上了另一辆马车。

    她们的马车远去之后,一个身影从墙的另一边转出,手里拿着苏清画的那只风筝!

    求收藏!!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