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偷梁换柱

    容宇呆呆的望着苏清的马车。

    良久,他才叹了一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容玉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的身后,一拍容宇的肩膀,挤兑道:“堂堂一朝太子,竟躲在墙角看女人,真是出息到家了!”

    容宇面无表情的瞪了她一眼,抬脚就走:“回去了!”

    容玉快步跟上,越过他转过身子一边倒着走一边笑道:“是你太专注了,还是我的武艺进步了,刚才我摸到你身后,你竟然没有发觉,有点反常哦!”

    容宇脚下一停,看了容玉一眼,又仰脸看了看天,自言自语道:“女儿家学什么武,明天,孤就将徐明调回来!”说完大步向前,走向不远处那辆黑色的马车。

    容玉一愣之后才反应过来,回过头快步追上:“皇兄,当我什么也没说,你不要公报私仇啦!”说着紧跟在容宇的身后钻进了他的马车,只是一会儿又怒着嘴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十成是被赶下来的。

    此时,苏清的马车也到了苏家的门口。

    她们下车的时候正好遇到苏恒从外面回来了,也正好下车。

    苏清来到厩这些天,这是第一次见到苏恒。

    虽然她在心里对这个利欲熏心又胆小怯懦的父亲充满了鄙夷,但是礼仪却不能废。

    苏清走在六娘和八娘前面,矮身给苏恒行了一个礼:“见过父亲大人!”

    六娘与八娘也都恭敬的行了礼。

    苏恒乍见到苏清一下震住了,以至于愣怔怔的站在原地良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因为苏清太像年轻时的谢氏了,以至于他差点以为站在自己眼前的是谢氏,心里不由得猛的一抽。

    曾经,他不是不想珍惜谢氏,可是当时他内不敢谋逆苏老太太,外不敢得罪有权有势的崔家,便只能对不起谢氏了。

    他也知道自己对不起谢氏,可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所以知道谢氏与苏清一起进京,他便想法设法躲着不肯回家。

    今天是因为有事才不得不回来的,没想到还没进门便碰到了苏清。

    他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苏清与八娘、六娘还没有起身,讪讪的道:“哦,都起身吧!”

    苏清直起身站好,等苏恒进了大门,才带着六娘与八娘进了门。

    由于她们并不住在一起,到了二门便分开走了。

    苏清没有回幽香园,而是去了谢氏住的碧淑园。

    谢氏既来到了厩,便必然要面对苏恒。

    苏清不能切身体会苏恒给谢氏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更不知道现在在谢氏的心里,苏恒被摆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她只希望,谢氏能不因为苏恒的出现而被再次伤害到。

    苏清走进谢氏的房门的时候,见到这些天从未露面的周氏正坐在谢氏的对面与她闲聊。

    见到苏清走了进来,赶紧站起身给苏清行了一礼笑道:“三小姐来了!”

    “姨娘好!”苏清也笑着跟她打了招呼。

    周姨娘跟苏清打完招呼之后便起身告辞了。

    见房中没人,谢氏拉着苏清的手坐下道:“今天听说你出去参加风筝会了,怎么样?玩的开心吗?”说着抬手拂了一下苏清的鬓角的头发。

    苏清点点头,迟疑一下还是说道:“刚才进门的时候,我看到父亲了!”

    忙着给苏清沏茶的宋嬷嬷,手上的茶杯一个不稳险些掉到地上,水洒了她自己一衣衫,慌忙出去重新弄去了。

    谢氏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一下,脸上的笑也僵住了。

    苏清心里有些不忍,可是他们终究是要见面的,她不希望谢氏措手不及,想让她在心里有个准备。

    谢氏站起身,两只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微微的有孝抖。

    苏清也跟着站起身,从后面抱住她,将自己的脸贴在她的背上,轻声道:“母亲,你是我见过的最蕙质兰心的女人,与那些自以为是耍小聪明的女人比,你知道什么是大智慧,不然你也不会选择跟我来厩,以后的路我们一起走。”

    谢氏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将手敷在抱住她的苏清的手上,不急不缓的道:“你说的没错,以后的路,我们还有彼此,虽然苏家诸多地方做的不合宜,可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毕竟是他们收容了我,给了我一个衣食无忧的住所,这样想来,其实他并不欠我什么!”

    苏清没有想到谢氏会有这样的想法,她慢慢松开了谢氏,倒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她原以为谢氏会因为以前的事情对苏恒和苏家满心痛恨,此时她才了然:

    苏恒在她心里不过是那个好心收容她的人,苏家对她来说也只是一个“衣食无忧的住所”,原来她的心从来都没有在这里。

    苏清舒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该为谢氏的淡然而高兴。

    不过现在她不必担心谢氏遇到苏恒时会不知所措了。

    到了晚间,可能是因为苏恒今日在家的原因,苏老太太将她们都招到了颐祥园吃饭。

    苏清去的时候苏婉已经坐在了苏老太太的身边了。

    苏恒、苏怀与苏峻、苏峰、苏岩坐在另一桌上。

    见苏清走了进来,苏婉抬眼撩了她一眼,便低下头继续笑着与苏老太太低声说话了,好像与苏清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苏清矮身一一行过礼之后,方在苏老太太的另一边,五娘前面的座位上坐下。

    今天崔氏也入了坐,薛姨娘、周姨娘与谢氏并一溜的丫头恭恭敬敬的站在了后面。

    苏清朝谢氏望了一眼,见她神情平和,也便不再担心。

    倒是苏恒坐在座位上的身体不一会儿便扭动一下,眼睛也在苏老太太、崔氏与谢氏之间不断的游离,如坐针毡一般。

    不一会儿,李氏带着八娘也到了。

    苏老太太见人已经全了,一脸笑意的道:“从过年之后,家里难得像今天这样齐全了。”她说着一脸慈祥的笑着看了苏婉一眼,接着道:“接着大家都在,今天还有一件体面事跟你们说说,让你们也高兴高兴。”

    苏清见苏婉的脸上一红,腼腆的往苏老太太的身旁一靠,似是有些不好意思一般。

    此时听苏老太太对苏恒道:“你来说吧!”

    一直局促不安的苏恒竟然没有听到,被苏老太太瞪了一眼才回过神,明白怎么回事,勉强笑道:“今日在崔家的风筝会上,出现了失传已久的风筝符,不但太尉听了极为震惊,此事传到皇帝的耳中,皇上也很高兴,专门将崔家大公子崔继东招到了宫中询问此事,得知此风筝符,出自我们婉儿之手,皇上要亲自召见嘉奖呢!”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