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心乱神慌

    苏恒说了此话之后,脸上的表情稍稍的自然了些,大约心里也很为自己的女儿自豪吧!

    他看了一眼苏婉,笑道:“你这风筝符的画法是在什么地方学的,为父竟不知道。”

    苏清听了苏恒的话以后心里感到有修笑不得,不过是一个风筝符,却没有想到会引来这么多人的关注,更没想到,苏婉会冒险顶替自己。

    不过她脸上却神色平静,就好像此事与她无关一般。

    倒是谢氏微微的抬头看了苏清一眼。

    苏清冲她微微一挤眼,偷偷做了一个鬼脸,她也含笑地下了头。

    风筝符的画法,苏清是在谢氏的藏书中看到的,想必谢氏也是看到过那本书。

    谢家很多藏书都是孤本,在旁处是看不到的,想来谢氏已经知道是苏婉窃取了苏清的成果,见苏清并没有因此而不开心,她也便不在意了。

    苏清看了苏婉一眼,见苏婉也正仰着下巴在看她,看似强硬的表情正好泄露了苏婉内心的不安。

    苏清心念一转,冲苏婉促狭的一笑,笑的原本就不稳心的她,心里更是七上八下,不由得开始想,这会不会是苏清故意给她下的什么套。

    其实苏清也不算是故意欺她,因为今天知道那副风筝符是苏清画的人大有人在,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崔继东却对皇上说是苏婉画的,是其中有什么误会,还是有意为之,苏清不得而知。

    不过,想要皇帝知道此事的真相太容易了,到时候别人都可以撇干净,唯有苏婉难免要落个欺君的罪名。

    此时,苏老太太微笑着道:“好了,命人传饭吧!”

    崔氏听了之后赶紧去安排。

    不一会儿端着各色菜肴的丫头便鱼贯而入。

    “今天算是给婉儿提前庆祝了,你们可都是占了婉儿的光!”苏老太太喜得的嘴合不拢嘴。

    崔氏忙将盛好的一碗羊乳羹放在了苏老太太的跟前,眼睛扫过在坐的苏家小娘子,最终落在了自己的女儿苏婉身上,面上是说不尽的骄傲。

    苏婉却因为苏清的那个笑,心里七上八下的,刚才的得意劲儿便烟消云散了。

    六娘本来今天的气就不顺,听闻是为了此事才招大家来吃饭,心里便更气恼了,只是她也知道这里不比家里,不敢乱甩脸色,便只闷头吃饭。

    五娘自从被从祠堂放出来之后便一直少言寡语,苏清本就是个省事的,今天她只专注的吃。

    苏恒因为谢氏与崔氏同时在场的原因,也是淡淡的,崔氏开始的时候还很兴奋,可是见了苏恒的模样,便料到是因为谢氏的原因,心里的气便不打一处来,守着苏老太太,她不好发作,便只好忍着。

    倒是苏怀与李氏见场面有点气闷,勉励说笑了几句。

    苏老太太见众人的兴致不高,便早早的让他们散了。

    太子府中!

    凌浩正在想容宇回报近来的一些事情。

    容宇慵懒的靠在书房的桌案后的紫檀雕花靠背椅上,眼睛看着桌上的风筝符,嘴角含笑的听着。

    凌浩依然是万年不变的冷峻面容,“崔明新最近与秦御史走的很近,暂时还没有发现有其他的异常行为。”

    容宇微微一点头,脸上的笑容不变,道:“好,接着注意崔家的动向,苏恒最近没什么动向吗?”

    凌浩的稍稍的一抬眼看了容宇一眼,道:“没有!”

    “好,下去吧!”

    凌浩看了一下容宇,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异状,便一拱手行了一礼,倒着出了容宇的书房。

    凌浩出门之后,容宇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冷了下来,眼神中慢慢升腾起一股杀气。

    “殿下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只要殿下一句话,属下马上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站在容宇身后的凌霄恨恨的道。

    容宇冷冷一笑:“还不到时候,既然他愿意为孤做事,那便让他做吧,早晚有一天,孤会给他一个离开这个世界的理由的。”

    他说完此话之后,歪头一脸笑意的看着凌霄道:“听闻父皇打算嘉奖画风筝符的苏家小娘子?”

    凌霄回道:“是,不过,听闻皇上要嘉奖的是苏家的四娘苏婉。”

    容宇一愣,脸上的笑容收敛又绽放,只是后面的笑容里多了几分促狭,道:“知道怎么回事吗?”

    凌霄知道容宇的秉性,所以一早就查的一清二楚了,一拱手道:“手下已经查过了,皇上召见了崔家的大公子崔继东,崔继东的消息是从崔明新的女儿崔锦卉那里得知的,崔云英也没有否定。”

    若崔家的人知道太子身边的人将崔家小娘子的一言一行都能查的清清楚楚,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容宇拿起桌上的风筝符,会心的一笑,“知道了!看来孤需要进宫一趟。”

    第二天下午,苏府便接到了皇上的口谕,让苏婉进宫见驾。

    虽然苏婉已经按照自己的记忆将苏清话的那副风筝符画了很多遍,可是一听到要进宫面圣,心里还是很忐忑。

    不过面圣的结果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虽然她早有心里准备,皇帝可能会赏赐她一些东西,可是没想到皇帝见了她以后,不但要赏赐她东西,还要封她为县主,并亲自赐名为和顺。

    皇帝宣布要封她为“和顺县主”的时候,苏婉惊呆了。

    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皇宫的。

    她出了宫门口,刚想上车,一辆马车停在了她的跟前,

    一身华服的容宇一掀车帘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含笑看了她一眼,径直从她身边走过。

    苏婉感到她的身畔一阵清风扫过,一侧头,原来是容宇的衣角带着幽香从自己的身旁飘过,不由得一阵心乱神慌,脸上蓦地变得绯红了。

    抱歉今天更新晚了!

    感谢“老梅写小说”打赏的平安符!

    无以为报只有好好码字更新!

    求收藏,!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