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母子”之间

    容宇走过之后,微微往后侧了一下头,嘴角浮现一丝讥笑,遂大步踏进了宫门。

    今天是他进宫给皇后请安的日子,本来就心情郁闷,在宫门口又看到了苏婉,心里便更加的烦躁。

    不过现在是在宫里,进了这个宫门,他便没有表现自己喜怒哀乐的权利了。

    那抹讥笑在他的脸上一闪而过之后,脸上换上了往日的沉稳平和。

    郭皇后与常人想象中的皇后一样,妩媚动人又端庄大气,坐北面南而坐,贵气十足。

    容宇上前给她行了礼,“儿臣叩见母后,千岁千千岁!”每次每次给皇后行礼,容宇都是这幅万年不变的模样。

    “皇儿起身吧,你的身子近来如何,可有不舒服,若是感觉不好便近早告诉我,不要等到不可救药了才来说,那便一切都晚了。”皇后的脸上带着笑,可是却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容宇微微的一抬头,看了皇后一眼,只面无表情的回答了一个字:“是!”

    “你不喜欢馥儿也罢了,这一次的事哀家便不与你计较了,日后不可再耍孝子脾气,要一切以大局为重。”皇后始终是不急不缓的语气,就好像在说一件如吃饭睡觉一般的平常事一般。

    皇后嘴里所说的馥儿便是她的兄长郭晋鹏的嫡女郭馥。

    郭晋鹏只有这么一个嫡出的女儿,从小娇生惯养,任性妄为,自小便倾心于容宇,一心要嫁给容宇做太子妃。

    皇后冲容宇和风旭日般的一笑:“哀家给灵姑换了个地方,一会儿让人带你去看看,希望你看过之后能约束自己的言行,不要在盲听盲信了。”

    容宇听了,面上没有波动,袖中的手却紧紧的攥成了拳头,攥的手心里都是汗!

    他站起身行了一礼,说了句:“多——谢母后。”

    他话音一落,一名太监端着一杯茶走到了容宇的跟前。

    容宇深吸一口气,端起那杯茶一饮而尽转身出门。

    皇后一个眼色,她身边的太监昆九赶紧跟了上去。

    “老奴送太子殿下出去,顺便带殿下去看看灵姑!”昆九跟在容宇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说道。

    容宇没有说话,只疾步向前,闷声走路。

    昆九感到容宇的身上散发出前所未有的杀气,若不是有皇后的命令,他肯定会有多远躲多远,不过现在只能硬着头皮跟上。

    皇后身边的昆十见昆九跟着出去,便赶紧去准备了。

    出了宫门之后,容宇终于回身说话了,只是脸上阴冷的让人战栗,“带路!”

    这时,昆十已经赶着马车出来了,昆九战战兢兢的走到容宇的跟前,“太子殿下请上车!”

    容宇的牙咬的咯吱一响,脸上陡然惨笑,一撩车帘上了马车。

    昆九也跟着钻进了马车里,虽然他很不想这么做,可是还是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布条,蒙上了容宇的眼睛,将双手反剪,用布条绑好。

    容宇冷冷一笑:“软骨散我已经喝下,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皇后娘娘有命,老奴不得不从啊!殿下,得罪了。”昆九一脸无奈的道。

    之所以要这样麻烦,就是怕太子的武功太高知道灵姑的藏身之处,想办法救她出来

    两个时辰之后,容宇被带到了一个带到了灵姑的面前。

    隔着一道道手臂粗的石柱,容宇看到灵姑嘴里被塞了东西,吊在半空中,从她衣服透出的血迹颜色可以知道,她肯定是刚刚被用过刑。

    此处没有别人,容宇怒目瞪了昆九一眼,地吼道:“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昆九一低头,低声道:“老奴确实不知。”

    这时皇后身边的郭女官从旁边走了过来,想给容宇行了一礼,才一仰头道:“传皇后娘娘的话:这次只是对灵姑小惩一下,放心,不会让她死的,不过下次就不一定了,还望你以后做事要思虑周全。”

    容宇轻哼一下,没做出任何反应。

    只听郭女官看了他一眼接着道:“皇后娘娘还说了,就算是让灵姑死,也绝不会让她死的很痛快,让您想想欣才人是怎么死的!”

    一听道“欣才人”三个字,容宇的额头青筋暴跳,他转过身大叫着冲到郭女官的跟前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被关在里面的灵姑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拼命的摇着头,两只通红的眼睛几乎要将眼珠瞪了出来。

    她不怕死,也不怕被折磨,她唯一怕的便是太子受到伤害。

    容宇的手在郭女官的颈下不停的抖动,他几乎拼了命,可是却怎么也用不上力气。

    半晌之后颤抖的手臂垂了下去,身体“砰”的后仰,晕倒在了地上。

    郭女官面无表情的从容宇的身上迈了过去,径直离开了。

    容宇感到自己的身体烧着了一般,浑身上下透着剥皮割肉似的疼痛,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忽然他感到一直微凉的手带着淡淡的清香抹上了他的脸颊,他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猛的抓住了那只手,眼下他只有一个冲动就是将这人拽进怀里,揉进心里。

    此时,丝帛撕裂的声响在他的耳中犹如充满诱惑的曼妙的音乐一般悦耳。

    当他的身体触及到微凉的柔滑时,他丝毫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疼痛了,只想狠狠的占有眼前的女人,

    完全忘了这个女人在他身下经受的是怎样的煎熬。

    可是当他踌淋漓的一刻,他看到自己的身下竟然是不断蔓延的鲜血。

    他愣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身下的女人,只见她脸色惨白,已经没有了一丝气息,可是眼睛却还瞪的滚圆似乎在盯着他!

    他不顾一切的要抱起她,赫然发现她的胸口竟然插着一把长剑,哪来的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人,来人……”容宇拼命的喊着,双手捂在她的伤口上,可是却怎么也挡不住一直往外涌的鲜血,鲜红的血液一直在他的眼前蔓延,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他眼前只剩下鲜血的扎眼红色,……

    “我恨你!我恨你违背诺言,误我终身,今生来生都不会原谅你……”一个女人声音带着无尽的幽怨传进他的耳朵。

    容宇听到声音,猛的回头,看到他心心念念的人正拿着一把长剑指在他的心口。

    “清儿!你听我说——”他的话还没有完,长剑已经刺进了他的胸膛。

    求收藏,啦!小沐不胜感激!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