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志在必得

    苏清只是微微一愣,旋即面无表情的上前行礼:“苏清见过表哥!”

    崔继东与苏峻的性情很像,跟他一样固执,认准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崔继东只是一抬手,示意苏清免礼,脸上带着些不太相信的神情笑道:“这棋谱是表妹所绘?”

    “是三娘所绘,不过三娘也只是照着葫芦画个瓢罢了,对棋局什么的却是一窍不通,只不过因为知道二哥哥喜欢这个,便做了送过来了。”

    崔继东听了之后脸上一笑,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笑道:“哦,原来是这样。”旋即好像是在安慰苏清一般,“字能写的这样工整已经不错了。”

    苏清在做这本棋谱的时候,故意隐去了自己的写字的习惯,如幼儿初学一般,一笔一划的写上去的,怕的就是苏峻会拿着这本棋谱与人研究。

    她听了此话后,笑道:“多谢表哥夸奖,毕竟不是所有的女子都能如四妹那般多才多艺!”

    苏清知道崔继东看重女子才学更胜容貌,所以才会这样说。

    崔继东听了此话,抬眼看了看苏峻,脸上多了几分期许。

    大约他在心里更加期盼与苏婉见面了吧!

    苏峻虽然将苏清叫了来,可是他们的残局依然解不开,所以崔继东觉得没什么意思,不多时便告辞了。

    苏清趁他们出门的时候,随手拿起一枚黑子放在了两颗白子之间,歪头一笑正想离开,却看到苏峻已经站在门口。

    他轻轻一摇头,一脸揶揄的笑,拿手指了指她道:“我就知道你是在骗子期。”

    子期是崔继东的字,苏峻已经与他相熟,所以这样称呼他。

    “二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没有送崔公子出门吗?”苏清倒也没有因为被他发现而感到窘迫,反正来日方长,早晚有一天苏峻是会知道的,索性大大方方的坐在了刚才苏峻做的位置。

    苏峻便坐在了崔继东的座位上,看到苏清落子以后,本来奄奄一息的黑棋仿佛瞬间活了一般,他惊讶的看着苏清,拿起一颗白子落在了黑棋旁边,苏清不慌不忙的又落一子,若刚才的一子只是改变了黑棋的气势,那这一子则改变了黑棋的命运。

    在黑白棋子的几番起落之后,苏峻终于投子认输,起身“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三妹如此厉害,好,来日子期来了之后我便如此应敌,看他不杀他个片甲不留。”

    “不过二哥可不准提到我哦,否则我便不再陪你下棋了,而且这本棋谱也收回!”苏清说着拿起桌上的棋谱威胁道。

    苏峻赶紧将棋谱抢了过来,用手轻轻抚了抚,笑道:“不说就不说,不过我找你下棋的时候,你不能推脱。”

    苏清想了想道:“好,没有外人的时候,我一定不推脱,不过现在我要回去了。”

    苏峻看了看天色,也没有再留她。

    一本棋谱让苏清与苏峻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苏清出来的时候,跟她一起来的梅红好像与乙奴闹了别扭。

    两个人都站在门口,却谁也不理谁,都气鼓鼓的样子。

    梅红见苏清出来了,便瞪了一眼乙奴跟着苏清出来了。

    苏清报以一笑,没有理会他们。

    她们走出苏峻的书房时,听到苏怀的书房里里面隐隐的传来谈话声。

    苏清没有停留,只朝着书房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往后院去了。

    进了后院之后,却没有回幽香园,而是去了颐祥园给苏老太太请安。

    她进门的时候恰逢苏婉、五娘也在。

    看她们的神情,似乎刚刚已经有过交锋了。

    五娘一脸的笑意,苏婉却是满脸不悦。

    倒是苏老太太满脸含笑,见苏清进来,道:“你来的正好,不少亲朋好友知道你四妹要被封县主的事情,赶着来祝贺,我想着今天来点子,明天来点子,招待起来也麻烦。

    倒不如索性明日发出帖子去,为你四妹专门办一个宴会,将亲朋好友都请来,一起祝贺一下。

    你们也将自己要好的手帕交都列出来,到那天一起请,你们都出去会客,也让京里有头有脸的人见见我苏家的女儿是怎样的温婉贤淑。”苏老太太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都是自豪。

    苏清笑着挨到五娘的身边坐了,道:“祖母这个主意真好,苏清来的晚,到没有什么手帕交,不过四妹与五妹肯定有不少,到时候都请来,也让我结交一番。”

    “姐姐怎么会没有认识的朋友呢,我听说你不是跟林表姐和乐陵郡郡守家的吴小姐一起进京的吗,到时候我们将她们也请来、,一起热闹一番!我想二伯母一定也希望见见林表姐。”

    五娘仰脸一笑,对苏清苏清将自己脸上的笑加深了几分,看来她选择五娘而不是六娘与苏婉相对是对的。

    五娘此时提到林若欣,便一定对苏婉画风筝符的事情做了一番调查了。

    “苏清来了这么长时间,倒还真的没有与林表妹和吴家妹妹再见面,这倒是一个机会。”

    五娘与苏清一问一答间都提到了林若欣,苏婉的脸色便有些变了。

    这些天她只在想容宇的事情,竟然忘了风筝符的事自己是顶的苏清,若打理不好,这个县主说没有便没有了,而且还可能会落下欺君的罪名。

    她原没有想到皇上会给她这么大的奖赏,以为顶多便是赏赐点东西,过几天人们便将此事忘了,自己在苏家的地位却可永固。

    绝没想到皇帝不但嘉奖了她,还要封她为县主,而且此事在京中一传十十传百,知道的人越来越多,事情也越来越难控制了。

    若她没有见过容宇也罢了,可是现在容宇已经印在了她的心里,这个“县主”她志在必得,因为有了这个身份,她接近容宇的机会便更大一些。

    苏婉想到这里冷冷的看了苏清一眼,眼神中难掩那股杀气,旋即转身一脸笑颜的对苏老太太道:“祖母,五妹说的不错,三姐的这两位挚友,明天婉儿便亲自下帖请人!”说完嘴角一扬对着苏清一笑。

    8

    抱歉,发晚了,这是2月14号的,晚上还有一更是今天的,对不起啦!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