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万劫不复

    苏清说完之后,神情落寞一言不发。

    她这样一副“任凭处置”的神情倒让苏老太太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小娘子,这样太委屈你了!”梅红的话刚刚落音,苏清便眼神犀利的朝她瞪了过去。

    梅红一抿嘴,两眼闪着泪低下了头。

    苏老太太看了看苏清,有些不耐的道:“有什么事连我也不能说,既然话一说了一半,便都说了吧!”

    苏清能从苏老太太的言语之间听出来,这意思是觉得她故意在演戏。

    她只是低头垂目,依然不说话。

    苏老太太不耐烦的道:“梅红,你们主子不说,你来说。”

    梅红看了苏清一眼,不敢开口。

    苏清伏下身子给苏老太太磕了一个头道:“现在人证物证已全,请老太太责罚苏清!”

    苏老太太轻哼一声,“你倒是个聪明的,不过这聪明若被人识破了,便会让人厌恶,你现在让我处罚你,这是让人说我是老糊涂吗?”

    苏清依然不说话。

    “来人将幽香园三娘子身边的丫头婆子全部押下去,挨个审问,看看三娘平日里都做些什么!我就不信撬不开她们的嘴”

    听了苏老太太的话以后,在场的梅红和红莲顿时吓得脸色发白。

    可是苏清好像本没有解救她们的意思。

    急的红莲对梅红道:“梅红快将你知道的告诉老太太吧!我可不想被你连累。”

    可是梅红就是低头不语,不一会儿,苏清身边的丫头婆子都被抓到了颐祥园。

    “你们主子平日里都做些什么,有什么举动是反常的,你们都给我从实招来,否则,我的手段你们也是知道的,让你们开口很容易。”苏老太太那眼一一看过去,看的苏嬷嬷等人脊背发凉。

    “三娘子每日除了做做女红,便是看书,其他的奴婢便不知道了。”蒋嬷嬷一边说一边那眼睛不住的看苏清,希望能从苏清那里得到点什么指示,可是苏清始终都低垂着头。

    苏老太太见此情景,厉声道:“不必看你们主子,有什么话只管说就是,有我给你们做主,你们害怕什么?”

    其他人都在踌躇,苏嬷嬷上前跪走一步,道:“老太太,奴婢发现了一件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说!”苏老太太道。

    “三娘子在来此之前先进屋烧了一见东西,奴婢站在房门外的窗下,那窗子正好没有关紧,被奴婢看到了。”苏嬷嬷说到这里之后,看了红莲一眼道:“不过那东西没有烧完,被红莲姑娘收起来了。”

    红莲听了此言恶狠狠的瞪了苏嬷嬷一眼,明摆着苏嬷嬷这是挑拨她与三娘子苏清的关系,可是当着苏老太太的面有不敢反驳。

    “红莲将你收起来的东西,拿过来看看!”苏老太太眼睛死盯着红莲道。

    苏清听了苏老太太的话后,长叹一口气,深深的一闭眼道:“祖母为了四妹,还是别追究了。”

    苏婉看到苏清的这幅样子,早就气的七窍生烟,对着苏清道:“三姐早就想揭发我了吧,好,我认了!你也不用摆这样的样子给祖母看,显得你好像多识大体一样。”

    说完她抬起手擦了一下顺着脸颊流下来的眼泪,对苏老太太道:“请祖母屏退这些奴才,我有话要说。”

    苏老太太早就看着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见苏婉如此说,便对在场的丫头婆子道:“你们都出去!”

    她身边的丫头冬梅等人带着在场的丫头婆子梭梭的出去了。

    房间内只留下了苏清

    苏婉和苏老太太三个人。

    苏婉走到苏清的跟前,冷冷的笑道:“三姐说了这么多,费了这么的劲儿,不就是想让老太太知道,在崔家的风筝会上,画风筝符的人是你,而不是我吗?不就是想说是我抢了你的风头吗?可是现在皇帝已经认定画风筝符的人是我,你再挑出这件事,是想让我们苏家都跟着倒霉吗?”

    苏婉劈头盖脑的质问过来,苏清的神情却始终淡淡的,可是苏老太太听了之后,却险些眼前一黑昏过去。

    她扶着椅子的把手,颤巍巍的站起身,向前走了两步,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道:“婉儿,你说什么?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苏婉一歪头,不敢看向苏老太太,低声又将刚才的话说了一边,“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崔家大表哥以为是我画,我也是听了父亲的话以后才知道皇上误会了。”

    “你,你,你!”苏老太太指着苏婉半天方道:“你当时为什么不澄清,还将此事认下!这可是欺君之罪!”

    苏老太太说着身体歪歪晃晃的便要摔倒。

    苏清赶紧站起身扶住她,将她按在了椅子上。

    苏老太太又指着苏清道:“你当时为什么也不说,你以为你这样做就是大度了吗?啊?糊涂!既然当时不说,为什么现在又变着法儿的要我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约莫着我不知道吗?你们一个一个,好!”

    苏老太太最后气的话不成句,只是仰在椅子上喘着粗气。

    苏婉冷冷的看着苏清,一脸讥讽,回身却立即换上了一副内疚的样子,对苏老太太哭诉道:“老太太,自那天之后,婉儿心里便内疚的很,可是却不知道怎么挽回,只有自己在心里万般纠结,待要在皇上阐明实情,却又怕给苏家带来灾祸,便一拖再拖,拖到现在,却没有想到会让三姐借此做起了文章。”

    苏老太太被她说的是一阵心酸正要说话,却听苏清悠悠的道:“风筝符的事何须我来揭发你,当日在场的不止崔家姐妹,皇帝知道此事只是早晚的事,”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苏老太太一眼,接着对苏婉道:“不过只要我将画风筝符的方法传授于你,皇上问起时,只说是你交给我画的,崔家表哥只知你会画此符,不知我会画,皇帝问起时,便说了你的名字,向来皇帝不会因为此事怪罪苏家。”

    苏清说到这里,语气忽然加重,厉声道:“我担心的是你另一件事,一步行错便万劫不复,我身为你的姐姐不得不为你遮掩!”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