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借题发挥

    苏老太太听了此话后,眼前一亮,不过旋即她便听出苏清这话里有话,用询问的眼神看了苏清一眼。

    苏清一回眼神,低着头道:“还是让四妹自己说吧。”

    苏婉大脑转的飞快,可是却不知道苏清指的是什么事情,她回想了一下这些天的事,觉得自己出了“风筝符”的事,根本就没有做过什么事可以授人以把柄。

    苏婉看了苏清一眼,忽然,想起了那日在崔家,她与崔中诚想教训苏清的事情。

    那天她与崔锦卉在房间里燃起了**香,本想将苏清迷倒后教训她一番,不想苏清的警惕性很高,始终站在门口,使她们不得不现身出来。

    后来,不知道苏清用了什么办法脱身,反正她醒来的时候是与崔中诚躺在一个房间里的,幸好没有人被人看到,不然她的名誉就毁了。

    难道这是苏清故意给自己设的陷阱?

    想到这里,苏婉的脸色一下子变的惨白了,

    苏清见苏婉的脸变了颜色,叹口气道:“四妹想起什么事了?”

    苏老太太也看出了苏婉脸色有异,心里咯噔一下,伸手扯过她厉声问道:“怎么回事?你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不快说。”

    苏婉猛的一抬头,一抿嘴扬声道:“没有,婉儿从没有做任何有损苏家的事情。”

    苏清垂下眼帘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此时苏老太太已经不可能再相信苏婉的话了,她不需要再说什么。

    苏老太太深深的一闭眼,道:“命红莲进来!”

    房里没有其他人,苏清一迟疑,便开门将在院中等候的红莲叫了进来。

    红莲听苏清叫她进来,心里不由的紧张万分,她现在真后悔自己将那片纸片捡起来放在身上,若当时自己将这纸片再丢进火里便什么事都找不到她了。

    可是当时的她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也许这东西会成为苏清一个把柄,如果以后苏清对她不信任了,自己也可以以此寻个出路,却没想到一念之差便让她陷入两难之地。

    “小娘子!”红莲一边低声说着,一边给苏清行了一礼。

    苏清倒是面无波澜,只轻声道:“进来吧,老太太找你。”

    “是!”红莲迈着小碎步小心翼翼的走到苏老太太的跟前,刚要跪地行礼,只听苏老太太道:“将你今早收起来的东西交出来。”

    红莲偷偷抬眼瞄了苏清一眼,从袖中拿出了一个烧得剩下一角的纸笺,上前奉到了苏老太太的手里。

    苏老太太将那不完整的纸笺拿在手里,看着看着,拿着纸笺的手开始不停的颤抖,呼吸也粗重了不少,看完之后使劲儿甩到了苏婉的脸上,伸手指着她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苏婉捡起地上的纸笺,见上面写着“难思量”“竹马之情可鉴”“莫相忘”之类寄托相思的话语,虽没有署名,可是俨然就是她的笔迹。

    “不可能,不是,这不是我写的,我没有写过这样的东西,陷害,这是陷害!”苏婉瞪大眼睛盯着苏清,声音尖刻的叫道:“是你,一定是你造出了这个东西陷害我!”

    “你这封信是从何而来?”苏老太太看着苏清问道。

    苏清意味深长的含笑回望了一眼她,恭恭敬敬的跪在苏老太太的跟前,平静的道:“请祖母责罚,清儿昨天确实给二哥哥写了一封信,命梅红交给了乙奴,只是梅红拿回的却不是二哥哥的回信,而是这封信,想来是乙奴搞错了。”

    苏清说到这里,对苏婉道:“像乙奴这样只认银钱的奴才,四妹还是不要太信任的好。”

    苏婉听了苏清的话之后待要分辨,可是却找不到什么有力的话反驳她,只觉心口发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苏老太太现在已经不想再与苏婉多言,只冲着苏清问道:“自家兄妹,有什么事还要用书信的方式相告?”

    虽然苏老太太的声音不大,不过语气里却透着质疑。

    苏清见问神情自然的道:“是关于‘风筝符’的事,刚才清儿已经与祖母说过清儿的办法了,当日李表姐与林表姐也在场,清儿想请二哥哥去李家的时候,将苏清的话转述给她们。

    此事事关重大,清儿怕隔墙有耳,所以才写了信命梅红送去,苏清曾经嘱咐梅红告诉二哥哥要‘阅后即焚’,想来乙奴不知道清儿信里的内容,便借此发挥了。”

    苏清没有说是苏婉故意陷害自己,而说乙奴借题发挥,此话正合苏老太太的意思。

    虽然现在苏婉做了让她寒心的事情,可是她依然希望是她是被底下的奴才带坏的,不愿承认她本性如此。

    苏老太太沉默了一会儿,一下想起了前段时间,玉叶偷偷往外送男衣的事情,冷冷的看了已经瘫倒在地上的苏婉,满心失望,无力地道:“将冬梅她们叫进来!”

    苏清冲红莲一笑道:“你去将她们叫进来吧!”

    红莲不敢相信的一抬头失声道:“小娘子!”她以为从今以后苏清不会再用她了,可是没想到苏清还像以往一样待她。

    “去吧!”

    苏清说完又跪在苏老太太的跟前,等着她的处置。

    不多时,苏老太太身边的林嬷嬷、冬梅等人便进来了。

    只听苏老太太道:“将乙奴处置了!再给青峰选一个机灵的书童。婉儿病了,送回清扬院养病!都退下吧!”

    苏清给苏老太太行了一礼,带着红莲出去了。

    还在外面提心吊胆的梅红见苏清与红莲走了出来,急急的上前道:“小娘子!”

    “我们回去吧,别打扰老太太休息了。”苏清笑道。

    梅红听了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满脸都是惊喜。

    苏嬷嬷见苏清连看也没有看她,便只悻悻的跟在她们后面。

    此时苏婉也被人驾着胳膊走了出来,看向苏清的眼神充满怨恨。

    苏清只做没见,继续往前走,刚刚的走到颐祥园的门口,一个外院的婆子到了颐祥园的门口,对在门口值班的丫头冬夜道:“这是王家太太送来的回帖,说明天回来参加四小姐的庆祝宴,姑娘交给老太太吧!”

    苏清听了还罢了,苏婉听了此言之后身体一踉跄,若不是丫头扶着,便摔倒在了地上,“谁,是谁发出去的请帖?”

    说着她歪头朝着苏清大吼道:“谁?”

    苏清只侧头看了她一眼便举步从她的身边轻轻走过了。

    请柬已经发出了,明天的宴会不得不举行了,苏清依然记得上一世庆祝她被封为县主的宴会上,苏婉是如何让她出丑的!

    她如此想着回到了幽香园自己的住处,一进门看到临窗的桌子上放了一件东西,慌得她赶紧走过去攥在了手中。

    推荐同组好妹子的新书,欢迎大家养肥宰杀[id==《女富贾》]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