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正中下怀

    掌心传来的刺痛使她意识到自己是过度紧张了,她慢慢松开握着的拳头,一个小小的佛手形碧玉翡翠耳坠静静的躺在她的掌心里。

    耳坠上的针已经将她的手心扎出了血,衬着那抹碧绿显得格外扎眼。

    站在一边的梅红见了,慌得赶紧用自己的帕子去给她擦:“小娘子,这是怎么话说的,怎么好好的跟一个耳坠子过不去。”

    苏清一边任梅红给她拭擦掌心,一边抬起另一只手将那枚耳坠拿在手里把玩,“你也去休息会儿吧,一会儿又要忙了!”

    梅红回身看了看一进门便跪在后面的红莲与苏嬷嬷,大着胆子对苏清道:“小娘子奴婢不累,只是红莲姐姐和苏嬷嬷——”说着朝苏清的身后努了一下嘴。

    苏清一转身,看了红莲和苏嬷嬷两人一眼,将手中的耳坠子收进袖中,道:“苏嬷嬷去忙吧!”说完便回身坐在了临窗的桌子边,拿起了一本书看起来,好像没有看到红莲一般。

    苏嬷嬷一愣,旋即得意的看了红莲一眼,便起身出了房门。

    “红莲,你可知错?”苏清手里拿着书,并没有抬头。

    红莲冲她行了一礼,道:“奴婢知错,奴婢不该辜负小娘子的信任,任凭小娘子处罚。”

    苏清叹了一口气,道:“罚你三个月的月例,你可服?”

    “奴婢认罚!”

    虽然红莲心疼那三个月的月例,可是苏清肯罚她,便说明依然会用她,所以她好似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

    “起身吧!我不是不教而诛的人,若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便不会只是罚月例这么简单了。”苏清说完,对红莲道:“你去找五娘子的丫头聊聊天,旁敲侧击的问问,五娘今天有没有差人送什么东西出去。”

    红莲心里一喜,赶着道:“是,小娘子,多谢小娘子!”说着从地上爬起来便出了房门。

    以苏清的猜测,今天的请帖九成是五娘发出去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说明五娘应该也知道了“风筝符”的事。

    红莲出去了之后,苏清对依然站在她身后的梅红道:“你陪我到二哥哥那里一趟,今天的事情,我还是当面向他解释一下吧!”

    今天苏清利用乙奴打击了苏婉,也顺便将乙奴从苏峻的身边清除了。

    乙奴今天可以被苏婉利用打击自己,来日便有可能被其他人利用伤害到苏峻。

    上一世的苏峻与苏家几近决裂,苏清不知道是否与乙奴这个书童有关系,但是苏清会尽自己的努力守护她要守护的人不被伤害。

    不想苏婉到了闲人居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崔继东的说话声,苏清赶紧与梅红转了出来,还没有绕过回廊,便听到了闲人居的开门声。

    从里面走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崔继东。

    崔继东看到苏清的身影转过了回廊朝后院走去,也不顾礼仪便快步追了上去。

    “子期,三妹回内院去了,你不要鲁莽!”苏峻一边喊着崔继东的字,一边也追了过来。

    苏清转过回廊之后,没有回内院,而是拐进了回廊的抱厦,看到崔继东一直追着过了抱厦朝二门以里追去,才慢慢转出了抱厦,叹口气对身后的梅红道:“我来了这么久,还没有主动给父亲请过安,这功夫父亲可能已经下朝,我们去父亲的正房坐坐。”

    苏清虽然今生还从来没有到过苏恒的正房,可是因为有上一世的记忆,所以对苏府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带着梅红出了抱厦,左拐右拐不一会儿便到了苏恒的正房门外。

    “三小姐来了!”站在门口的管家媳妇感激迎上来,一边喊着,一边回身对当值的丫头道:“快去禀告老爷太太,三娘子来请安了。”

    三娘冲她一笑道:“父亲和太太都在吗?”

    苏清说着便走了进去,一进门便给苏恒和崔氏行了父母大礼:“三娘给老爷、太太请安,老爷、太太安好!”

    原本崔氏听说苏婉被老太太送回了清扬院,在生闷气,苏恒回来后却告诉了她一个更令她震惊的消息——在风筝会上画风筝符的原是苏清,而不是苏婉,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此事已经传得人尽皆知了。

    在朝上,幸好鸿胪寺卿崔大人出面替苏恒解了围,不然苏家此次就惨了。

    虽然苏家保全了苏婉,也没有因此惹来什么灾祸,外面的传言却是各式各样,不过多数都认为这是苏家在丢车保帅,压制庶女,保全嫡女,所以苏婉在厩贵妇名媛中嫣然成了笑柄。

    因此,此时崔氏满心要发作苏清,可是苏清礼仪周全,说话滴水不漏让她找不到错处,只是苏清自从来到厩之后,却一直不肯称呼崔氏一声“母亲”,这让崔氏在心里对苏清更加厌恶。

    崔氏冷冷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苏清,良久没有说话。

    苏恒见状,为难的望着崔氏,对苏清道:“快起身吧!这时候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苏清低眉顺目的道:“是,昨日听祖母说明日要为四妹妹办庆祝宴,苏清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怕出什么差池让四妹妹没脸,所以明日苏清想偷个闲,便不参加了,又恐老太太不许苏清偷懒,便先来禀告老爷太太一声,还望老爷太太在老太太跟前为苏清说个情。”

    崔氏听了苏恒的话以后,连取消明日的庆祝宴的想法都有,只是听闻请帖已经发了出去,只能硬着头皮办了,只是若明天苏清在场,苏婉便更难以自处了,现在苏清自己提此事,正中崔氏的下怀。

    崔氏的脸色稍稍的好看了一点,不过旋即便露出了鄙夷之色,道:“你本就不再厩长大,遇有这样的场面心怯也是常理,罢了,这次便许了你了,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可不许这么藏头露尾的了,没有一点儿大家子闺秀的样子。”

    苏清恭敬的一礼,“太太教训的是!”

    此时,苏清约莫着崔继东差不多应该已经离开了,便也没有在正房多逗留,便出来了,却不想正好在回廊上遇到他。

    崔继东见到迎面走来的苏清,脸上带着惊喜,快步上前。推荐好友的佳作[id==《重生之小小农家女》]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