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执子之手

    崔继东走到苏清跟前,眼睛含笑的盯着她,却又一言不发。

    今天苏清穿了一件彩蝶川的翠烟夹衣,下面是浅绿色的水雾百褶裙,外披的则是月白色的云水花缎披风,通体透着淡淡的清雅。

    加上原本苏清的容貌便极好,使得站在她跟前的崔继东更是看得眼睛都直了。

    苏清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屈膝给他行了一礼,举步继续向前。

    她本以为崔继东会与她纠缠一番,却没想到,在她经过崔继东的身边时,他只是微微的侧了一下头,回身问道:“修鹤是你的字吗?”

    苏清没有回答,匆匆出了回廊,对跟在后面的苏峻点了一下头,便进了后门。

    苏峻见崔继东依然呆呆的立在原地看着苏清的背影,上前打趣道:“好了,人已经走了,你的魂也该收回来了。”

    崔继东叹口气道:“大约今生收不回来了,上一次在你的书房里见她的时候,我便感到有些遗憾,心道,若修鹤如她这般多好。”

    说到这里他失声一笑,满眼期许对苏峻道“青峰,麻烦你转告她,请她一定等我的好消息!”

    苏峻听了此话以后有些不敢相信的道“你不会是想求娶我家三妹吧?你们崔家可是一向最重门第的,怎么可能答应让你娶我们苏家的女孩,而且三妹还是庶出的。”

    崔继东看了苏峻一眼,一皱眉头道:“庶出的怎么了?我最讨厌的便是那些仗着自己嫡出的身份目空一切、自以为是的女人。”

    说到这里忽然嘴角一弯换上笑脸:“她便很好,对名利无所欲求,换做别的女子遇到这样的事情,就算不敢与嫡女一挣,也会心生怨念,可是她的眼神清澈的如山中的泉水一般,我知道她是真的没有将这些东西看在眼里。”

    苏峻看了崔继东的神情之后,不由得替苏清高兴,虽然他也知道苏老太太将苏清接来是为了去选太子妃,可是那是个太虚无缥缈的事了,而且这背后还牵扯着无数的势力之争,所以与之相比,苏峻更希望苏清能找到一个真正对她好的人。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我听说前段时间你母亲正在托人给你说王家的小姐,你不会是想让我家三妹给你做妾吧!”

    崔继东的脸上也泛起了愁容,不过很快便轻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委屈了她的,我有办法。”

    苏峻听了之后,心里一下便轻松了不少,笑道:“走,我们再去我的书房杀几盘如何?我们那一局可还没有分出胜负呢!”

    “好,我怕你不成!”崔继东此时也是心情大好,说着便随苏峻去了闲人居。

    苏清回到了幽香园之后,心情莫名的烦躁,便将梅红等人都遣了出去,刚刚的临窗坐下,一个东西从她的衣袖中掉了出来。

    是那只佛手形的碧玉耳坠!

    上一世,她嫁给容宇之前,命人做了两件形状奇异的饰品,一枚雕刻着子持年华的指环,一对佛手耳坠。

    寓意“执子之手”!

    两件饰品出自同一块和田美玉,在出嫁之时,她将子持年华(注)的指环给了容宇,将佛手耳坠留给了自己。

    按理,现在这佛手耳坠还没有现世才对,苏清一面细细的看着手中的耳坠,一边想到。

    苏清发现这耳坠子做的虽然与她上一世做的那对有点像,可是材质和形状都有出入。

    她心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是谁会跟她上一世一样,将自己的期望寄托在这些死物身上。

    现在最有可能将这件东西放在苏清的桌上,暗示她的,便是崔继东。

    不过崔继东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大约没有能力自己做这件事,不过也可能是他让别人趁苏清不在这样做的。

    若不是他,还有谁存在这个可能呢?

    凌浩!

    苏清的脑海中忽然便冒出了这个名字!

    她心里一紧,手中的佛手耳坠“当”的一声掉在了桌上。

    旋即,她拼命的摇了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是他。

    苏清平静了一下心绪,默念口诀,进到了小须弥中,将那只佛手耳坠丢在了心河水中。

    耳坠在清澈见底的心河中,随着河水慢慢的向前滚动,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苏清的视线尽头。

    每次从小须弥中走出,她都使神清气爽,可是这一次她却感到无限的疲惫,是心累!

    第二日的庆祝宴会如期举行。

    五娘穿戴整齐来找苏清,却没想到苏清还没有起床。

    问了红莲才知道苏清身体不舒服。

    “有没有禀告老太太和太太?”五娘抬手一摸苏清的额头,感觉微微的有些热。

    苏清一笑道:“并不是什么大事,何须劳师动众的,我已经让梅红去厨房要生姜了,让她们浓浓的给我熬一碗姜汤,喝了就好了,五妹快去招待客人吧,今天怕是要来很多人呢!”

    五娘迟疑了一下,不好意思的一笑道:“那妹妹便先去了,等客人散了,我再来看望姐姐。”

    苏清笑着一点头,命红莲送五娘出门。

    五娘走了之后,苏清命红莲将那本早就准备好的《风筝符图解实录》给苏婉送了过去。

    此时的苏婉正愁眉莫展,害怕在今天的宴会上有人提出让她画风筝符,到时候她画不出,就更成了笑柄了。

    本来皇帝亲封“和顺”县主是无上荣耀的事,可现如今却成了她最屈辱的事情。

    无疑苏清的书是雪中送炭,她不得不收,也不能不收,可是收下,又难免感到羞恼,因此手里拿着那本书,心中万般纠结。

    不过终归是解决了她今天可能遇到的尴尬。

    “白兰!”苏婉回身给白兰递了个眼色,白兰本就是个机灵的,赶紧拿出了一吊钱放在红莲的手里。

    “回去告诉三姐,这次是四娘欠她的,四娘多谢了!”苏婉的脸上,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对红莲说道。

    红莲回去之后将苏婉的话原原本本的转告了苏清,就连苏婉的赏钱也一并放在了苏清的跟前。

    苏清身体斜靠在床上,笑道:“她既赏了你,你便收着吧!若没什么事,便带着梅红去前面吧,活帮忙,或看看热闹,别闷在这屋里了,这里有红霞一人便够了。”

    红莲自然知道苏清让她去外面不只是帮忙看热闹这么简单,不过她什么也没有问,带着梅红高高兴兴的去前面了。

    在面已经来了不少客人,别人红莲不认识,不过崔家的人她还是认识几个的。

    没想到崔家与苏婉同辈的几乎都来了,就连崔中诚、崔继东都来了。

    在梅红看到崔继东的同时,崔继东也看到了她。

    注:子持年华:一种植物的名字,状如玫瑰花!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