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两厢憔悴

    苏家的会客厅不是很大,不过好在设计的很巧妙,两边有侧门,出了侧门通过一段回廊,便是观景用的暖阁,一部分女客便安排在了暖阁之中。

    因为苏婉在会客厅外迎接客人,所以梅红与红莲便猫进了会客厅中,顺便帮着茶水房的媳妇婆子送送茶水。

    梅红认的崔继东,知道他便是昨天在回廊碰到的人。所以看到崔继东笑着朝她走来,也没有感到奇怪。

    不过她知道苏清好像并不耐烦看到崔继东,见他朝着自己这边来,便想与红莲离开。

    就在这时,听到外面有人喊道:“容玉公主驾到——”

    本来已经快走到梅红跟前的崔继东听了此言,忽然转身匆匆从侧门出去了。

    无论怎么说,容玉的到来对苏婉而言都是无上的荣耀,本来疲于应付的她打叠起精神,赶紧出门去迎接了。

    不过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位容玉公主是出了名的难伺候,都暗自等着看苏婉如何应对。

    容玉进了会客厅之后,众人纷纷行礼。

    她环视了一下在场的人后对身后陪着小心的苏婉道:“苏清呢,怎么没看到苏清?”

    苏婉一愣,她没想到容玉一进门便问起苏清,按理苏清与容玉公主应该是不认识才对。

    难道是外面的人都知道了“风筝符”不是她画的,而是苏清画的?

    想到这里,苏婉的脸色更难看了。

    不过,她依然强笑着回道:“三姐身体不适,所以今天没有出来待客。”

    苏清病了!

    在场的人听了苏婉的话之后,看向她的眼神便更带有几分了然的神情,这让苏婉顿觉难以自处。

    现在她的感觉就如自己被脱光了衣服示众一般,却仍需耐着性子站在大庭广众之下等着容玉的问话。

    容玉好像丝毫没有察觉苏婉神情的异样,只是眉头一皱,自言自语道:“她也病了!”说完抬头问苏婉道:“她病的厉害吗?”

    “只是偶感风寒,无碍!”其实苏婉也不知道苏清是不是真病了,开始的时候得知苏清不来参加宴会,心里还送了一口气,可是现在她真希望站在这里的是苏清,而不是她。

    容玉站起身,对苏婉道:“找个人给本公主带路,我要去看看她。”

    苏婉一回身想让自己的丫头白兰带容玉去幽香园,却不想一回头看到梅红站在了她身后,只得道:“梅红,你带公主去幽香园吧。”

    此时红莲早就回到了幽香园,将容玉公主要见苏清的话,转告给了苏清。

    苏清以为容玉来是那人的意思,所以心里烦躁又郁闷,本来有三分的病容,现在看着倒有七分的病容了。

    容玉随着梅红到了幽香园之后,看到苏清虚弱的样子,有点着急的走到苏清的床前,疾声问道:“你是什么病,感觉怎么样,什么时候能好?”

    苏清轻咳了一下,用胳膊撑着身体,勉强弯了一下腰,苦笑道:“苏清多谢公主屈尊来看望苏清,不能给公主行礼了,还望公主恕罪。”

    容玉不耐烦的一摆手,道:“不用这些虚礼,本公主只问你什么时候能好?算了!”她说完后满脸失望的离开了,到底也没有跟苏清说为什么事而来。

    可是容玉公主到了苏府的事情,不多时便传到了苏老太太和崔氏的耳中。

    因为客人还没有到全,距离开宴还有一段时间,加上来的都是晚辈,所以苏老太太本没有打算出去。

    而崔氏则是因为昨天听了苏恒的话以后,不想出去看别人的眼色,所以拖着不想出去,想着快开宴的时候再过去。

    不过一般的客人到了,有苏婉姐妹们迎接着也就罢了,可是像容玉这样身份的人,是她们苏家求也求不来的,所以她们一听说容玉到了,便赶紧朝着会客厅而来。

    不想到了会客厅,却听说容玉去看苏清了。

    苏老太太也罢了,只是纳闷,苏清是什么时候与容玉公主搭上的关系,可是崔氏听了之后,连杀了苏清的心都有。

    在苏清来京之前,她的苏婉在厩名媛贵妇中口碑好、人缘好,可是自从苏清来了之后,便接二连三的出岔子,肯定是她在背后搞鬼。

    崔氏后牙槽咬的咯吱作响,心里暗忖道:好!既然你不让我们母女好过,我也不会让你们母女好过,咱们走着瞧!

    正当她们要去幽香园的时候,见容玉急匆匆的回来了。

    她们赶紧走过去给容玉行礼。

    容玉本来低头走路,看到忽然两个人跪在了自己的面前,赶紧刹住了脚,看了她们一眼,匆匆一摆手,对身后自己的侍女海兰道:“从宫里找个好点的太医来给苏清瞧瞧,得让她早点好才行。”

    一边说着,脚下没停继续朝外走去。

    苏老太太与崔氏只得赶紧站起身,出门相送,只道看着容玉骑马远去才转身回去。

    崔氏见容玉一走,小声的嘀咕道:“好好的一个女孩,却骑着马进进出出的,成什么样子?”

    苏老太太听了之后,呵斥道:“谁许你背后诋毁公主的,”说完斜了她一眼,小声道:“以后对清儿上心点才是正经,还不赶紧派个人去请个大夫来给清儿瞧瞧!”

    崔氏一咬嘴唇,道:“是!”

    她们已经出面,便只有去会客厅照顾今天来祝贺的客人去了。

    容玉离开苏府之后便直接去了太子府。

    她今天去苏府倒不是容宇的意思,因为容宇一直病着,已经十几天了,可是依然没有见好的意思。

    她知道这段时间容宇对苏清很上心,原本打算在容宇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苏清拉到太子府,给他一个惊喜的,可是没想到苏清自己也病了。

    容玉进了太子府中之后,一眼不发的推门进了容宇的房间,默默坐在他的床边。

    容宇见状,无力的笑道:“你这是又跟谁生气了?你答应给我的礼物呢,哦~~,是不是因为没有找到想送我的礼物,所以在跟自己生气?”

    容玉将容宇放在自己背上的手拨开,没好气的道:“她病了,没法给你惊喜了。”

    容宇一愣,“‘她’?你说的她是谁?”

    容玉一脸理所当然的道:“自然是你最近看上的苏家那个庶女啊!”

    容宇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抓住容玉的胳膊道:“她病了,严重吗?”

    容玉见到他紧张的样子,愣愣的点点头道:“看着挺严重的!”

    容宇不等她说完翻身下床!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