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隔幔问诊

    容玉赶紧拉住他,惊得失笑道:“怎么‘她病了’这句话,比老君的灵丹妙夜管用,你真补是假病啊?”

    容宇没有理会妹妹的挤兑,只道:“以后再跟你解释,我先出去一下!”说着将抓住自己衣袖的容玉的手抚开。

    刚要离开,却见凌浩从一侧走来。

    凌浩到了近前恭敬的给容宇和容玉行了礼,道:“殿下要出去,需要属下跟随吗?”

    容宇看向凌浩的眼睛微微一眯,天知道他有多不想让苏清与凌浩见面,可是藏在他内心深处的好胜之心,却促使他鬼使神差的说道:“跟着吧!”

    “喂,我已经给她请了太医了!你还去干嘛?等她好了再去吧,别过了病气。”容玉跟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对容宇说道。

    可是容宇的脚下却越走越快。

    他还没有出府门,便看到凌霄急匆匆的朝他走来。

    容宇朝后一摆手,凌浩很自觉的停住了脚步。

    凌霄走到他的跟前,并没有避讳谁,直接回道:“郭将军在从家里去大营的路上被刺客刺伤了,好像伤的不轻。”

    容宇朝着凌浩的方向一侧头,不过终究没有转过头去看他,只是深吸一口气道:“现在舅舅在哪里?”

    “已经被人送回了家!”凌霄道。

    容宇深吸一口气,回身看了一眼追上来的容玉,叹口气道:“孤去郭府!你们都不必跟着了。”

    无论是郭家还是郭皇后的坤仪宫,容宇从不许任何人跟随,都是自己去,所以在容宇说了去郭家之后,凌浩和凌霄都只站在原地没有跟随。

    自有守在门口的管家去为容宇备车。

    就在容宇走到太子府门口时,“哒哒哒”一阵马蹄声出传来,他出门一看,一辆熟悉的马车驶来。

    容宇停住了脚步。

    在距离太子府还有十几丈远的地方,郭家的管家郭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显然他没有想到会在太子府门口碰到容宇,愣了一下之后,小跑着上前给他行了礼,急促的道:“太子殿下,我们将军在去大营的路上被歹人刺伤了,皇后娘娘已经到了郭家,命您赶紧过去。”

    容宇没有命人另行准备马车,直接上了郭家的马车。

    当马车掉头疾奔之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一件事忽视了,悔的一拳打在车壁上。

    容宇到了郭府的时候郭晋鹏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不过经过几个太医的救治总算是保住性命了。

    守在一旁的郭皇后又是心疼,又是痛恨,使劲儿一拍椅子的扶手道:“此事肯定是齐王所为!怕是他早就看着你舅舅手握兵权碍眼了,没想到光天华日之下,他会行这样的事情。”说着她两眼发着厉光看向容宇,接着道:“我们郭家与尹氏势不两立!”

    容宇却觉得此时事发生的太过突兀了,不会像表面那样简单。

    虽然容承一向看不惯郭晋鹏的拥兵自重,可是郭晋鹏出事,第一个被怀疑的便是他,他会这么鲁莽吗?

    有时候嫌疑最大的人,可能正好不是真凶,而是别人一箭双雕的另一只雕。

    不过这只是容宇心中的想法,他并没有讲出来。

    郭皇后见容宇只是侍立一旁并不答话,以为他对前几天的事依然介怀,语气稍稍温和一点道:“哀家那样做也是为你好,怕你儿女情长误了大事,所以不得不用一点非常手段,听说你一直在病中,今日好些了吗?”

    其实在容宇的心里,岂止是“介怀”而已,郭皇后远远低估了容宇对她的仇恨,更不了解,现在的容宇对这个皇位有多厌弃。

    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不想看着他父皇辛苦经营的江山和无数无辜百姓遭遇荼毒。

    “有劳母后挂念,已经没事了!”容宇一句话没有多说。

    郭皇后见依然是那副万年不变的神情,也不再多言。

    苏府的庆祝宴会还没有结束。

    正在招待客人的苏老太太和崔氏,此时接到回报,容玉公主为苏清找的太医到了。

    他们接出去的时候,看到一老一少两个人。

    前面的应该是太医院的太医,后面拿着药箱的大约是太医的助手。

    “在下卢方,受公主之命前来为苏家三小姐看病!”站在门口的老太医微微的朝着苏老太太一颔首道。

    苏老太太一听是大名鼎鼎的卢方太医,那里敢怠慢,虽然她没有见过卢太医,可是听闻他的医术非常了得,被称为“国医圣手”,一般的官宦人家可是请不动的。

    再看跟在他后面的年轻人,生的气宇轩昂,一脸冷峻,似乎不屑出入她们这样的人家。

    这让一向谄上傲下又善于阿谀奉迎的苏老太太对他们反而更加重视,赶紧行礼道:“让卢大人费心了!卢大人里面请,恒儿今日不在家,不能亲自相迎,还望卢大人不要介意。”

    卢方“呵呵”一笑一面往里走一边道:“好说,好说!”

    苏老太太与崔氏亲自陪着他们到了苏清所住的幽香园。

    因为刚才已经有崔氏请的大夫给苏清看过了,所以此时梅红正在小厨房给苏清熬药,迎出来的是红霞和红莲。

    红霞见苏老太太亲自带着过来的,便知道是容玉公主为苏清请的太医了。

    苏清听到外面有动静,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便命蒋嬷嬷为自己放下了帐幔。

    卢方一进门便在临窗的椅子上坐了,红霞赶紧上了好茶。

    苏老太太走到苏清的床前,隔着帐幔道:“清儿,公主给你请的太医到了。”

    苏清没有起身,无力的道:“老太太一定替苏清给公主道谢,太让她费心了。”

    苏老太太笑道:“这是自然!”

    红莲将手伸进帐幔,用娟帕将苏清的手腕盖住,轻轻放在了帐幔外面。

    苏清感到自己的手臂刚刚摆好姿势,便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腕上,隔着娟帕透过一丝微凉。

    她感到那只手在落下的时候,微微的有些颤抖,她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往后一抽,不过最终还是被对方的手轻轻按住了。

    明天首页强推!感谢编编和跟读朋友的厚爱!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