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触动心弦

    苏清感到按在自己腕上的手久久没有松开,整个房间里静的落针可闻。

    她听着自己的心跳声,感觉过了良久,那只手才从自己的腕上离开,紧接着便是众人鱼贯而出的声音。

    苏清隐隐的听到苏老太太走到院中问道:“不知我家清儿的病如何,严不严重?”

    “无碍,我过后会将药送来,现在的药先不必用了。”估计是闻到了满院子的药香,所以跟在卢太医身后的那人才会如此说。

    苏清听到这个声音以后,心里不由得一颤,猛的坐起身,掀开帐幔,急忙下床走到了窗边,却只看到一抹白色的衣角消失在院门口。

    “梅红!”苏清喊出梅红的名字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反映有点过了。

    梅红匆匆从小厨房出来,小跑到了苏清的房里,一脸不解的道:“小娘子,什么事?”

    紧接着红莲、红霞与蒋嬷嬷也走了进来,见苏清穿着中衣站在窗边,都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苏清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没事,只留下梅红,你们都去忙吧。”

    “小娘子,地上凉还是到床上去躺着吧。”红莲上前扶着苏清说道。

    苏清微微一点头,转身慢慢的上了床。

    苏清上床之后红霞等人便默默的退了出去。

    梅红走到苏清的床前,“小娘子,您有什么吩咐?”

    苏清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有问出口,只道:“既然太医交代不必服用现在的药,便不用熬了,去外面看看宴会散了没有。”

    原本梅红便是跳脱的性子,一听说让她去前面,顿时喜上眉梢,一溜烟儿便不见了人影儿,完全没有看出苏清的脸上带着几分羞恼。

    苏清对自己今天失态很是气闷,咬着嘴唇翻身朝里,逼着自己想上一世离世的那一幕。

    她拼命捂着自己的胸口,那双冷若寒冰的眼神又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她猛的睁开眼睛,感到自己清醒了不少。

    卢太医出了苏府之后,对身后的凌浩道:“这苏家三小姐的病情如何,你小子要练手没关系,可别让我没办法跟公主交代了。”

    凌浩淡淡的道:“放心,苏小姐只是有些气结于心,又有点着凉,我若连这点毛病都看不好,也不用在岐黄圈混了。”

    卢方仰天干笑一声道:“哈!你什么时候在岐黄界混过,如果你肯在这个圈子里混,我还用的着这么着急吗?以你的天资,你若每天像今天这样愿意跟着我出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凌浩已经一言不发的大步向前,越过卢方的马车朝着街上走去。

    “喂,臭小子!你还没跟我说你的医呢!”卢方身体臃肿的像个蚕蛹一般,跑起来身体便不由自主的两边晃,眼见着凌浩在前面走的从容,可是他晃了半天愣是追不上。

    最终插着腰气喘吁吁的骂道:“臭小子,师父在后面死命追,你竟然连头都不回一下,”说到这里,卢方一脸懊悔的道:“早知道就坐着马车追了。”

    凌浩脚下不停,回了一下头道:“师父,你还是先给自己开个方吧!”说到这里他停住了脚,眼角一抽,依然冷着脸道:“先治治脑子。”

    卢方刚想走回去上马车,听了凌浩的话后,又转过身开始追着,骂:“你个臭小子,这是说你师父呢!”

    只是他刚刚追两步,凌浩已经不见了,看着街上涌动的人潮,自言自语的骂道:“臭小子!”

    凌浩自己抓了药,又折回到了苏府。

    他刚刚来过一次苏府,苏府的下人都以为他是卢太医的助手,所以门口的人看到他以后赶紧高接远迎的让到了里面,还特意派了一个婆子去通知内院。

    凌浩给了引领之人一锭银子,便直接跟着那人朝着苏清住的幽香园而去。

    一进院门,与急急火火跑着进门的梅红正好撞在了一起。

    明明是红梅撞在了凌浩的身上,可是被撞的人稳稳当当什么事没有,梅红却险些摔倒。

    待她看清楚了自己撞上的人之后,吃惊的拿手指着他结结巴巴半天没有说出一句整话,连自己急急火火的回来的目的都忘了:“你,你,你不是那个,那个——”

    凌浩看了梅红一眼,难得的回她道:“我是来给你家小娘子送药的。”

    梅红听了之后,没有理会,而是丢下凌浩一阵风一般跑进了屋里,去给苏清报告。

    苏清正在跟自己生气,听到有人猛的推门进来,一掀帐幔看到是梅红,没好气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做什么莽莽撞撞的!”

    梅红吓得咽了一口唾沫回道:“小娘子,您在老宅救得那个凌公子来了!”

    梅红的话刚刚落音,便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梅红的身后传来:“最近有烦心的事吗?”

    苏清赶紧放下了帐幔一声不吭的躺好。

    梅红回身壮着胆子道:“这里是我们小娘子的闺房,你怎么闯了进来,没规矩!”

    凌浩将一包遗在梅红的手里,不过话却不是对梅红说的:“让丫头把药给你煎了,一日三次,记住饭后喝。”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道:“刚才给你诊脉觉得你的体质不宜用半夏,我给你换了草豆蔻,药性比较温和,你放心服用便是。”

    说完这些之后,他本欲离开,可又似想记起了什么,停住了脚步从颈上摘下了一件东西放在梅红的手里,道:“若遇到什么为难之事,你吹响这个,便会有人来帮你!不过不要被别人看到这件东西。”临了又加了一句:“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吹。”

    上一世的容宇比任何人都会哄女人,甜言蜜语、软语温存,曾经令她一度迷失了自己。

    可是梦有多美,梦醒时分,心便有多痛!

    上一世的她被容宇伤的太重,以为今生不会再有任何事情打动她的心弦。

    却不想,今日凌浩的这邪,每一个字都重重砸在了她的心上,让她的心不由自主的颤抖。

    梅红依然在愣愣捧着手里的东西,凌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听到帐幔里苏清的洗鼻声,梅红才想起将东西交到苏清的手里。

    苏清红着眼拿起凌浩留下的东西。

    是一支拇指长短的白玉竖笛,用一根金色的线系着,可以挂在脖子上。

    当她看到玉笛背后刻着的东西时,惊得目瞪口呆。

    手中的玉笛无声的掉落在了被子上!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