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有梗在喉

    依然站在床边的梅红看着苏清愣了一会儿,好像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惊叫道:“哦!对了,小娘子刚才在外面宴会上,王家的三娘子吃饭的时候受伤了!”

    苏清一回神,将掉落在被子上的玉笛捡起,不解的失笑道:“吃饭又不用动刀动枪的,怎么还能受伤?”说着将玉笛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放进了衣服的内侧。

    苏清说完这话以后,一皱眉头,若有所思的问道:“是中毒吗?”

    梅红摇摇头,笑道:“是喉咙被鱼刺卡到了,还挺严重呢,都流血了。”

    听了梅红的话后,苏清也不由得笑了:“怎么会那么不小心呢,难道宴会上的饭不够吃,需要抢着吃吗?”

    梅红摇摇头道:“那倒不是,是王小姐的汤里不知怎么混进了鱼刺,这才扎伤了喉咙。”

    梅红说到这里捂嘴笑道:“小娘子您不知道当时的场面又是好笑,又是紧张,那王小姐的嘴只能一直张着,一合上就会疼得受不了。

    又是喝醋,又是用糕点送,可是那个鱼刺太大了,就是下不去,搞得王小姐又是狼狈,又是难堪。

    太太已经命人去请大夫了,大约现在外面还在忙乱呢。”

    苏清有点纳闷的道:“汤里怎么会混进鱼刺?”

    “说起来,这次四小姐还真是幸运,本来这碗汤是摆在她的跟前的,正好王小姐问起‘风筝符’的事情,四小姐好像不怎么耐烦回答,便将自己面前的汤放在了王小姐面前,让王小姐喝汤,没有提‘风筝符’的事情。”

    梅红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道:“没想到王小姐才喝了小半碗的汤,便搞得这么狼狈。”

    苏清暗忖道:“这么巧!”

    她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当时五娘在吗?”

    梅红点点头道:“在的,不过五小姐在别的席上,没有跟四小姐一桌。”

    苏清轻轻的点点头,心道:现在王萱肯定恨死苏婉了。

    幸好今天她没有在场,不然苏婉肯定就将这笔账算在她的头上。

    苏清将梅红打发出去之后,从衣服内侧拿出了那支小小的玉笛。

    玉笛的背面刻着一个獠牙狼头,狼头的下面是一行类似蒙古语的蝌蚪文字。

    若苏清猜的不错,这狼头便是江湖上传说的神秘帮派——狼帮的标志。

    狼帮对所有为富不仁的商家来说都是一个恐怖的存在,只要被狼帮的人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危害百姓的事,不管他们如何防范,都难逃狼帮的非人惩罚。

    所以虽然一直以来狼帮行事残忍冷酷,可是在百姓们的心中却是神一样的存在,也是朝廷一直没有办法剿灭他们的原因。

    若凌浩是狼帮的人,那他是容宇安插在狼帮的眼线,还是狼帮安插在容宇身边的眼线,或者容宇与狼帮根本就是一家?

    听凌浩的意思,这个玉笛有调遣人员的作用,那他在狼帮中的地位应该不低。

    可他为什么要将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她?

    苏清想到这里,她的心好像被电击了一下一般,瞬间漏跳了一拍。

    苏清深吸了一口气,将玉笛小心的放回衣服内侧,不敢再去想。

    守在郭府的容宇,一直等到郭晋鹏醒来才离开。

    他一离开郭府,便急匆匆的去了锦福宫找到了容玉。

    此时容玉正在绣东西,左手的五只手指都被刺得面目全非了,却依然倔强的在坚持。

    在一旁的绣娘满眼都是不忍。

    容宇进门的时候,容玉一分神,左手的食指又挨了一下,她匆匆将自己绣的东西扔到绣娘的怀里,吮了一下被扎的手指肚,道:“什么破玩意儿,我不学了!”

    站在一旁的绣娘终于松了一口气,拿着容玉绣的东西朝容宇一礼下去了。

    容玉站起身走到容宇的跟前,将两只手都藏进了袖中,若无其事的道:“郭将军伤的怎么样?死没死?”

    容宇摇摇头对容玉道:“救活了!她的病太医怎么说?”

    容玉一扬脸,满脸疑惑的样子,故作不解的道:“‘她’是谁?谁是‘她’?”

    容宇轻声一笑:“刚才绣的什么,看着像是未成形的并蒂莲,怎么,我们的小公主春心欲动了?”

    他一句话说的容玉满脸通红。

    “你胡扯什么?谁绣并蒂莲了!我最不耐烦做女红,刚才不过是给太后绣的抹额,若不是她老人家的活,谁能让本公主拿针捻线。”容玉有些恼羞成怒的道。

    容宇故作恍然的道:“哦~~原来如此,不过,我这里有一个消息,可能对你来说是个好消息,你要不要跟我交换呢?”

    “那要看是关于谁的消息了!”容玉板着脸,双手抱肘,讨价还价道。

    “王家三娘!”

    容玉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泄气的道:“卢太医说她只是气结于心,又有点小风寒,没什么要紧的!死不了!该你了。”

    容宇一笑,顿时心里好像落下了一块大石头,从容的在她对面坐了,道:“王三娘在苏家的宴会上出丑了,据说是吃饭太快,喝汤的时候有鱼刺卡在了喉咙里,而且鱼刺,有——毒!”

    容玉听了后,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喝汤怎么会被鱼刺卡住,还偏偏碰到一根有毒的鱼刺,是有人故意在她的汤里放的鱼刺吗?”

    “按常理应该这么推测!”容宇点头道。

    “那王三娘会有生命危险吗?”

    容宇将头凑到容玉的脸前道:“你希望呢?”说完一笑,直起身子。

    容玉拿眼斜了他一下道:“我自然希望人家无事了,我还没有那么恶毒!”

    “言不由衷,”不待容玉反驳,容宇接着道:“王三娘的命应该没有问题,不过嗓子可能毁了!也许这辈子再也没有办法出声说话了。”

    容玉惊得一捂嘴,失声道:“这么严重,是谁这么狠心?”

    容宇狡邪的一笑:“崔继东也在场,谁知道是不是他搞的鬼呢!”

    容玉两眼一亮,正要说什么,容宇已经站起身朝门口走去,道:“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不是那种背后捣鬼的人。”说完脸上带着坏笑走了。

    他知道就这句话,就够容玉两天睡不着的。

    不过,他说的确实是实情。

    王萱可能今生真的就失声了。

    所以她与苏婉,甚至王家与苏家,便结下了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结。

    此时的苏婉感到自己的处境与今天的王萱一样,有梗在喉,上不去,下不来,连死的心都有了。

    在好容易将王家的人打发走之后,她拖着疲惫的身体朝自己的清扬院走去。

    在快进二门的时候,远远的看到六娘站在小抱厦的门口,脸含春色的朝着二门的方向张望,此时只见一个挺拔的身影从二门走了出来。

    今天是存稿君更新的,刚刚上来看一下,感谢跟读的朋友,投推荐票的朋友们!谢谢你们!

    有你们的支持,我码起字来才动力十足!么么哒!!!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