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幕后主使(下)〔答谢章 〕

    苏婉一咬嘴唇接着道:“也许是王小姐自己吃鱼的时候不小心将鱼刺落进汤里的也未可知,而且,若只是被鱼刺扎一下,应该是无碍的,祖母!”

    她向前跪行到苏老太太的脚下,哭道:“现在关键是查出为什么这鱼刺是有毒的,或许真是老张头搞的鬼也不一定,那么我们苏家也是受害一方,王小姐失音就不是我们苏家的责任了。”

    苏婉的一席话提醒了苏老太太。

    不过,出去找大夫的人还没有回来,所以老张头送来的黑鱼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时还无法弄清楚,

    不过苏婉说的也有可能,如果是老张头搞的鬼,那肯定还有个内鬼,苏老太太回头对林嬷嬷道:“去告诉管家,想办法将老张头控制住。”

    林嬷嬷领命出去了。

    苏老太太朝众人一摆手道:“都退下吧,不过要随传随到!”

    苏婉松了一口气,两手扶着膝盖艰难的站起身。

    苏老太太见了,心有不忍,道:“英红,好好扶着你主子回去!”

    从衣服上透出的一道道的血迹可以看出,英红刚才一定吃了不少鞭子。

    不过听到苏老太太的吩咐,英红立即站起身走到苏婉的跟前,扶着她出了苏老太太的房间。

    到了门外,早有苏婉的一等丫头白兰上前接过了手,扶着苏婉朝清扬院走去。

    英红只是默默的跟在后面。

    她是二等丫头,一般没有吩咐是不能进主子的房间的,所以进了清扬院之后,英红便回了自己的西耳房。

    与她同房的雪云见她一身血迹的回来了,吓了一跳,不过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上前扶着她道:“受了不少罪吧,”说着叹了口气接着道:“平安回来就好,一会儿我给你上点药。”

    英红摸了一下左手上的那只素银的镯子,冷笑道:“无辜受罪算什么,玉叶何辜,还不是稀里糊涂的就——”

    雪云听了此话,赶紧伸手捂住了她的嘴道:“你瞎说什么,玉叶是生病被送走的,那是她自己没福气,这你我都是知道的,何必再提!”

    “听说玉叶被卖到了哪种地方,现在不知是死是活!”英红说完这话,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喉间的呜咽之声忍住。

    雪云听了之后,也只是一声悲凉的叹息。

    过了好一会儿,英红才深吸一口气,脸上带着几分惨笑道:“你说的不错,事情都过去了,以后再不提了!”

    苏老太太审问他们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苏清很快便从“小小包打听”梅红的嘴里,得到了全部详细的经过。

    梅红将现场的情景讲的绘声绘色,就连苏婉的表情都学的有模有样,就好像她在现场一般。

    她们正说着,五娘笑盈盈的推门走了进来:“三姐姐真是好性子,跟低下的丫头也有说有笑的!”

    原本半躺在床上的苏清,直了直身体笑道:“五妹妹快进来坐!”

    “姐姐的身体好些了吗?昨日便听说姐姐的身体不舒服,因为有事耽搁了,也没有过来探望,还望姐姐不要怪罪!”五娘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性子沉稳低调了不少,好像忽然间便长大了。

    苏清看了一眼五娘头上的头饰,竟是一头的素银,就连她平日里最喜欢的那支碧玉棱花双合长簪也没有带,手腕上的紫金虾须镯也摘下换上了一个普通的手训。

    看上去虽没有往常的熠熠生辉,却透着几分淡雅俏丽,竟比平时更耐看些。

    不过苏清随即将眼光落在了别处,笑道:“怎么会?也不是什么大病。”

    五娘似是无意的道:“姐姐刚才跟丫头们说什么呢这么高兴?说出来也让妹妹笑一笑。”

    苏清没好气的瞪了梅红一眼,道:“还不是说今天王小姐吃饭被鱼刺卡了的事情,本来人家是在咱们家受了委屈的事,这丫头竟然当笑话讲,也就是让五妹妹听见了,让别人听了去,岂不又是个事。”

    她说完此话后脸色一正,对在场的红莲、红霞、梅红等人道:“老太太大约正在为此事发愁,以后你们说话,不许再这样没心没肺的。”

    她们都齐声道:“是!”

    五娘见苏清一脸紧张的样子,赶紧笑道:“三姐也太过小心了,我又不会到处乱说,何须再训斥她们。”

    她见苏清笑了,眼神一回,轻声问道:“以姐姐看,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王小姐的汤里怎么会有鱼刺?”

    苏清看了五娘一眼,心里暗笑:五娘这是来看看她是否对今天的事情有所察觉?

    若她今天不来,或许苏清不会这么快将此事与她联系在一起,可是她却来了。

    只不过可能五娘的初衷只是要报复苏婉,却没有想到最终却祸及到了王三娘。

    苏清笑道:“我没有在场,又怎么会知道怎么回事,听闻老太太已经问过厨房的人了,并没有查出什么,想来是意外吧!”

    五娘听了此言之后,叹气道:“那这王小姐也真是太倒霉了,带累的四姐也跟着受牵连。”

    虽然她一脸的愁容,不过语气里却带着一丝隐隐的快意。

    也难怪,这次虽然没有伤到苏婉,可是却比伤到她更令她难受。

    苏婉在苏老太太心中的地位,怕是再也无法回到以前的样子了。

    五娘说完看了一眼苏清,平日里见苏清处事低调,不言不语,没想到却有本事结识当朝容玉公主,说不定以后是个有福气的。

    她如此想罢,又捡了一大车有的没的话与苏清解闷,直到戌时奶见苏清有了倦意才离开。

    一宿无话。

    第二日是个艳阳天,苏清觉的吃了某人开的药之后身体恢复了不少,即使不进入小须弥中修养,再过三五天也能变得生龙活虎了。

    她穿着一件月白的中衣,碧绿色的玉笛在她的颈下领口处若隐若现,身上裹了一件披风,坐在靠窗的椅子上,拖着下巴看外面已经发绿的家槐。

    她正想着某人过几天会不会来给她复诊,却见梅红如小鹿般的提着裙子跑进了院子,后面跟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二等丫头,一人提着一个食盒,歪着身子吃力的跟在梅红的后面。

    今天,梅红特意领了去大厨房领早餐的差事,为的便是去打听昨天的事情。

    看她这样子,应该是打听到什么了。

    果然梅红一进门便一叠声的吩咐下面的丫头摆饭,吩咐完了,她便推门进了里屋,还没有说话,先冲着苏清揶揄的笑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