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原来是她

    梅红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神情一下轻松了不少。

    苏清听了之后,手中的书无声的落下,一回神,自己慌忙将帐幔放下,道:“让大夫进来吧!”

    不一会儿,便听到了房门的开合声。

    “药都吃了吗?感觉怎么样?”是凌浩的声音隔着帐幔传了过来。

    苏清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侧身站在自己的床前,大脑一片空白,竟忘了回答他的问话。

    只听帐外的梅红道:“我家小娘子吃了公子的要看着好多了,只是今早被奴婢打翻了一碗药,只有请公子再多留下一服药了。”

    “知道了,”凌浩的语气里没有丝毫的起伏,只听他接着道:“给我诊一下脉。”

    此时,苏清才回过神,她两只手微微握在了一起。

    红莲将手伸进帐幔,用一个锦帕将苏清的手盖住,轻轻拿到了帐幔的外面。

    上一次,苏清虽然有所察觉,但并不知道给自己诊脉的人是凌浩。

    今天明明白白的知道与自己一幔之隔的人是他,苏清的心里便有些排斥。

    被红莲已经放在帐外的手便想收回来,可是刚收回了一半,却被一只大手握住了。

    那只手微微一停,放开了她,将食指与中指的指肚按在了她的脉息上。

    “病不讳医,我给你诊了脉才知道要给你留下几服药。”

    苏清深吸了一口气,握了一下挂在脖子上的玉笛,轻声道:“红霞、红莲出去,只留下梅红伺候!”

    苏清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恼意,红霞与红莲都感到有些莫名,相互递了一个眼色退了出去。

    “有什么话要单独跟我说吗?”

    苏清能听得出来,凌浩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欣喜。

    “不错!”她忍住气说道。“承蒙凌公子多次帮忙,苏清感激不尽,以前的事。公子早已偿清,苏清身在深闺。不便收公子的东西,玉笛归还,以后公子也不必再来给苏清看病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抽回了自己的手,将玉笛摘下送了出去。

    坐在床边的凌浩愣愣的看着伸在自己面前的这只手,半天没有说话,良久方道:“身体恢复了不少。再吃两天便可停药了,不过不要老是闷在屋里,多出去走走。

    我去给你抓药了,一会儿直接交给丫头。我就不过来了,你要乖乖的!”

    苏清听了他的话以后,呆了半天,她鼓了好大的勇气才说出这邪,可是人家根本就没理她这茬。什么叫她要乖乖的!

    拿她当孝子吗?

    笑话!她两世为人,哪里像孝子了!

    苏清还在自己生闷气,只听梅红隔着帐幔小心的说道:“小娘子,凌公子已经走了!”

    苏清猛的撩开帐幔,果然。人已经不见了。

    她屈膝坐在床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玉笛,依然戴在了颈间。

    到了酉时左右,凌浩将抓好的药交到了丫头的手里便回去了,并没有进院门。

    吃过晚饭以后,外面的春风越发的大了,天也阴沉下来,大约明天会有一场春雨降临吧。

    果然,第二天一早醒来,苏清便听到外面有雨滴敲打树叶的声音。

    “什么时候了?”苏清撩起帐幔问道。

    红莲赶紧走到床前道:“小娘子,已经快巳时了,因为您睡得沉,所以老太太吩咐不用叫您,等您醒了,命厨房将饭菜送过来。”

    苏清一愣:“老太太来过了?”

    她说着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外面的天。

    红莲微微的弯了一下,将脸凑到苏清跟前笑道:“听闻,今天公主殿下一大早便过来了,问起你的病情,老太太答得含含糊糊的,公主很不高兴的,公主原是说要自己亲自来幽香园看看的,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事,便吩咐了老太太几句离开了,老太太这才冒雨过来了!”

    她与容玉公主并没有什么交情,自然知道是谁的意思。

    可是此时,她却不明白为什么容宇一再的刻意接近她,按理说现在符合他条件的女子应该很多,而且自己今生除了画了一个风筝符意外,再没有刻意在公众诚表现过自己,他为什么要这样缠着自己不放!

    就在这时,梅红打了一把纸油伞踩着雨来了,推开门带着一身的湿气便闯了进来,来不及喘口气,道:“小娘子,来圣旨了,瞧皇帝选的这个天儿,听说老爷太太正忙着给崔家备谢礼呢!”

    红莲扔了一个干干的白色棉布到梅红的怀里,道:“倒是也把话说清楚了呀!又是圣旨,又是崔家,不明白你要说什么?”

    梅红拿起棉布擦了一下溅在脸上的水珠,促狭的道:“自然是封四小姐为‘和顺县主’的圣旨,小娘子的‘风筝符’可不是白画的!”

    “那老爷太太也该是进宫谢恩,怎么又给崔家准备谢礼?你倒是一口气把话说清楚啊,怎么说半句留半句!”红莲一脸疑惑的问道。

    梅红将手中的棉布搭在肩上,一边比划一边说道:“我以前没有跟你们说吗?皇帝早就知道画风筝符的不是四小姐,在朝堂本来是要惩罚老爷的,幸亏崔大人替老爷说话,这皇帝才相信了老爷的话,崔大人可不只是保住的四小姐的县主,还有可能保住的是老爷的乌纱帽,甚至苏家满门,自然要厚厚的准备谢礼!”

    一直窝在被子里听着的苏清问道:“哪个崔大人?”

    梅红见问,有些显摆的笑道:“这个奴婢还真打听清楚了,就是那位崔大公子的父亲,崔和廷大人!”

    苏清一回神,上一世苏家与崔家嫡支大房的关系并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对立的,今生倒是因为“风筝符”的事,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那苏家岂不是要与崔家嫡支二房和崔明新一家对立起来了!

    想到这里,苏清不由得有些惊喜。

    这样一来。崔氏在苏家也就不能像上一世那般耀武扬威了,谢氏相对而言,日子也能好过一点。

    不过要想让谢氏出头。就必须要搞垮她背后的崔明新,这是苏清很早以前就想过的问题。现在好像是个很好的机会。

    崔和廷为什么会给从来没有什么交情的苏恒说情?难道真的是崔继东那家伙在背后推波助澜。

    想到这里,本来心里的一点点喜悦,瞬间被无尽的厌烦取代了。

    容玉冒雨到苏府去看望苏清自然不是她自己的意思,不过为了那把西域进贡的百炼钢刀她也认了。

    出了苏家之后,她跨上马背,小腿轻轻的碰了一下马肚,冒雨朝这太子府赶去。

    今天容玉穿了一身绯红色的骑马装。骑马奔走在雨中,成了极为别致的一道风景。

    此时有个人正在茗香楼临窗品茶赏雨。

    容玉骑马经过时,他仿佛看到一抹红云从自己的眼前飞过一般,忍不住赞道:“好俊的骑术。此情此景唯有‘英飒’二字可以形容一二。”

    “子期,难道没看出来那是谁?”坐在崔继东对面的李文轩笑道。

    崔继东一愣,问道:“谁?”

    李文轩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放下,含笑道:“容玉公主!”

    “原来是她!”崔继东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低头失笑道。

    李文轩却依然含笑望着容玉消失的方向。

    容玉到了太子府门之后。跨身下马,将马鞭随手扔给了门口的小厮,自己一路小跑到了容宇的房门口。

    依然是直接推门而入!

    见容宇正在用汤勺散漫的搅着一碗汤。

    容玉抚了一下额头湿漉漉的刘海,迈进房中,一步一个湿哒哒的脚印走到容宇的跟前一伸手:“东西拿来!”

    容宇一包头。故作沮丧的道:“在这样下去孤就要倾家荡产了!”

    容玉一愣,显然根本没想到容宇会说这样的话,竟有些不知所措,迟疑了一会儿方道:“胡说!我,我才跟你讨要了多少东西,你就倾家荡产了!”

    容宇站起身叹了口气道:“你想想,你问要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可都是价值连城呀,还有一些是贡品,我拿钱也买不来,万一哪一天父皇、母后问起来,我是不是又要扯谎,扯谎是不是得打点各处的奴才,这样下去,我不是等着破产吗?”

    容玉回忆了一下,好像自己跟皇兄要的东西真的都是价值连城的,想到这里忽然有些不好意思,道:“那你给我那把百炼钢刀之后,我再不问你要东西了,还不行吗?”

    容宇知道她的这个妹妹外表像刺猬一样,好像谁也惹不得,其实心思单纯善良,很好骗!

    他忍住笑道:“其实我让你接近苏清,也不只是为了我自己,苏清是个才不外露的才女,据说某人最看重的便是女子的才学,你何不近水楼台,顺便跟她学的东西。”

    容玉听了频频点头,不过旋即还是追问道:“那百炼钢刀是什么时候给我?”

    容宇一挠头,绽出一个完美的笑,道:“我不是说缓几天嘛!”

    容玉看的神情一恍惚,随口道:“好吧!”

    旋即白了他一眼,狠狠的道:“果然是红颜祸水,自己直接去使美人计不就行了,让我费这老劲儿!”

    容宇见自己妹妹气闷,不由得仰天呵呵一笑。

    此时凌霄进来回报道:“殿下,苏恒已经带着礼品去了崔家!”

    容宇听了冷声一笑道:“算他识时务!告诉崔和廷叫上苏恒去檀香阁!”

    他说着便要出门。

    容玉伸手拦住他道:“你又想不好好吃饭,把汤喝了再去!”说着便端起了桌上的那碗汤送到容宇的嘴边。

    容宇轻轻往后一撤,轻声道:“这汤不能喝!”说到这里他的脸色一阴,两眼杀气腾腾:“此事我一定要查清楚!”

    他说完接过那碗汤,当着容玉的面,倒在了地上。

    他盯着地面好久,容玉纳闷的道:“看什么呢,这汤应该没问题!不然——”容玉的话还没有说完,刚刚洒在地上的汤水上慢慢泛起了一层细碎的泡沫!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