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锋芒相对

    苏婉在第一时间抱住了自己的头,所以她的肘部着地的一刹那,两只胳膊传来入骨的刺痛,不过好在头部没有受伤。

    崔氏却没有她反映这么快,从车上滚下来的时候摔得整个头晕晕的,半天没有爬起来。

    此时一辆四架珠玉华盖马车,慢慢从前面的胡同中使出,好像并不怕被人发现是他们脱缰的马,因受惊冲撞了苏家的马车。

    车上的车夫一个呼哨响起,刚刚那匹离车而去的马,“哒哒哒”的又跑了回来。

    车夫从车上跳下来,从容的将马套在车上,驾车扬长从苏家的马车旁驶过。

    坐在车里的主人撩起车帘冲她们戏谑的一笑,旋即落下帘子,自言自语的笑道:“不知道这次太子哥哥还能不能保持他的老好人形象呢,很期待看到他发怒的样子呢!”

    崔氏与苏婉在丫头们的搀扶下踉跄着站起身,她们的注意力全都在碎落在地上的那盒子东西上,根本就没有闲暇顾忌到底是什么人的马冲撞了他们。

    就算是她们看到了冲撞她们马车的人,也不敢去追究对方的责任,因为马车里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们能惹的起的。

    崔氏盯着地上的东西,身体不知道是因为有些寒冷,还是因为害怕,而有些颤抖。

    在没出宫门的时候,因为一直有引领太监在,而且她也知道宫里的耳目眼线到处都是,所以也就没有打开尹贵妃赐给她的那个盒子。

    原想应该就是些金银首饰之类的,可是此时才发现。竟是一枚龙凤呈祥水玉如意。

    此时,尹贵妃赠如意给苏婉是什么意思,崔氏不敢去想。

    更要命的是,这柄如意已经被摔成了两半。

    她赶紧将那个盒子合上,抱进怀里,半晌没有缓过神。

    跟着的丫头婆子一概不敢出言。

    损毁贵妃所赐的东西,也是一件不小的罪名,就算皇帝不因为这样的事追究大臣的责任。可是也可能会因为他们对贵妃的不敬而迁怒苏恒。

    苏婉平复了一下心绪,上前扶着崔氏的胳膊道:“母亲,我们还是赶紧上车吧,有什么事回家再商量。”

    崔氏将苏婉手甩开,粗声道:“都是你!”

    说完自己一手抱着盒子,一手扶着丫头上了马车。

    苏婉也跟在她的后面上了马车。

    好容易到了苏府,她们一下车。迎在门口的下人见了她们满身泥水狼狈不堪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又不好问,只得恭恭敬敬的将她们送到了二门。

    “换了衣服去见老太太!”进了二门之后崔氏恶狠狠的对苏婉说道。

    苏婉知道此时,崔氏正在气头上,便屈膝一礼道:“是!”

    崔氏换了干净的衣物之后,带着皇后和尹贵妃所赐的东西去了颐祥园。

    远远的便看到一个丫头在后面打着伞。陪着苏婉站在颐祥园的门口等着。

    苏婉原本就身体单薄,现在立在雨中,加之神情憔悴,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崔氏见了,心里的火气先去了一大半。

    到了门口道:“怎么不先进去,也不怕着凉。”

    苏婉勉强一笑,给崔氏行了一礼,道:“我想跟母亲一起进去。”

    崔氏叹口气,牵了她的手一起走了进去。

    她们走到反门口看到苏老太太的门口竟然没有人当班。不解的相视一看。

    就在她们要举步进门的时候,房门开了,谢氏从里面走了出来。

    崔氏的身体一晃,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的那个盒子,怒目瞪了谢氏一眼。

    谢氏微微屈膝向她行了一个常礼,脸上带着浅笑道:“太太好!”

    说完带着身边的宋嬷嬷离开了。

    崔氏有些不明白,此时谢氏在这里干嘛?

    她咬了咬嘴唇,暂时忍下了心中的疑问。带着苏婉走进了房门。

    一进门见苏恒也在,就坐在了苏老太太的左手边。

    崔氏与苏婉各自行了礼之后,崔氏向苏老太太和苏恒说了进宫谢恩的事,并将皇后与尹贵妃所赐的东西。放在了苏老太太旁边那张紫檀雕花八仙桌上。

    没想到苏老太太听了崔氏的话以后,并没有责怪苏婉,将尹贵妃所赐的盒子打开,看了看里面断成两半的龙凤呈祥水玉如意,神色平静的道:“这东西不是你们摔坏的,而是贵妃娘娘赐给我们苏府的就是一枚断掉的如意,水玉以坚固著称,若非刻意而为,一般的摔砰是不会断的。”

    苏婉是个心思比较快的,听了苏老太太的话以后,心里不由得暗喜。

    尹贵妃将这个断掉的如意赏给自己,那便是对自己不满意了,不会再让齐王收纳自己了。

    苏老太太说完了此事之后,对崔氏道:“后面的凝香园一直空着,这几天,你命人打扫出来,谢氏一直与薛氏和周氏挤在一个院子里也不像样子。”

    崔氏听了以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苏老太太愣了半天,才想起回话:“老太太怎么忽然想起给谢姨娘另安排住处?”她说着不由得看了苏恒一眼。

    苏恒眼神下意识的一回,旋即又迎上了崔氏目光,道:“老太太让你安排你便安排,哪那么多话!”

    崔氏哪里受过苏恒这样的口气,一时没忍住,便呛了苏恒一句:“谢氏不过是一个房里人,现在却要独占一个院子,难道我作为主母,问问都不行吗?”

    苏恒被崔氏反驳的无言以对,气的只道:“悍妇!看看你,哪有一点贤淑的样子。”

    崔氏作势还要再吵,苏婉不便多言,只得拉了一下崔氏的袖子,道:“母亲!”说完朝她施了一个眼色。

    崔氏满心委屈,不过见苏老太太闭目不言,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半晌方道:“是,媳妇这就去派人打扫。”

    谢氏从颐祥园出来之后,便去了苏清的幽香园。

    苏清见谢氏一脸带笑的与宋嬷嬷踏雨而来,知道肯定是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

    “清儿!老太太要单独给我准备院子了。”谢姨娘一进门便握着苏清的手说道。

    苏清听了一愣,这样谢氏怕是便与崔氏锋芒相对了。

    现在的崔氏依然是谢氏无法抗衡的存在,要建议谢氏推掉老太太这个提议吗?

    不过,就在一瞬之间,苏清便决定了。

    要面对的总要面对,她带谢氏来京的初衷可不是为了让她在苏家的后院忍辱偷生的。

    苏清欣喜的回握了一下谢氏的手,笑道:“太好了!现在正好是春天,母亲可以在自己的院子里种点花草了!”

    谢氏听了之后,脸上顿时有了兴奋之色:“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母亲想要什么种子,我想办法给你弄去!”苏清附到她的耳边笑道。

    谢氏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使劲儿点了点头。

    第二天,谢氏便命宋嬷嬷送来了一个列着花种子的单子。

    谢氏的字清婉隽秀如春天泉水边抽丝的垂柳一般,正合她的温婉无棱的性格。

    苏清一看这单子,竟然有好些是她不知道,看来昨天自己的话说的有点大了,现在愁大了。

    她正要出门,却听到有人回道:“小娘子,公主来了!”

    丫头的话还没有说完,容玉已经推门进来了,看到穿着家常衣服的苏清,不由得一愣,心道:“又是一个祸水!”

    “苏清见过公主!”苏清见她已经进来,也便大方的行礼迎见了。

    容玉一边环视了一下苏清的房间,一边朝她摆了摆手,心道:“原来淑女的房间是这样的。”

    苏清知道容玉是直来直去的性子,便没有跟她绕弯,“公主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容玉一回神,一挠头,在来之前她本来是答应了容宇要跟苏清学些东西的,可是临了却不知道要学什么了,“那个,你,你有空出去逛逛吗?”

    苏清一笑道:“不瞒公主,在公主进门之前,苏清正要出门买花种!”

    容玉一听,心里顿觉轻松了不少,笑道:“好,太好了!”说着如男孩子一般,抬手拍了拍苏清的肩膀。

    “那有劳公主稍后,苏清换件衣服。”

    “换什么换,你这样出去就很好!走了。”容玉心情不错,伸手扳过苏清的肩膀,便勾肩搭背的将她拉出了门。

    梅红赶紧拿了幕离等物跟了上去。

    她们刚走出幽香园,便看到苏老太太带着崔氏、苏婉等人前来拜见了。

    容玉一扶额道:“我们出去真是太明智的选择了。”

    待苏老太太与崔氏、苏婉到了近前,容玉一抬手示意她们不必多礼,笑着道:“我跟阿清出去趟,你们可以自便了。”

    苏老太太一听,忙命人给苏清备车。

    容玉骑马走在前面,苏清却不惯骑马,与梅红坐车跟在后面。

    容宇命自己手下的易容高手凌峰,精心给自己打扮了一番。

    现在他顶着一张仅仅算得上清秀的脸,一身黑色棉布短打,坐在茗香楼的二楼,看着街上的川流不息的人群。

    忽然,看到不远处容玉慢慢的骑马而来,后面跟了一辆青轮马车,嘴角往上一弯,踱步下楼出了茗香楼。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