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满眼含情

    因为昨天一场春雨的洗刷,整个世界变得格外清新明媚。

    苏清好久没有出来过了,感觉呼吸到的每一缕空气都是那么清爽干净。

    她撩起车帘看了容玉一眼,从心里羡慕她的率性。

    “你知道什么地方买花种吗?”容玉回头问道。

    上辈子苏清可没干过养花这种细致活。

    她脸上有些尴尬的朝街道两边的商铺看去,柴米油盐、衣食住行倒是卖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一个地方标着卖花种。

    容玉好像碰到了什么人,一拽马缰停下了,跃身下马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是要找买花种的地方吗?”易过容的容宇一提远山般的眉毛,嘴角一弯说道。

    “哦,那跟着吧!”苏清听得出容玉似乎有些不情愿。

    不过容玉一向独来独往,进出最多带着海兰,所以苏清很能理解她此时的心情。

    不多时,他们到了城南的一个小院落前。

    苏清看了看站在容玉身边的容宇,轻声问道:“这人是公主的随从吗?”

    容玉的眼角抽搐了一下,道:“我怎么会有这样的随从,不是,只是一个暗卫!”

    说完眼角含笑,一脸得意的看了站在一旁的容宇一眼。

    苏清默默的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容宇朝天翻了一个白眼敲开了小院的大门,里面走出来一个须发全白的老者,揉了揉已经浑浊的眼睛道:“几位来此有何贵干?”

    “任老伯,在下是凌霄的朋友,听说您这里有花种出售,所以来看看。”容宇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

    那位任老者一笑道:“原来是凌公子让你们来照顾老朽的生意,几位里面请。”

    容玉抬脚进门,对苏清道:“阿清,你不是要买花种吗?”说完一皱眉头撩起苏清的幕离,又道:“也没什么外人,带着这个干吗。”

    苏清一笑,自己将头上的幕离摘了下来,将谢氏交给她的那张单子给了任老伯,道:“老伯,都在这上面写着呢!”

    任老伯愣愣的看了苏清一会儿,使劲儿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转过脸去道:“我一个眼睛不好,看不见这些小字,还是小娘子给我念一念吧!”

    苏清将单子上列的名字一一念给了任老伯。

    任老伯说了句“稍等”便进了房间。

    容玉在院子里看那歇的正艳的迎春花,苏清则注意到了放在窗下的盆景,梅花已谢,满树是葱绿的叶子。

    不多时,任老伯笑眯眯的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大纸包,“所幸小娘子所需的种子,老朽这里都有。”说着便将纸包放在了苏清的手里。

    “多谢老伯,不知这些种子价值几何?”

    苏清说着朝后一伸手,梅红赶紧将准备好的荷包放在了苏清的手里。

    任老伯没有回答,却问道:“是小娘子要种这楔吗?”

    苏清一回神,迟疑了一下,道:“是家母!”

    任老伯一笑:“小娘子,看着给吧!”

    苏清直接将荷包放在了任老伯的手里:“任老伯的盆景修减的真好!家母也有此好呢。”

    任老伯的手一抖,浑浊的两眼瞬间好像有了一瞬的清明,笑道:“小娘子虐赞了,若有什么需要,可以再来老朽这里。”

    因为上一世的经历,是今生的苏清格外的敏感,她总觉得今天见的这个任老伯有些奇怪,但是仅凭都喜欢种花、修剪盆景,便断定她与谢氏又关系,又觉得有心谬。

    苏清坐在回程的马车上反复思虑此事,最终自己一笑了之。

    天下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

    偶尔买一次花种便正好遇到谢家的人。

    “嗯~肚子好饿,小于子,带我们去一个比较靠谱的饭庄,本公主要吃饭!”容玉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对在地上走路的容宇说道。

    容宇拿手点了点她,一抿嘴,轻咳一声道:“是!公主!”

    容玉看到容宇那副无奈的表情,咬牙憋着自己的笑,憋得身子都有孝颤。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在一家小餐馆的门口停了下来。

    苏清刚要下车,只听到容玉吼道:“你七拐八拐的带着我们经过了好几家大的客栈都没有停下来,却将我们带到了这么一个破破烂烂的地方,这里面能有什么好吃的?小肚鸡肠的家伙,你这是报复!”

    容宇一脸和风细雨的微笑,不急不缓的道:“这里虽然偏点、小点,不过里面做的东西很好吃啊,公主不就是为了‘吃’来的吗?”

    他说完回头含情看了苏清一眼,满眼暖意!

    此时苏清已经下车,抬头一看,心里不由得一凛:“三美居!”

    这一更有点少,大家先看着,对不起啦!

    晚上有会,回来的早的话,再更一章,抱歉!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