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一剑穿心

    苏清看到纸笺上的字,苍劲峻逸、笔势豪纵,不由得心弦一动,拿着纸笺慌忙跑了出去。

    却四顾无人,叹口气撇嘴嘟囔道:“有碍无碍,关我何事?谁不放心了!”

    说着正想回屋,忽然觉得身后似乎站了一个人,她猛的一转身,果见月影下藏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见她转过身,那人慢慢的从月影中踱了出来!

    一张灿若春华的笑脸,慢慢的由朦胧到清晰呈现在苏清的眼前,“真的不关你的事吗?”

    苏清呆望了那张美的有些梦幻的脸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低下头,急促的道:“我并不是自己住一个院子,你这样出现会被人发现的,快走!”

    凌浩轻声一笑,眉宇间带着欣喜走到苏清的跟前,侧头看着她绯红的侧脸道:“你担心我?”

    苏清被他说的有点羞恼,一抬头道:“谁担心你,我只是担心我自己的名——,”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完,眼睛对上凌浩秋水情深的双眼,不由得心里一阵慌乱,转身便向房中疾步走去。

    苏清走到门口的时候,只听身后凌浩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记得有事的时候吹那个玉笛,”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接着道:“想我了,也可以吹!”

    苏清一手扶着门框,驻足在门口,等她再回首时,院子里已经空空如也,只余下月下疏影横斜。

    她托着下巴坐在了门口,望着乌蓝的天空中清冷的素月发呆。

    她重生一世,设想过很多的活法,却从没有想过会与凌浩产生任何的关系。

    上一世,她被凌浩一剑穿心。

    这一世,她感到自己的心不知在什么时候,也被凌浩贯穿了,她想躲,可心却早已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撞了上去。

    苏清回到屋里的时候。发现红霞她们都睡着。便知道是凌浩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将她们都放倒了。

    没有惊动任何人,自己放下帐幔,躲进了小须弥中。

    第二天一大早,苏清将从任老伯处买来的花种,每一包都分做了两份,自己留下了一份放进了小须弥中,另一份则送到了谢氏那里。

    苏清到了碧淑园的时候,看到宋嬷嬷在忙着收拾东西。

    原来崔氏一早便来通知她们,后面的凝香园已经收拾好了,明天便是好日子。让谢氏明天便搬过去。

    苏清见状,忙让梅红去叫了自己身边的苏嬷嬷带着几个二等丫头来帮着宋嬷嬷收拾东西。

    听说苏清来了。薛姨娘赶紧迎了出来,笑道:“你姨娘的屋里现在正乱着,若三小姐不嫌弃,就到我的房里坐一坐吧!”

    苏清知道薛姨娘在刻意的接近自己,虽然她上一世没有弄清楚她的身份,可是知道她不是一个普通的角色,还知道薛家的没落与谢家的没落是因为同一件事。所以她才断定,薛姨娘应该不会对谢氏不利。

    到了薛姨娘的房中之后,她亲自为苏清沏了茶奉上,道:“听闻三小姐昨日跟公主一起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刺客,一定吓坏了吧?看着三小姐的气色还好,以后出门的时候可要注意小心了。”

    苏清一笑,薛姨娘是想从她这里知道什么!

    “并没有伤到人,公主身边的保护的人很多呢!”苏清模棱两可的答道。

    薛姨娘似是松了一口气道:“真是万幸,只是怎么会有人平白的去行刺公主。该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苏清淡淡的笑道:“谁知道呢!”

    薛姨娘见问不出什么,便转移了话题,主动说起了谢氏搬院子的事情。

    “这次太太真的是有心,不但将凝香园打扫一新,而且连里面的家具什物都是换的新的,可见对芸妹妹是高看一眼的。”

    竟然连家具都换了,崔氏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苏清一脸惊讶的道:“真的,那真是要好好谢谢太太呢!”

    “可不是,太太事务繁杂,难得能对下人的事情这么上心,就连老太太也夸她贤良呢。”薛姨娘笑道。

    苏清脸上带着笑抬头望了薛姨娘一眼,她是想提醒自己什么吗?

    崔氏与谢氏针锋相对是必然的事情,不过若此时谢氏有什么事情,崔氏便会第一个被怀疑,如果她还有点理智,应该此时不会对谢氏硬来。

    不过,暗地里也一定不会坐视让谢氏将她压过去。

    若崔氏真的有什么动作,以谢氏的性子是一定不会察觉的,更不会做出什么反击。

    此事,她必须要盯紧了,否则谢氏便死无葬身之地。

    第二日,谢氏往凝香园搬家的时候,她带着梅红、苏嬷嬷以及几个粗使的丫头过去帮忙了。

    特意注意了一下凝香园中的家具,看上去是普通的红木桌椅,除了有一点点的生木香味,没有任何的异常。

    谢氏任由宋嬷嬷与苏清的丫头们给她收拾着东西,她则在院子里打量着,琢磨着怎么搭理这个院子。

    时不时的会征求一下苏清的意见,虽然苏清对此没有什么研究,好在她以前见过不少搭理的华丽精致的院落,给谢氏提了不少好的想法。

    就在她们商量着在什么地方种上星辰花的时候,苏峻急匆匆的赶来。

    慌得谢氏赶紧行礼。

    苏峻倒没有在意,一抬手命她免礼了。

    “哪里都没有找到你,没想到你竟猫在这里,快与我来,我有事找你!”苏峻说着便拉着苏清走。

    苏清知道苏峻颇有魏晋风范,所以也没有跟他计较,只笑道:“大哥也太性急了些,也容妹妹去换件衣服,再随你去啊。”

    虽然天气转暖了,不过苏清身上的衣服也确实单薄了些,苏峻只好耐着性子与苏清回到幽香园换衣服。

    如今天气暖了,苏清便穿上了云娘送她的那件浅绿色绣柳叶的裙衫,上面是月牙白的夹衣,腰间用浅黄色的丝绦系了,连苏峻也忍不住赞道:“啧啧啧。难怪子期对你念念不忘。连我也不愿从你的身上移开了。”

    苏清瞪了他一眼,一努嘴道:“这像是做哥哥的说的话吗?”

    苏峻见了仰天呵呵一笑,“好,再不说了,我们走吧!”

    不过,他说完将梅红手中的幕离拿过,给苏清端端正正的带上了:“如此绝色玉容,还是不要被别人看的好!”

    梅红有些不满的道:“大公子怎么能将奴婢的差事抢了去。”

    苏峻也不以为意,只是笑笑对苏清道:“妹妹选的这个丫头倒是正合适,不招眼!”

    苏清看了梅红一眼。“噗嗤”一声笑了:“我们梅红还小呢,等长开了一定也是个美人。”

    梅红撅着嘴道:“还是我们小娘子说话比较中听。”

    三人说说笑笑的出门了。

    到了外面。苏清发现街上到处张灯结彩,才记起今天是仲春之日,大家都忙着祭祀和庆祝。

    不多时,苏峻带着苏清到了他要去的地方。

    苏清下车之后,抬头看到门匾上写着“吴府别院”四个字,笑问:“这是谁家?”

    “那不写着了吗,吴家啊。吴志泽家!”苏峻说着便想守门人递上了请贴。

    吴志泽!乐陵郡的郡守,吴仕成的父亲!

    一个小小的郡守怎么会在厩有这么大的一个别院,苏清的心里如是想着,跟在苏峻的后面进了门。

    一进门,便有花香扑面而来,令苏清感到心神清爽。

    “今天这里有一个花谜会,特意带你来见识一番。”苏峻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苏峻他们还没有走到会客之处,便吴仕成与崔继东等人迎了上来。

    “青峰兄,你总算是到了!”吴仕成一副与苏峻很熟稔的样子道。看到苏峻身后的苏清,不由得眼睛一亮:“这是苏家三小姐吗?多日不见,一向可好?”

    不待苏清说话,崔继东走到苏清的跟前,一脸欣喜的道:“你也来了!”

    苏清给崔继东与吴仕成行了礼,便向苏峻问道:“不知女眷在何处招待?”

    “云英她们在不远处的暖亭之中,我带你去找她们。”崔继东赶紧道。

    苏清的身体不动声色的往后一倒,轻声道:“吴公子的府上自然有引领的侍女,我随侍女过去就好了。”

    苏峻听了苏清的话,再看看崔继东的囧样,忍不住一笑,道:“士青兄有劳了!”

    吴仕成挥手招了一个侍女过来,带着苏清去了不远处的暖亭。

    崔继东只能眼睛直直的目送苏清离开。

    “子期,别看了,太子殿下马上就到了,我们还是出去迎一下吧!”吴仕成拍了崔继东的肩膀一下笑道。

    苏清到了暖亭之后,看到果然厩的不少名媛贵女都在,就连苏婉也在。

    那日苏婉从马车上摔下来之后,只是擦伤了臂肘,休养了几日也便无碍了。

    本来以她现在的处境,这样的诚是不愿参加的,可是听闻太子会来,便忍不住来了。

    李诗慧与林若欣见苏清进来,赶紧上前拉了她到她们的身边坐了。

    苏清刚刚入座,便听到旁边的几个小娘子凑在一起议论着。

    “听闻太子会来呢!”

    “你以为这些人是为什么来的,还不是为了能见太子一面!”

    “见到了又如何,听闻太子已经有心上人了。”

    “听说太子一个侍妾都没有呢,身边的侍女连近身都不让,这样的良人世间少有,况还是太子,也难怪你们想入非非了。”

    “瞧她兴做的,难道你就没有想!”

    …………

    苏婉自然也听到了这些议论,满心欣喜之余,脸上不由得浮现出得意之色。

    ps:

    晚上还有一更!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