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勿忘我〔为sky_碧澄〕

    苏婉见苏清走进了暖亭,似是没有看到她,直接去了李诗慧的身边,虽然心里不舒服,可还是站起身走到了苏清的身边,笑道:“今天谢姨娘搬院子,还以为姐姐会去帮忙,没想到姐姐竟有空过来这里,早知道妹妹应该等着姐姐一起的。”

    苏清听了此话,不由得觉得好笑,她说此话,无非就是让大家都知道她苏清是个庶女,是姨娘生的,是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诚的。

    苏清与苏婉之间的矛盾,就如崔氏与谢氏之间的矛盾一样,无论是前生还是今世,都是无法调和的。

    苏清只看了苏婉一眼,笑道:“妹妹的胳膊好些了吗?听说妹妹与太太进宫谢恩的那天,路上遇到了歹人撞车,妹妹与太太都从马车里掉了出来,还伤到了胳膊,这是真的吗?”

    苏婉听了此言之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窘相毕现,看了看四周的人,憋了半晌,方深吸一口气强笑道:“姐姐这是听谁说的,根本就没有的事!若我真的受了伤,自然是在家里养着,怎么还会来这里。”

    就在此时,一名侍女走进来对她们道:“猜花谜要开始了,诸位小娘子请随奴婢到花厅去吧。”

    等到了花厅,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里的花厅是如凉亭一般是半敞开的,而且建的地势较高,他们坐在花厅里朝外俯瞰下去竟是一片花海。

    苏清发现下面的花并不是一种,而是很多种,远远的看是连成一片的,其实里面有供人通过的小路。

    花厅里男女分坐在左右两侧,大家的目光都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

    此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太子殿下驾到——”

    众人都纷纷站起身,给容宇行礼。

    有容宇在场,无论他坐在什么位置,其他人都会自动的变成他的背景。

    不然上一世的苏清也不会对他如此着迷。

    今天的容宇虽然是一身的常服,坐在众人之间依然超凡脱俗、鹤立鸡群。

    苏清微微的一抬头,看到只有容宇一个人。容玉并没有来。大约是不喜欢这样的诚吧。

    容宇眼睛扫过众人,寻到了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身影,嘴角一弯,他今天只为她一人而来。

    他一抬手道:“都起身吧!”

    容宇在专门为他准备的座位上坐了,众人才站起身,各自归位。

    容宇的位子并没有设在最前面,而是相对靠后的位子,正好可以将在座的人一览无余。

    苏婉回到自己的座位之后,心却难以平静。

    总是不由自主的回头,忽然。她见容宇朝着这边望了过来,慌忙的将头转过来。心里一阵乱跳。

    “婉妹妹,怎么了?”与苏婉坐在一起的崔锦卉忍不住问道。

    苏婉一回神,奇怪的道:“没怎么呀!”

    崔锦卉那眼一斜她,道:“还瞒我,瞧你的样子,不看花,却自己低头傻笑。像是没事儿的样子吗?”

    她说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可不要怪姐姐不提醒你,不要觉得你自己识得几个字,又有几分姿色,太子便会看上你,我听闻太子心中早有中意之人,所以你还是别痴心妄想了,免得弄的自己没脸。”

    崔锦卉的语气不可谓不严厉,以为苏婉就算不敢跟她恼。也一定会不高兴。

    可是没想到苏婉失笑一声,脸上一红,抱着她的胳膊撒娇道:“知道了,表姐!我不会让自己没脸的。”

    她已经如此说了,崔锦卉也不好再说什么。

    此时,一名明艳的女侍走到大家的跟前,脸上挂着笑向大家宣布道:“诸位,现在猜花谜比赛要正式开始了,奴婢说一下猜花谜的规矩。

    在那片花海的入口处有第一个花谜,猜中了的便能找到路径到下一个关卡,在以后的每一个关卡都有一个花谜,猜中的才能找到去下一个关卡的路径,直到走出花海,以时间最短者为胜!在花海的出口,有礼物等着大家哦。”

    侍女的话说完之后,朝向花海的一边落下了帐幔,挡住了人们望向花海的视线。

    那名侍女看了一下在场的人,接着道:“与往年不同的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要参加,最后在会客厅宣布比赛的结果,胜者,太子殿下会重重有赏。”

    在座的女宾先坐不住了听闻此言,都跃跃欲试。

    有几名小娘子已经在引领侍女的带领下走到了花海的入口处。

    只是很遗憾只有一个人猜对了花名,进入了花海,其他几个人没有回花厅而是被引领侍女带去了会客厅。

    几个侍女鱼贯而入,给依然等候在花厅的人上了干果点心等物。

    崔锦卉对苏婉道:“反正每个人都要参加,我们也去试试吧!不知道在出口有什么礼物,到让人有些期待。”

    苏婉微微一侧头朝后看了一眼,笑道:“再等等吧!先去的未必就能拿到礼物!”

    眼见花厅里的人越来越少了,李诗慧也忍不住对苏清道:“我们也去吧!”

    苏清倒无所谓,只是林若欣却有些怯场:“万一猜不中,我们岂不是糗大了。”

    “我们三个人一起,我们又不为了争什么赏赐,也不为了谁输谁赢,索性就当赏花了,”苏清提议道。

    她这样一说,果然林若欣便释然了,不好意思的冲李诗慧笑道:“表姐,你看这个办法怎么样?就当照顾我了!”

    李诗慧拿手一戳她的额头道:“你这点小心思!”

    林若欣见李诗慧没有反对,冲苏清一挤眼。

    苏清不由得一笑,看来在林若欣里的心里对李诗慧崇拜至极。

    她们三人起身之后不久,容宇也慢慢的站起了身,不过他没有去花海的方向,而是出了花厅,朝着会客厅的方向去了。

    苏婉见苏清下去了,很怕被她拔了头筹,一回身,见容宇已经不见了,以为他也进了花海,便也站起了身。

    崔锦卉见状,道:“终于耐不住性子了,我就知道苏清一起身,你必然会跟着,你呀,还是太高看她了,何必将她当成你的对手?

    你是嫡女,她是庶女,你是主,她是仆,那天让姑母将她处置了不就行了,还用费这个心思处处与她一挣高下!”

    她们说着已经到了花海的入口处。

    此时苏清与林若欣、李诗慧已经猜出了第一个花谜,进到了花海之中。

    身在花海中她们才发现,这里的路都被比人还要高的花树隔开了,密密麻麻,不同缝隙,看来想作弊还是很难的。

    “果然,身在其中比夺取比赛更好!”林若欣慢慢的踱着步,闭眼吸着花香说道。

    李诗慧回身摇摇头道:“快点了,也不能让别人一直等着我们啊!”

    “知道啦!”林若欣抬手摘了一支花束拿在手里。

    苏清与李诗慧走在前面,遇到了下一个关卡的花谜。

    她二人相视一笑异口同声的道:“凤仙!”

    她们说完一回头,却没有看到林若欣的身影。

    “欣儿!”李诗慧喊了一声,周围没有一丝的声音,静的仿佛能听到花瓣的落地声。

    苏清看着望不到边际的花海,大声的喊道:“林表妹——听到了赶快回我们一声!”

    苏清的声音落进花海中就好像被吸走了一般,没有得到一点点的回音,好像这里就只有她们两个人。

    李诗慧眼中有些惊慌了,“我们该怎么办?”

    苏清深吸一口气道:“林表妹或许是在花海中迷路了,等会儿找个侍女将她领出来就是了,我们与其在这里没头没脑的找,不如先出去。”

    李诗慧点点头:“也只有如此了!”

    苏清虽然嘴上如此说,可是心里却觉得此事有些怪异。

    若林若欣只是迷路了,这么短的时间也应该没有走远,就算看不到她们,也应该能够听到她们的喊声,不会这样无声无息,她一定遇到了什么事情。

    苏清如此想着,看了一眼挂在枝头的花谜:“花中西施名传,彩霞映红满山。”

    “杜鹃!”苏清一侧头说道。

    可是在她侧头的时候却没有看到李诗慧,明明她刚才就站在自己的身后的,什么时候不见了,她茫然四顾,不禁感到脊背发凉。

    她朝前望了一眼,发现前面有杜鹃花束,匆匆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她已经顾不得赏花,只匆匆的一关关的往前走。

    很快便到了最后一关。

    最后一关花树上挂着的花谜与之前的不同,是一首别致长短句,苏清轻声的念道:

    “光阴似水,红尘易过!

    怎堪回首,负君心,千行泪落。

    万般情愁易锁,争奈心难躲。

    乞卿怜我,愿否再执手,

    闲看时光,匆匆过,”

    苏清还没有读完,挡在她面前的花树慢慢向两边分开,眼前出现一片让她震撼的紫色海洋。

    “勿——忘——我!”容宇满眼含泪慢慢从花树后转出,走到苏清的跟前:“我不相信我们一起度过的十年是一场梦,我知道是我不好,让你受尽磨难,所以,我随你来了!”

    苏清的心好像猛的被什么击中了,抽痛万分。

    ps:

    感谢sky_碧澄亲送的平安符(两枚)么么哒!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