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心头之刺

    苏清听了此言,便知道凌浩已经知道了自己在花海中与容宇相遇的事。

    她有满心的话,却不知道从那一句说起。

    凌浩默默握着她的手腕,两人相对无言,过来好一会儿,他才道:“你没什么事,是药三分毒,不必用药,好好休息就行,别胡思乱想,”说到这里,他的拇指不由自主的在苏清的手腕上磨搓了一下,接着道:“除了想我!”

    苏清听她如此说,心里一揪,迟疑了一会儿道:“我——”

    “不必解释什么,我今天来是跟你辞行的,所以,请什么都不要说,好吗?”凌浩用祈求的眼神看着苏清。

    苏清一回神,“是因为在容宇的身边暴露了,所以必须离开吗?”

    凌浩一笑,“他早就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只是最近不想跟我维持这种关系了。”

    “你们是敌对的关系吗?”苏清说完忍不住低头看了一下凌浩脚上的压花马靴。

    凌浩侧身低了一下头,凑到苏清的耳朵上问道:“那你是比较担心我,还是比较担心他?”

    苏清感到耳边一阵暖气拂过,赶紧后退了两步,转过身道:“我谁都不担心,只是随口一问。”

    凌浩轻声一笑,“原本我和他可以不是敌人,但现在则必须是了。”

    苏清想问为什么,不过终究还是忍住了。

    “我不在的日子,你要乖乖的,好好照顾自己,多吃多睡,等我下次见你的时候,你要白白胖胖的。”

    苏清翻了一个白眼,小声道:“多吃多睡。还白白胖胖,当我什么?猪吗?”

    身后传了一声嗤笑声,接下来便没有了动静。

    苏清以为凌浩走了,却没想一回身,正好看到凌浩张着双手想要放在她的肩上,见她回身,又连忙歪头看向别处。将手放下了。

    旋即。凌浩微微一笑:“我走了,不过,会随时回来看你,所以。”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笑容慢慢收敛,一本正经的道:“不会让任何人钻空子。”

    他一边说着一边后退着出了门,消失在了夜色中。

    容宇从吴家别院出来之后,没有回太子府,而是直接去了容玉的锦福宫。

    可是没想到却吃了闭门羹,敲了半天门,守在门口的小太监从门缝里探出脑袋对他道:“启禀太子殿下,公主有令。若太子来了。不让奴才开门。”

    可能全天下除了皇上皇后也只有容玉敢这样对待他了。

    容宇咬了咬牙,面无表情的对小太监道:“进去告诉公主,孤从花谜会上给她带来了礼物,是一个人写的一副字,若是她不要的话。孤就送别人了。”

    小太监一听,头一下缩了回去,“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紧接着里面是急促的脚步声远去。

    不一会儿,小太监便将门打开了,容宇目不斜视的走了进去。

    一进房门,便看容宇抱肘坐在座位上,脸朝向一边,冷冷的道:“礼物放下,人可以走了!”

    容宇从袖中抽出了一副字,在容玉的跟前晃了一下,道:“说正事,我让你跟苏清说的那件事你说了吗?”

    容玉一伸手,没有抢到那副字,恶狠狠的瞪了容宇一眼,才有点迷茫的道:“什么事?”

    容宇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道:“启明湖的黑鱼与竹笋放在一起有毒,这是人命关天的事,你竟然能给忘了!”

    容玉听了一挠头,她真的将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了,强辩道:“你当时也没有跟我说是人命关天啊,你跟我说了,我肯定就记住了。”

    容宇见了自己妹妹的样子,不由的暗笑。

    知道她已经将那天将她丢在苏府门口的事暂时忘了,故作生气的道:“你的脑子就不想点事儿吗,鱼和笋是给人吃的吧,有毒的东西人吃了是会出事吧,我都说的这么清楚了,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了吧!若是想不出为什么有毒,我们怎么破解,没办法破解,是不是还是会有人受害。”容宇越说神情越激动,最后竟气的用手指着容玉说不出话。

    容玉扯来扯他的袖子,小声道:“皇兄!我知道错了,明天就去跟苏清说,可是她真的能想出办法吗?”

    此时的容玉不但将容宇丢下她的事情早就跑到脑后了,就连索要礼物的事也跟忘了,只剩下满心内疚了。

    “你跟她接触时间长了就知道了,她是个会时时给人惊喜的人,这点小事一定难不倒她的。”容宇说完了之后,大摇大摆走出去了。

    容宇走了之后,容玉胡乱的抓了一下自己的头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给忘了呢。”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想起自己原本是想给他点颜色看看的,竟然抢了她的马将她丢在苏家门口不管,可是自己一句话没说,却被他数落了一顿。

    而且说好的礼物也没有拿到!

    容玉想想就火大!

    可是第二天,她还是乖乖的去了苏家。

    只是她去的不巧,正好碰到苏家老宅来人了,苏清去见人了,她等了半晌才等到苏清。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不好?谁欺负你了吗?”一见面容宇先开口问道。

    苏清已经比昨天好多了,刚才见到了来京参加春闱的苏岭和刘志善,听说容玉到了她的幽香园了,便连忙赶了回来。

    虽然众人都觉得容玉不好相处,不过苏清觉得与容玉相处起来比与家里的其他人舒服多了,如果没有容宇的事,也许会跟她成为很亲密的朋友。

    苏清只是矮身行了一个常礼笑道:“也没什么,或许是累了。”

    容玉拉着她的胳膊,将她拽了起来,“以后见了我不要再行这些虚礼,我不喜欢,也不要叫我公主,如果你不介意就叫我小玉吧,我就叫你阿清!”

    苏清一笑道:“好!只要公主不介意就好,今天公主是来教苏清学骑马的吗?”

    容玉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不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容宇那家伙让我告诉你,我给忘了,今天特意来跟你说一声。”

    “容宇”这个名字就好像是苏清心里的一根刺一般,一触碰到就会刺痛难忍。

    “他让我告诉你启明湖里的黑鱼和竹笋在一起确实是有毒的!他说你一定知道这是为什么,还能想出破解的办法。”容玉看向苏清的眼神里满是崇拜。

    苏清一愣,关于黑鱼有毒的事情,苏家已经给了王家交代了,虽然王家不认同是老张头下的毒,但是他们也拿不出什么苏家有意迫害王萱的证据,只得收下了苏家送去的大量药品,面上这件事算是揭过去了,只是骨子里,王家却与苏家再也不可能站在同一条战线了。

    容宇让容玉告诉她启明湖里的黑鱼与竹笋放在一起有毒,她曾经查过,黑鱼与竹笋是不相克的,那就是整个启明湖里的黑鱼都被人动过手脚。

    她忽然想起了薛姨娘说的用毒虫草喂黑鱼的事情,会有人用这样的办法对付启明湖的黑鱼吗?

    苏清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有人这样做,那是为了什么呢?

    苏清忽然倒吸一口凉气,容宇不就是最爱吃黑鱼和鲜笋的吗,这人做这件事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容宇!

    上一世,容宇的身体总是出现问题,难道跟这件事有关?

    容玉见苏清面色凝重,小心的问道:“你想到是怎么回事了?有破解的办法吗?”

    苏清深吸一口气道:“走,我们去启明湖。”

    苏清说完来不及换衣服,只叫上了梅红,便拉着容玉出门了。

    不知道容宇是不是已经中毒了,中毒有多深,还有没有救,苏清想到这里不敢再往下想。

    不过她拉着容玉急匆匆的到了启明湖,却不知道从哪里查起,茫然四顾,到处都是踏青寻春的人。

    启明湖的岸边栽植了很多垂柳,现在已是新绿一片,如万条丝绦随着春风拂过湖面。

    湖面上飘着一些撒网打鱼的渔船。

    整个厩里所需的淡水鱼都是出自这里,若在这里面动手脚,太容易暴露了。

    既不暴露,又要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人到底用的是什么办法?

    苏清正望着湖面发呆,忽然身后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我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

    苏清一回身,看到眼角带着欣喜的容宇正站在她身后。

    “你知道是什么人要对付你吗?”苏清直接切入主题的问道。

    容玉听了之后,吓得倒吸一口冷气,拉着容宇问道:“皇兄,有人要害你!谁这么大胆?”

    容宇一扶额,将手放在容玉的头顶,道:“你今天才想到这个问题,我真为你的智商着急啊。”

    “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开玩笑,让太医看了吗,你有没有中毒?”苏清见容宇说起此事就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轻松,不由的心里来气。

    容宇抬头看着一脸紧张的苏清,嘴角一弯,心里就如这冰消的湖面一般,顿时泛起阵阵涟漪。

    抱歉更新晚了

    ps:

    感谢:香草味泡芙oo打赏的平安符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