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玉韫珠藏

    苏清喝完之后并没有进入小须弥,因为小须弥里的温泉水,虽然能解她身上的毒,却不能告诉她解毒的办法。

    她仔细体会着身体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

    梅红见苏清将汤喝了没有事,心里暗道:“看,没事吧,我做的东西怎么会有毒。”

    苏清一直托着下巴看着外面的天空。

    这时,她看到苏老太太房里的春桃进了院来。

    她站起身正要出门,却见五娘已经迎了出去。

    “春桃姐姐,这时候来是有什么事吗?”五娘一脸笑意的问道。

    春桃给五娘行了礼,笑道:“崔老太太与表少爷、表小姐们来了,老太太让三娘子与五娘子到前厅去会客呢。”

    商氏来了,苏清微微的一回神。

    商氏是崔氏的嫡母,一向从来也不怎么将崔氏看在眼里,这一次竟然亲自到了苏府,是为了什么事呢?

    “那你去通知三姐吧,我换件衣服便过去。”五娘一脸欣喜的道。

    春桃到了苏清的房间的时候,苏清正在让红莲给她换衣服。

    “有劳春桃姐姐跑一趟,我一会儿跟五妹一起过去,姐姐去忙吧!”苏清一边换衣服一边笑道。

    此时,苏清感到自己的右肋下传来一阵隐隐的刺痛。

    “小娘子,你怎么了?”红莲见苏清眉头紧蹙,不由得问道。

    苏清轻轻的摆了摆手,什么也没有说。

    她想下毒的人,下了这样大的功夫,手法如此高明,一定不会是一次致命的毒。

    果然不多时,原本的刺痛,渐渐的减弱了。

    在五娘来喊她出门的时候。疼痛已经在她可以忍受的范围。

    等她到了前厅,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什么异常了。

    此时,前厅里正其乐融融。

    苏老太太与商氏相对而坐,有说有笑。

    崔氏与李氏也在一边笑着附和。

    崔继东、崔中诚与崔锦卉、崔云华坐在两侧由苏婉与六娘陪着。

    见苏清与五娘进来了,苏婉脸上的笑容一滞,旋即接着笑道:“三姐与五妹来了。”

    苏清也还罢了,五娘看了一眼崔中诚。眼角轻抽了一下。笑着上去给苏婉和崔锦卉行了礼道:“几日不见,卉姐姐又漂亮了不少,没想到今天云华姐也过来了,真是稀客。”

    崔锦卉从来没有将苏家的庶女看在眼里。听了五娘的话以后,脸上敷衍的一笑,并没有回答她的话。

    五娘也没有在意,找了一个位子坐下了。

    崔云华是崔家嫡支二房崔庸廷的女儿,今天她是被崔锦卉拉着来的,崔锦卉在她眼里都不算什么,就更不用说苏家的这些小娘子了。

    自从进来,她也就只跟崔继东说了几句话。

    崔继东一向不与崔明新一家亲近,今天只是为了来见苏清。所以才借着这个机会一起来了。

    他正百无聊懒之时见苏清走了进来。脸上立马有了神采,待要站起身,左右一看,怕太引人注意,原本直起的身子又复靠在了椅子背上。

    只是脸上的笑意却不自觉的流露了出来。

    苏清一一行了礼。便在苏婉旁边的椅子坐了,没有特意与谁熟络,只静静的听他们说话。

    这时,崔老太太的眼睛朝着苏清死定了一下,对苏老太太笑道:“让孩子们到处去逛逛吧,我们坐在这里说说话。”

    苏老太太知道商氏这是有话要说,当着晚辈怕是不方便,便笑道:“婉儿,带着表兄表姐到咱们的园子里逛逛。”说完又转身对崔氏和李氏交代了几句,让她们在各个凉亭休息之所都安排好茶水点心招待她们。

    别人还罢了,崔继东盼的就是这一刻。

    苏婉一向擅长接人待物,听了苏老太太的话以后,便笑着带她们去了后面的园子。

    虽然苏家的园子不是很大,不过此时正是百花盛开的季节,里面看着倒也花团锦簇,一派生机。

    崔继东故意放慢脚步,落在后面,凑到苏清的身边轻声道:“清妹妹的身体好些了吗?人不可能事事专长的,偶有不如人之处也是常事,再说猜谜不过是闲暇之余的娱乐,算不得真才实学的,所以不必放在心上。”

    苏清侧头看了崔继东一眼不由的失笑,道:“多谢表哥的劝慰,苏清已经没事了。”

    以前崔继东从未在苏清的跟前赚过一个好脸色,今日见她这一笑,不由得心神震惊,微微一呆。

    旋即听走在他们前面的崔云华冷冷一笑,微微的一回头,对苏清道:“猜谜是闲暇之余的娱乐,算不得真才实学,那什么才是真才实学,诗词歌赋还是琴棋书画,你哪样比较专长?”

    苏清不屑与她争论,遂一笑道:“苏清无有专长!”

    崔继东原本一脸期许的看着苏清,可是听了她的话以后不由的有些失望。

    崔云华带着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轻哼一声转过了头:“真不知道婶祖母看上了你哪一点!”

    苏清听的一愣,想起刚才商氏看向自己的眼神,心里不由的一惊。

    她深吸一口气,看了崔继东一眼,轻笑道:“君子之心事,青天白日,不可使人不知,君子之才华,玉韫珠藏,不可使人易知,苏清平日所学只为修心养德,并不为哗众取宠,所以说没有表姐所指的那种专长。”

    苏清所说的是穿越来此之前,自己翻看古籍的时候,看到的话,崔继东何曾听过这样的话,听闻之后,不由得在心里细细的琢磨,越琢磨越觉得是修身箴言,面上对苏清的倾慕之色尽显。

    崔云华却被苏清堵得无话可说,过了良久才道:“你的意思是你是深藏不露,并不是一无所知了?”

    苏清对这样的问题,没有回答,只是低头一笑。

    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苏清的崔继东,此时冒出了一句:“好一个玉韫珠藏!果然与清妹妹的性格相得益彰。”

    此时。刚刚从外面归来的苏峻,听说崔继东来了,连忙赶了过来。

    崔云华的眼睛顿时被他吸引了过去。

    虽然苏峻不想容宇那般惊艳于世,却有着一股独特的儒雅气质。

    在崔家第一次见到苏峻的崔云华,便被他身上的那种气质吸引了,虽然又再见过很多的公子王孙,却都抵不过苏峻留在她心里的印象。

    “清儿。你好些了吗?”虽然在场的人很多。可是能看在苏峻眼里的却只有崔继东与苏清。

    苏峻一边说着,一便伸手放在了苏清的额头,“嗯,好像没什么事了。昨天你真的把我吓坏了。”

    苏清被他的举动弄的失声一笑:“原本妹妹也没有事,是哥哥关心则乱了。”

    苏婉见苏峻跟苏清这个庶女,比跟自己都亲近,心里顿生妒意。

    崔云华见苏峻对苏清态度亲近,不由得有谐疑崔锦卉与苏婉的话了。

    苏峻与崔继东都是一路人,视才学为识人的第一标准,他们都对这个苏清如此看重,她可能是一无所知的人吗?

    她们各怀心事一路到了苏家花园的西凉亭。

    苏清看到走在前面的五娘不知道在苏婉的耳边嘀咕了什么,苏婉竟转身向众人告罪离开了。

    崔继东与苏峻都围着苏清在说话。到将崔中诚这个男子撇在了一边不理。他百无聊赖,也出了凉亭。

    苏清的心思都在今日商氏所来的目的上,没有注意到五娘看到崔中诚出去之后,脸上露出的狡邪之色。

    过了不多时,五娘脸上故作不解的道:“这四姐怎么还不来呢。不就是回去换件衣服吗!不会遇到了什么事吧?”

    崔云华冷冷一笑道:“在自己的家里,她能遇到什么事,不过是觉得没脸,便不愿出来陪我们了。”

    崔锦卉虽然有心替苏婉辩解,可是终究也是不敢惹她的,只得叹口气没有说话。

    “要不,卉姐姐、三姐我们去找找四姐吧!别真的遇到什么事儿,现在可正是这园子里的蛇鼠虫蚁出没的时候。”

    五娘刚才注意到崔云华的眼睛一直落在苏峻身上,而且凭自己的庶女身份一定请不动她,便直接对苏清与崔锦卉说道。

    苏清听了五娘的话以后,一回神,道:“五妹说的有道理,不如我们去清扬院的方向迎一迎吧,丫头们多数都在这里和前厅伺候了,四妹若遇到什么事,只她身边的白兰恐孤掌难鸣。”

    众人听苏清的话不无道理,便也没有什么异议,纷纷出了凉亭,朝着清扬院的方向走去。

    他们走到那片玉兰花树从的时候,一个丫头花容失色的从里面跑了出来,不是别人真是苏婉身边的白兰。

    五娘拦着白兰,关切的问道:“白兰怎么就你一个人,四姐呢?”

    白兰一听五娘问她,脸色变得煞白,额头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拼命的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什么叫不知道,你这丫头是怎么当的,自己主子去了哪里都不知道吗?万一她出什么事,你死都难赎罪!”崔锦卉恶狠狠的训斥道。

    苏清心里暗自一笑,白兰慌乱的眼神已经表明,她不是不知道苏婉在什么地方,而是知道却不能说。

    她看了五娘一眼,不知道今天这五娘搞了什么鬼?

    就在此时,玉兰树丛中一阵猛烈的晃动,从里面跑出了一人!

    捂脸,更得有点太晚了,不过还是厚颜求一求自动订阅,喜欢的朋友就点一下自动订阅吧,小沐会保证每一章的质量的!鞠躬感谢!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