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微毒日深(粉红)

    苏清她们正朝着清扬院的方向走去,看到白兰一脸慌乱的从玉兰树丛中跑了出来。

    只是不管众人怎么问,白兰就是死咬着说不知道苏婉的去处。

    就算在崔锦卉的逼迫下也没有说。

    就在这时,玉兰树丛中一阵猛烈的晃动。

    苏婉跌跌撞撞的从里面跑了出来。

    身上的外衣已经支离破碎!

    脸上也弄的满是污垢。

    众人见了不由得大吃一惊。

    崔锦卉最先反应过来,跑到她跟前瞪大眼睛问道:“怎么回事?”

    苏婉原本以为此时这里会没有什么人,而且离着清扬院也很近,可是为什么他们都在这里,就好像是故意在这里等她一般。

    苏婉后退了几步,一脸痛楚的抱着头,双膝一软倒在了地上。

    白兰赶紧跑到她的身边,哭喊道:“小娘子,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奴婢扶你回去休息。”

    可是凭她一个丫头之力,怎么能将倒地的苏婉扶起,苏峻摇了摇头,上前将苏婉打横抱起,将她送到了不远处的清扬院。

    “哥哥去哪了?”崔锦卉一面跟进了清扬院,一面皱眉暗忖道。

    她知道崔中诚一向对苏婉另眼相看,若知道她出了事,肯定会想办法给她出气的,她如此想着便对自己身后的丫头道:“去看看少爷去了哪里?就说我在找他。”

    那名丫头应着出去了。

    苏峻不便进苏婉的闺房,边让苏清将苏婉安置好,接着命人去禀报苏老太太了。

    苏清命丫头给苏婉将身上支离破碎的衣服换了下来。

    不多时,苏老太太与商氏便满嘴“心肝宝贝”的进来了,崔氏更是心急火燎的要看到苏婉。

    “到底怎么回事,当时谁在场!”苏老太太刚问了一句,却见崔锦卉的丫头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走到崔锦卉的跟前回道:“小姐,少爷刚才掉进水里了,衣服都湿了,已经先回去了。”

    苏婉听了此言,深深的一闭眼,因为拼命忍住心里的怒气,以致身体微微的有孝抖。

    苏老太太听了那丫头的话以后。先是一愣。似是想起了什么事,脸色变了变,方歉疚的对商氏道:“亲家母,您看。真是对不住,是我们招待不周了。”

    商氏也是一个聪明人,苏婉与崔中诚同时出事,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老姐姐说哪里话,我们还不都是为了孩子们,也叨扰了半日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说完走到苏婉的床前,安抚道:“你是个识大体、知道孰轻孰重的好孩子,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有你老太太给你做主。我也就放心了,好好养着吧!”

    苏婉使劲儿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将眼睛闭上了。

    商氏见状,叹口气也没有多言。带着崔锦卉等离开了。

    崔继东很不想走,不过,他一个人留下也没什么意思,便一步一回头的跟着离开了。

    苏老太太将她们亲自送出门去。

    商氏临上车,回头对苏老太太笑道:“为了两家的和睦,还望老姐姐考虑一下我的提议,终究也不算委屈了那孩子。”

    苏老太太一笑,道:“好,等老三回来我跟他商量一下。”

    将商氏送走了之后,苏老太太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一回到颐祥园,便命人将苏婉身边的丫头白兰关了起来,交给了自己身边的那几个嬷嬷,详加审问。

    白兰也想维护苏婉,可是却扛不住那些嬷嬷的软硬手段,与其生不如死,不如说了实情早早结束这一切。

    最终她将自己看到说了出来。

    苏清与苏婉不睦,她也没有装出一副亲姊热妹的姿态去关心和安慰苏婉,商氏一家走了之后,她也便离开了。

    倒是五娘留下了。

    苏清回到了幽香园之后,笑着对梅红道:“我不方便过问四娘的事情,一会儿吃过饭,你去打听一下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打听不到也没有关系,只别让人发觉你刻意的想知道这件事。”

    梅红一拍胸脯道:“奴婢出马怎么会有打听不到的事情。”

    端着茶水进来的红莲,被她说的“噗嗤”一笑,道:“小娘子还没夸你呢,你便兴做上了,若是夸你两句,你还不高兴的疯了。”

    梅红冲她做了一个鬼脸,“奴婢先去厨房看看晚饭好了没有!”

    “这样的差事谁还会与你抢吗,你与厨房的各路嫂子、嬷嬷们都快打成一片了,快去吧,你一天不去,那些嫂子、嬷嬷们会想你的!”红莲说的苏清也忍不住笑了。

    梅红还没有出门,苏清迟疑一下,道:“梅红去厨房告诉一下,每天给我准备一碗黑鱼鲜笋汤。”

    梅红听了,只当苏清喜欢上了这味汤,答应着便出去了。

    站在一旁的红莲是个细心的,不过是让厨房加一道汤而已,为什么苏清的神色却如此的凝重?

    红莲百思不得其解。

    梅红不负众望,没等吃过晚饭,就这一会儿出去转悠了一圈,便将今天苏婉的事情给打听的**不离十了。

    原来苏清从凉亭出来后回到清扬院换了一身衣服,便打算再回凉亭,因忘了东西,便命白兰回去取,这期间她自己便慢慢的向前走着,走到玉兰树林旁的时候,却不知因为什么便进了玉兰树林。

    白兰拿了东西一出院门正好看到苏婉的身影在白兰树便一闪不见了,便悄悄的跟了进去。

    却没想到,她进到树林深处,却看到苏婉与崔中诚抱着滚在了一起,一惊之后,慌乱的从树林里跑了出来。

    “真没看出来四娘子竟然这样孟浪,这是让人撞破了,若撞不破的话还不知道会闹到什么田地。”红莲听了梅红的话以后不由的叹道。

    苏清听了之后,轻声一笑:“她又不傻,为什么要这样做。不是说崔中诚配不上她,而是她的心大的很,是不会看上崔中诚这样的货色的,这件事一定有什么隐情。”

    苏清想到今天五娘的神情,便知道此事肯定与她脱不了干系。

    不过这件事与她的关系不大,所以苏清在好奇之余,也不会插手太多。

    一连几天过去了。这件事也没有人再提起。只是苏婉身边的白兰却病了,便令绿萝顶了白兰的位置,将白兰送到庄子上养着了。

    此事便如此销声匿迹了。

    自从苏清嘱咐了大厨房每日给她加一道黑鱼竹笋汤之后,果然。大厨房,每日都给她准备好。

    一连十几日,苏清吃过之后,都只是肋下微痛,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便会过去,若不仔细体会,很容易便会忽视了。

    不过她自己知道,她身体的某个部位正在一点点的被毒素侵蚀破坏,这种细微而缓慢的量变。终有一天会发展成为质变。夺走她的生命。

    她必须要在质变发生之前找到破解此毒的办法。

    这天她正在看一本医书,容玉满脸带着细汗走进了幽香园。

    苏清见她穿着一身红色的胡服走了进来,笑道:“那里来的一个异国公主,到比穿着汉服更俏丽些呢。”

    容玉被她说的也笑了,笑过之后。神色有些凝重的道:“我是来问问你,皇兄拜托你的事,你想出办法没有?”

    苏清一扶额,轻轻的摇摇头:“暂时还没有!不过一定会有办法的。”

    容玉听了之后使劲儿的点点头道:“你说的对,人家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一万年,像他那种肯定不会这么短命的!”

    苏清听了这句话以后,眼睛往上一翻,真想问一句:“你们真的是亲生兄妹?”

    容玉胡乱的挠挠自己的头,道:“心烦,走,陪我去骑马,我教你!”

    其实上一世苏清也曾骑过马,只是那时是与容宇同乘,今生却还没有上过马背。

    骑在马上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确实能让人甩掉不少心烦事。

    “好,我陪你!”苏清犹豫了一下道。

    容宇与苏清相携到了城外。

    苏清下了马车,容玉没有听,反而一甩马鞭,在空旷的原野上策马扬尘,飞奔而去。

    不多时马蹄声渐进,容玉转了个圈又回来了,立马在苏清的跟前,轻盈一跃,便下了马。

    她对长舒一口气道:“骑马的感觉真是爽透了,我这匹马性格还好,你来试试。”

    苏清没有怯场,笑着接过了马鞭。

    “脚蹬在马镫上,上!”容玉的双手稍稍的托了一下苏清的身体,苏清已坐在了马上,笑道:“好像也不是很难。”

    可是她的话音刚落,胯下的马才刚刚移步,她的身体便不由的向后倾了一下,险些摔下来。

    “骑马,平衡是关键!”苏清的身体晃了一下笑道。

    容玉一笑:“说起来倒是头头是道!”她说完抬手轻拍了一下马背。

    马儿一开始走动,苏清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一般,不是左摆就是右晃。

    她慌乱中想拽住马缰,可是马儿却以为她要拐弯,一个转身便将她甩了下来。

    她的身体在地上滚了几滚才停下,慌得容玉和站在车边看着的梅红赶紧跑了过去。

    苏清不是娇气的人,咧了一下嘴道:“没事,学骑马的人开始的时候,没有几个是不摔跤的吧!”

    容玉有些不放心的道:“话虽如此,可是还是让大夫去给你检查一下吧,不然让某人知道了,还不揭了我的”

    “呀!小娘子,你的胳膊流血啦!”梅红吓得哇哇大叫。

    容玉拉过苏清的胳膊一看,果然整个袖子往下都渗出了鲜血,她也慌了,赶紧道:“走,进城,去看大夫。”

    苏清也便没有再坚持。

    进了城之后,他们先到了一家医馆给苏清做了包扎,为了保险起见,那位大夫特意给她诊了脉,以免伤及内脏。

    那位老大夫,摸着苏清的脉细,一会儿蹙眉,一会儿疑惑,迟迟不下结论。

    苏清试探着问道:“大夫,小女子是不是有什么内脏受损?”

    那位老大夫捻着胡须慢慢的道:“是内脏有损,却并不是摔得!”

    苏清猛的一惊!难道眼前的这个老大夫能够诊出她所中之毒!

    于是连忙问道:“那老先生可知小女子是什么内脏受损,可有医治之法?”

    ps:

    感谢eagle周亲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沐沐格子打赏的平安符,么么哒!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