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诸般滋味

    大夫摸着苏清的脉细沉吟半晌,放道:“似有肾虚火,又似石淋前兆,尚无大碍,平日里清淡饮食,暂且不需要药物治疗。”

    苏清听的有些迷糊,不过她已经知道可能这种毒是会对肾脏有损。

    大夫又列举了一些食物,建议苏清食疗。

    苏清也一一记了下来,不过她知道若这样简单就能化解,容宇也肯定不会将此事如此郑重其事的告诉自己。

    从医馆出来之后,容玉有些纳闷的道:“你怎么也肾虚火,前几日听太医说,皇兄好像也是这样,这个病症很常见吗?”

    苏清听了一愣,迟疑了一下,轻声道:“不要对你皇兄提及今天的事。”

    容玉听了之后,恍然道:“对对,此事决不能让他知道,若是被他知道,我带你去骑马然后摔伤了,他肯定会一管不顾的闯进苏家去看你的,那样不但给他自己惹祸,肯定也会给你惹麻烦的。不说,我一定不会说的。”

    苏清见容玉好似接了什么政治任务一般郑重其事,不由的笑了,道:“今天倒让我扫了你的兴致,我们只有改天再练了。”

    容玉面露难色,颇有性惊的道:“你还想学啊!”

    苏清抿嘴点点头,“嗯!总不能因为摔了一跤便半途而废啊!”

    容玉欢畅的一笑,拍拍苏清的肩膀道:“你这一个朋友我没有白交,果然合我的胃口。”说到这里,她微微一顿道:“等你的胳膊好了,我们找齐了骑马的东西,正经八百的用心教你。”

    苏清一白眼,脸上带着不满,道:“难怪我这次会摔跤,原来是因为师父没有用心啊!”

    容玉听了之后,一脸的歉疚。挠挠头不好意思的道:“今天确实没有好好教,”说完她脸上带着祈求的眼神道:“可不可以不要告诉容宇那家伙,在他心里,你可比我金贵多了,若是让他知道我这样子教你骑马。他还指不定怎么生气呢。”

    苏清失笑。现在的容玉就如做了坏事害怕被长辈发现的孝一般,“那以后,你可要好好教我哦。不能因为我比较笨而放弃。”

    “一言为定!”容玉笑道。

    容玉将苏清送回了苏府,便进宫亲自去了太医院。

    太医院的太医见到容玉来了,都赶紧放下手底下的活,跪地行礼,

    一个个跪在地上抖抖索索,都祈求容玉不会叫到自己。

    他们还记得,去年一名太医给容玉开医的时候,不知道她对甘草过敏,开了甘草。被容玉拿着马鞭打的满地找牙,谁敢去给她看病啊。

    容玉低头扫过他们,走到跪在墙角的卢太医的跟前,伸手抓着他的衣服便将他提了起来,道:“跟本公主走!”

    其他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卢太医身子圆滚,上半身被容玉提起来了。下半身还在地上,顶着一张苦瓜脸,一边作揖一边小心的道:“公主千岁,这几日微臣脾胃不和,刚吃了通气丸。臭屁不断,万一熏到公主就不好了。还是让其他太医给您瞧瞧吧!”

    他的话音刚落,果然忍不住放了一个响屁!

    容玉一提鼻子,对卢方吼道:“一会儿到了苏家,你给我忍住了,否则本公主命人给你堵上,让你永远也放不了臭屁!”

    卢方一听是去苏家,不由得心念一动,不过面上却一副惊恐的样子,身体一哆嗦道:“是是是,微臣一定忍住!”

    “跟我走!”容宇朝他一挥手便出了门。

    卢方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晃着圆滚滚的身体便颠颠的跟了上去。

    太医院里的其他人方长舒一口气,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站起了身,继续工作。

    不一会儿,太子身边的侍卫凌峰走了进来,环视了一下在场的人,冷冷的问道:“卢方何在?太子殿下找他有事!”

    其中一名太医向他行了一礼道:“刚刚被公主殿下招去,说是去苏府!”

    他的话刚说完,凌峰便已经离开了。

    今日容宇本来是因为凌浩的事才要找卢方的,听了凌峰的回复之后,心里不由得一揪,容玉带着太医去苏府,不会因为别人,就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苏清病了!

    “查一下,公主为什么带卢方去苏府!”容宇一捏自己的眉心道。

    凌峰一躬身道:“属下已经查了,今天公主带苏小姐去骑马了,苏小姐摔伤了胳膊,”说到这里,凌峰抬头看了容宇一眼,又加了一句:“只是擦伤,并无大碍!”

    容宇听了之后,猛的站起身,一握拳狠狠的捶在桌案上,咬牙道:“这个臭丫头,做事总是这样不经过大脑!”

    他在当地徘徊一阵,心里终究放心不下,对凌峰道:“给孤易容!”

    凌峰心里一歇气,腹诽道:“每次一提到这个女人,殿下就乱了方寸,完全忘了自己的处境,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有什么好。”

    腹诽归腹诽,容宇的命令他却不敢违背。

    他一面给容宇易容,一面道:“殿下就算易了容,要以什么身份进入苏府呢?就算进去了,也见不到苏小姐呀!”

    容宇闭眼坐在椅子上,想了想道:“孤自有办法,你只管做好你的事就是了。”

    在容宇为苏清担心的同时,另一个人也得到了苏清的一些消息。

    只是他现在身距离厩千里之外的大漠,心里着急,却无法立时飞回到她的身边。

    容玉带着卢方到了苏府的时候,苏老太太正守在苏清的身边。

    她听闻苏清回来的时候,袖子上带着血迹,便忙不迭的赶了过来,知道她是因为与公主骑马时伤到了,不免又是一阵安慰:“以后再与公主出去骑马的时候,可要小心,慢慢来,什么事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苏清听了之后,心里不由得暗笑。一向最重女子仪态的苏老太太竟然对她骑马这件事不但没反对,还带着支持的意思。

    苏老太太见容玉走了进来,脸上的笑容浓重了些,赶紧要跪地行礼,却被容玉伸手拉住了。

    苏老太太赶紧命丫头上好茶招待容玉。被容玉摆手制止了。

    就在这时。有丫头来报,门口一个太医自称是受了公主之命,前来给苏清看病。

    苏老太太疑惑的看了容玉一眼。容玉也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名丫头接着道:“那位太医还带了公主给他写的条子!”

    丫头说着便将手中的一个纸条双手捧到了容玉的跟前。

    容玉一脸疑惑的将纸条打开,一看是容宇的笔迹,惊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捂嘴连咳了几声之后,有些不知所措转了一下眼珠,若不让容宇进来,那自己出了苏府的大门,就会被他收拾,可是若让他进来,若他见到苏清伤的那样。估计自己也没有好果子吃。

    犹豫半天方,一挠自己的头发,一副豁出去的神情连声说道:“让他进来,让他进来!”

    丫头答应着下去了。

    容玉见苏老太太带着一群的丫头婆子守在这里,若一会儿那家伙有什么话要对苏清说,见这么多人在。说不定又将火气发在自己身上。

    她想到这里,直接对苏老太太道:“老夫人先去吧,不必在此守着了,本公主还有邪要对阿清说,你在这里多有不便。”

    苏老太太虽然觉得脸上无光。不过容玉如此说了,她也不敢反驳,只得笑道:“那老身便先退下了,清儿的事,老身先给公主谢恩了。”

    她说着便欲给容玉行礼,容玉赶紧拉住,不耐的道:“好了好了,快去休息吧!”

    容玉将苏老太太打发走了之后,愣了一回神,对卢方恶狠狠的道:“你,先给阿清看病!”

    她说完狠狠的瞪了卢方一眼。

    卢方不知道容玉忽然那里来的邪火,吓得一缩脖子,咽了一口口水,赶紧应了。

    卢方摸了苏清的脉搏一会儿,不由得一脸惊讶的望了她一眼,问道:“最近吃了什么东西?”

    苏清一提眉毛,出了一回神,道:“这于苏清的伤情有什么妨碍吗?”

    卢方没有回答苏清的问话,只道:“以后戒了鱼腥吧,多吃点清淡的东西!”

    “吞吞吐吐干嘛,阿清身体有什么不对,还不乖乖给本公主说清楚!”容玉一边说着便扬起了马鞭,吓得卢方一下缩到了椅子下面,抱头道:“苏小姐的伤只是小事,严重的是苏小姐食物中毒了,伤及了肾脏,不过暂且无碍,以后注意饮食就好。”

    苏清追问道:“苏清中了什么毒,可有破解之法!”

    卢方抬头看了容玉一眼,见她手中的马鞭已经放下,慢慢从椅子下面钻了出来,道:“此毒暂时无解!幸好中毒不深,还来的及保命,若中毒深了,神仙也难救。”

    “神——仙——难——救!”苏清喃喃道。

    说完此话,她的两眼不由得一热。

    此时容宇正好来到了苏清的门口,听了此言,手里提的药箱“哗啦啦”一声掉在了地上。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清为了解他身上的毒,竟然以身试毒。

    一时间,震惊、狂喜、懊恼、急怒、心疼……诸般滋味一起涌上心头!

    小沐今天更新的早吧,求奖励!

    ps:

    感谢eagle周亲打赏的平安符,么么哒!多谢支持!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