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月上柳梢

    苏清一下愣住了!

    她停住脚步,静静的听着身后的动静。

    苏清不知道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她没有回头。

    身后响起几不可闻的脚步声!

    一步、两步、三步……

    后面每响起一声脚步,苏清的心便收紧一下,当脚步声停住的时候,她感到自己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

    “伤口还疼吗?”凌浩说着轻轻握起了苏清的手腕。

    透过夹衣,苏清感到自己的手腕处传来一丝微凉。

    她没有动,也不敢回头,她怕自己一回头,心便融化在凌浩那低沉的软言细语中。

    此时,握在她手腕上的那只手不知怎么,忽然微微一颤。

    身后传来凌浩无奈的叹息声!

    握着她手腕的手渐渐的松开了。

    她感到已经被他握暖了的手腕,瞬间便被凉气包围了,心里有姓落。

    “明天晚上,我会送丸药过来,以后不要让自己乱吃东西,早点睡吧!”凌浩说完转身出门!

    苏清猛的转过了身体,望着黑暗中凌浩模糊不清的身影,欲言又止!

    已经出门的凌浩,微微的一侧头,轻声道:“若想骑马,以后我可以教你!”

    他驻足了一会儿,举步消失在了夜色中。

    苏清疾步走到门口,双手扶着门框,望着没有一丝星辰的天空,轻声说道:“好!”

    她的声音几不可闻,可是却如电光一般穿透黑夜,传入了凌浩的耳中。

    第二天,苏清被从窗户里射进的阳光照醒了。

    她抬手挡住了耀眼的光,慢慢坐起身。

    红莲听到动静,推门进屋,笑道:“今天看着小娘子的气色很好呢。”说着便给她披上了外衣。

    苏清下了床。将衣服穿好,道:“我也觉得今天身上好了很多,或许是天气放晴的原因吧!在房间里闷了这么多天。真该出去走走了呢。”

    她说着,毫无顾忌的伸了一个懒腰。

    此时。两肋下传来一阵隐痛!

    她赶紧放下手臂,轻轻在痛处按压了一下,可是好像又不痛了,看来还是余毒未清的原因。

    不知道凌浩所说的丸药是不是解此毒的,若是的话,那他——苏清想到这里不由得捏了一下自己的眉心。

    “小娘子,是不是身上又不舒服了!”红莲见状赶紧问道。

    苏清笑着摇摇头道:“无碍。”说完朝外面看了一眼笑道:“怎么没有看到梅红?”

    红莲听了笑道:“刚才老太太那边来人,要找一个小娘子身边的丫头过去问话,她自告奋勇去了。”

    她们正说着话,厨房给苏清准备的饭食已经有人送了来了。苏清见是厨房的一个管事媳妇,忙让红莲接了,笑道:“有劳韩嫂子亲跑一趟!”

    那位韩嫂子听了苏清的话以后,笑道:“怪到梅红那丫头开口闭口夸奖小娘子和气,”说完偷偷那眼打量的看了苏清一眼。接着道:“瞧小娘子这通身的气质,竟像个嫡女一般,难怪会与公主交好。”

    苏清听了,脸上一笑,没有答话。只冲红莲使了一个眼色。

    红莲拿了半吊五百文钱放在韩嫂子的手里道:“韩嫂子辛苦了,你们厨房一向是最忙的,我倒不好多耽误您的时间留您喝茶了。”

    那位韩嫂子见了钱,眼睛一亮,脸上笑得如一朵花一般,笑道:“让小娘子破费了!”说完一扭一扭的出了门。

    苏清见她出门之后,捂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叹道:“唔——我今天的好胃口不见了。”

    红莲捂嘴一笑,道:“小娘子,快点吃饭吧!别因为个小丑耽误了自己的身体。”

    苏清一笑坐在了饭桌前,到比平日里多用了半碗粥。

    吃过早饭以后,苏清独自出了幽香园朝着凝香园走去。

    天气刚刚放晴,空气中还带着湿润的泥土的气息,伴着青草的芬芳,格外令人心旷神怡。

    苏清走进凝香园的时候,看到谢姨娘正在亲自给已经发芽的花草适。

    宋嬷嬷则不知道去了哪里!

    苏清没有想到谢姨娘这样一个女子,竟然也能去触碰那些污秽的东西,不由得心里对她有了几分敬佩。

    谢姨娘见苏清走了进来,直起身子,看着她笑道:“你可大好了?”

    苏清走到谢姨娘的跟前,拿过她手里的木瓢道:“好了,我来帮你一起弄吧!”

    谢姨娘一愣,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你不嫌脏吗?”

    苏清从木桶中舀了一瓢倒在一株花下,皱了皱鼻子歪头冲她道:“粪虫至秽,变为蝉而饮露于秋风;腐草无光,化为萤而跃彩于夏月。何为雅洁,何为腐秽,若我不能明白这层意思,也不算是您的女儿了。”

    谢姨娘听了此话之后,看着苏清的双眼灿若星子般一亮,上前握了她的手一下,吸一口气笑道:“那我们快点给这楔适吧!我再去拿一个工具。”说着一路小跑着进了房中。

    苏清看着谢姨娘如孩子般奔跑的背影,心里不由得一叹,这样的一个女子,若能遇到一个真心爱她的人,她的人生应该会精彩很多吧。

    谢姨娘手里拿了一个木瓢从房中匆匆走了出来,刚走到门口,一下台阶,一阵眩晕来不及回身扶门,已栽倒在了地上。

    苏清见状扔掉手中的工具,赶紧跑过去扶着她坐在台阶上,问道:“你怎么了?要不要紧?”

    谢氏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摇摇头道:“应该没什么事吧,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总是会时不时的头晕目眩,不过出来走走就会好了,可能是在屋里闷太久的原因吧!”

    谢姨娘说着扶着苏清的手站起了身,苏清深吸一口气,双肋下又传来一阵隐痛。不过瞬间便消失了。

    她看了谢氏一眼,不由得一皱眉头问道:“母亲以前也有眩晕的毛病吗?”

    谢氏听了此言,想了想道:“以前倒是没有。只是从天气转暖之后才如此的。”

    “在碧淑园住着的时候,可有过这样的事?”苏清追问道。

    谢氏一愣之后。轻轻摇了摇头,道:“没有!”

    苏清转身进了谢姨娘的房间,从桌上的香炉到她用的胭脂水粉一一查看了一边,可是她毕竟对医医面知道的不多,到底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她将手中的熏香放在桌上,不由得气自己没有好好研习医术。

    此时,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将谢姨娘用的熏香、胭脂之类能散发气味的东西,都取了一点,用纸包好,放在了自己随身的猩包里。

    谢姨娘见了之后。笑道:“你若喜欢这个,都拿了去就是了。”

    苏清回身郑重的对谢姨娘道:“母亲,我怀疑有人在你的这些东西里做了手脚,才导致你现在时时眩晕,这样的慢性毒。不易被发现,等到被下毒之人察觉的时候,可能已经中毒已深无法可解了,所以从现在起,母亲不要再用这些东西了。还有为了保险起见,若非晚上睡觉,其他时候,姨娘最好呆在院子里,不要进屋,好吗?”

    谢姨娘听了苏清的话以后,默默点了点头,道:“我听你的!”

    苏清一笑,“你现在好些了吗。我们接着去给花适吧,不要被人发现我们已经有了警觉才好!”

    谢姨娘点点头,与苏清又走到了那片花田里,继续给花适。

    “母亲,这楔叫什么名字?”

    谢氏见问,笑道:“名星辰花!再过两三个月,你便能看到它开花了,很漂亮。”

    “星辰花!”苏清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心里有了一丝丝的好奇。

    与谢姨娘上完花肥之后,苏清正好回去,却见梅红与红莲相携来寻她了。

    一见面梅红便道:“小娘子,怎么奴婢一时不在,你便不好好休息,还跑到这里来干活,若是被老太太知道了,奴婢们又是一顿好训挨着。”

    苏清抬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笑道:“老太太怎么会训你,你看主子看的比犯人还严些呢。”

    红莲失声一笑道:“还不是被主子惯得,连个正行也没有了!”

    苏清无奈的向上翻了一个白眼,道:“看来是我平日的性子过于好了,”说完抬起双手一人一下拍在她们的头顶上,笑道:“一个个都要上房揭瓦了,连我也敢排揎了。”

    红莲与梅红相视一笑一人抱着苏清的一个胳膊扶着她回去了。

    等待的过程,那怕是一刻钟,也是漫长的。

    苏清盯着一本书度过了一个长长的下午,好容易到了晚饭的时间,却只匆匆吃了几口便命人撤下去了。

    天色刚过日夕,苏清将手中的书放下,看了看外面对梅红等人道:“你们都去休息吧!”

    红莲有些不解的道:“天色还早着呢!”

    梅红拉了一下她的衣服道:“或许小娘子今天累了,让你去休息,你便去吧!今天还是我值夜吧!你们都去睡大觉。”

    红莲虽然有些小小的惊讶,不过梅红愿意替她值夜,她还是很乐意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那你多费心吧!”

    红莲与红霞出去之后梅红走到苏清的跟前,一脸求表扬的神情,道:“都被我打发了,小娘子可以休息了!”

    苏清看了她一眼失笑道:“你也去休息吧!”

    梅红一脸失望的出了苏清的房门。

    苏清从衣服里拿出了挂在胸前的那枚玉笛,低头看了许久,放在嘴边停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放下了。

    知道不必吹笛他也会来,自己不由得失笑了。

    她看了看窗外,一弯新月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爬上了树梢,她喃喃自语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