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情不自禁

    她的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了开门声。

    她心里一颤,脸上陡然变得绯红了。

    “小娘子!”是梅红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苏清松了一口气,带着恼意道:“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让你去休息吗?”

    梅红被她说的一愣,小心的道:“奴婢以为小娘子已经上床了,是想进来给您熄了烛火的,既然小娘子还没睡,那奴婢先退下了,若有什么吩咐您再喊奴婢就是了。”

    她说完吞了一下舌头便退了出去。

    苏清又复站在了窗边,心情却不似刚才那般,有了莫名的烦躁。

    不多时,身后再次响起开门声。

    苏清连回头也没有回头,无奈的叹口气道:“你怎么又进来了,这次又是什么事?”

    她说完之后,身后半晌没有动静。

    一回身,看到凌浩正含笑看着她!

    她脸上一热,低头不再说话。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凌浩带着欣喜的语气吟着刚才苏清说的这句话,忍不住笑道:“你约的人是我吧!”

    苏清没有想到此话竟然被他听到了,面上越发的挂不住了,转过身道:“早来了,又不进来,却躲在暗处听墙角,非君子所为!”

    凌浩被她说的嗤声一笑,“在你面前,我不是君子,只是男子!”

    苏清听了此言,嘴角情不自禁的一弯。

    “昨天没有看你的伤口,今天肯让我看看吗?”凌浩从后面扶了一下苏清的手臂轻声说道。

    苏清如触电般的一躲,双手握在胸前,猛的转过身,却发现自己整个罩在凌浩宽大的身形下,只要他稍稍的一低头,下巴便会触碰到她头发。

    她有些惊慌的往后一倒。却才想起自己原本是站在窗下的,已经退无可退。

    凌浩拿起她的手臂,轻轻将她的衣袖卷起。露出了臂肘处包扎的地方。

    透过白色的棉布,有浓浓的草药味传出。

    “是卢方那老头给你配的药?”凌浩一面说着。一面将她的衣袖放下了。

    苏清依然沉浸在要不要躲开的纠结中,竟然没有听到凌浩的问话。

    凌浩趁她不备,低头在她的伤处隔着衣袖落了一吻:“别再让自己受伤了a有人为此寝食难安的。”

    苏清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轻轻一挣,想将自己的胳膊从他的手里抽出来,可是竟没有抽出。

    凌浩将一个小木盒放在了她的手里,“一日一粒。吃完为止!”

    苏清心里猛然清醒了不少,抬头问道:“这是什么?”

    “药!”凌浩只说了一个字。

    苏清看着手中的药盒,迟疑了一下,方问道:“是治我的外伤。还是内伤?”

    凌浩愣了半晌,转过身去道:“养肾气、排肾毒!”

    苏清听了此言,深深的一闭眼,为什么真的是他!

    他们真的就只能为敌,只能势不两立吗?

    两人静默好久。都没有说话,凌浩回头道:“你该休息了,我再来看你!”说完冲她一笑。

    正欲打算离开,苏清喊道:“等等!”

    凌浩停住脚步,含笑转过头。轻声道:“还有事?”

    苏清咬了咬嘴唇,小声道:“能不能将这丸药的配方告诉我?”

    凌浩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带着一丝沉郁低声问道:“一定要知道吗?”

    苏清低着头没有回话,一滴眼泪盈眶而出,无声的落在了地上。

    她再抬头时,凌浩已经走了!

    她将那盒遗在窗边的桌上,两手捂在脸上坐了下来。

    一滴滴眼泪簌簌落下,浸湿了衣袖也没有察觉,直到脸上挂着泪痕睡在了桌上。

    第二日醒来之时,苏清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的,她蓦然坐起身,左手却不经意触碰到了一张纸,慌忙拿起来一看,竟是一张医,心里莫名的一阵紧张。

    她撩起被子,穿着中衣便慌忙的跑到了院中,外面已是朗朗日空、清明一片,那人早已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小娘子,您怎么穿着这个便跑出来,小心着凉!”从院外回来的梅红见了不由得皱眉说道。

    苏清两眼一红,转身进了房间。

    她将自己的身体缩进了被子中,直到苏老太太派春桃过来询问,才勉强打起精神起床应对。

    顺便跟春桃说起自己中午要进宫去见容玉公主的事情。

    春桃知道苏老太太巴不得苏清每日与公主混在一起,自然不会将苏清今日气色不佳的事对苏老太太提及,免得她为难。

    今日,苏清带了红霞出门。

    容玉听闻小太监回报,苏清在宫门口等着见她,心里不由的一喜,没用引领太监,自己亲自跑到了宫门外迎着苏清了。

    “真的是你!”说完这句话以后,容玉见苏清一脸的憔悴,道:“怎么又像是被谁欺负了一样?”

    苏清一笑道:“没有的事。”

    “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容玉问道。

    苏清见有宫人在场,便笑道:“公主忘了,你答应了苏清伤好了之后,要用心教苏清骑马呢!”

    容玉失笑道:“原来是为了这个,好说!”她说完此话后对身后的小太监道:“速去将我练骑马的那些东西备齐了送到马场!”

    苏清听了之后,道:“那不如委屈公主先上苏清的马车,我们先去马场等着。”

    容玉虽然不喜坐车,不过她见苏清与她亲近,也便笑着上了她的马车。

    马车驶离了宫门口,苏清才将身上的医拿出来放在容玉的手里道:“这是解毒的医,你交给太子殿下吧,不要被其他人知道!”

    容玉听了之后,满脸惊喜的道:“阿清,你真的找到破解的办法了?”

    她的眼睛只管放在了医上,没有发觉。苏清说此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丝的愁绪。

    “太好了,皇兄有救了,他知道你为他找到了破解的医肯定会欣喜万分的!”容玉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欢乐当中。

    到了马场之后。容玉给苏清带上护腕、护膝、护肩才将她送上马背。

    虽然这一次容玉已经很用心的在教了,可是依然没有挡住苏清频频从马上摔下。

    最后连容玉都有些不忍了。道:“阿清,你不要心急,骑马也不是一时能学会的!我们改天再学吧!”

    苏清从地上爬起来,自己跨身上马,驱马向前,没走出几步,又从马上翻了下来。

    虽然摔得浑身刺痛。她依然倔强的爬了起来,刚想上马,可是那匹马就如受了惊吓一般,嘶叫着跑向了远处。她只好扔下马鞭作罢。

    站在一旁的容玉也松了一口气,上前扶着她道:“何必这样卖力,又不用你出兵打仗。”

    苏清苦笑一声问道:“我是不是很笨?”

    容玉夸张的道:“哪有!谁说的,若是军队中的士兵都如你这般学习骑马射箭,那个个都能以一当十。战无不胜。”

    她夸张的表情将苏清也逗笑了。

    苏清拖着疲惫的身体上了马车。

    没有接受容玉一起午餐的邀请,而是身心倦怠的回到了苏家。

    苏老太太听说了苏清的情景之后,知道她是与公主一起骑马了,也便没有多问,只嘱咐了一句。要小心伺候公主!

    一连几天过去了,苏清没有再出门。

    虽然容玉曾经两次上门邀请,因为她知道那不是容玉的意思,所以便没有去。

    身体上的伤终究是比心里的伤容易好的,因为练习骑马摔伤的地方,不几天,淤青便慢慢的消退了。

    可是苏清的心情却依然沉郁。

    几个晚上,苏清对月把玩手中的玉笛,却一直没有吹响过。

    他是真的不再来了吗?

    她如是想着,心里便难免对他起了恼意,你既不来,我也不再念你!

    她将挂在胸前的玉笛从颈上取了下来。

    抽开床边书架下的抽屉,正欲放进去,却看到了里面的那个荷包。

    此时才想起,这里面放了从谢氏那里取来的熏香和胭脂。

    本来打算让凌浩给看看,里面有没有掺杂什么不利身体的药物的,可是那天却因为医的事忘记了。

    她将荷包取出。

    脸上带着一丝傲娇的笑,虽然不愿再理他,可是为了谢氏,吹一次玉笛也不算什么。

    她刚刚的将玉笛放在嘴边,却意识到现在距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就算吹了,他也不便进来,脸上又不免多了一丝的不悦。

    她笑着将玉笛重新挂在了颈上。

    晚饭时分,梅红等人站在桌边,看着苏清用筷子戳着饭碗里的饭发呆,都不由得相互递眼色,只是谁也不知道她们的主子是怎么回事!

    “小娘子,饭要凉了!”梅红上前小心的道。

    苏清一愣,放下筷子道:“我吃饱了,将饭菜撤下去,你们吃了吧!”

    “可是,小娘子,你还没吃呢!”梅红的话还没有说完,苏清已经进了里屋。

    梅红无奈的一扶额,道:“主子这时好时坏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苏清的眼睛一直盯着窗外,看着外面的天色一点点暗淡下去,心情一丝丝的迫切起来。

    最终没有忍住,情不自禁拿起了胸前的玉笛放在了嘴边。

    今天出外勤,半夜码好存稿君,给大家放好了!至于加更的事情,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希望晚上不要加班……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