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为难之事

    玉笛发出的声音有些刺耳,尖细的似乎能够将这漫漫的黑暗刺破一般。

    苏清怕将别人吵到,吓得吹了一下,赶紧便止住了,将玉笛藏回到了衣服里。

    还好,过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人进来询问此事。

    她叹口气看了看外面,心情又复阴郁起来。

    “还说一吹就会出现,原来是骗人的!”苏清失神的喃喃道。

    “你找我?”窗外传来凌浩的声音。

    苏清听到他的声音,眼角忍不住一弯,旋即心里又觉得充满委屈,赌气不与他说话。

    凌浩没有进来,依然在窗边站着,问道:“怎么不说话?”

    “说什么?”苏清愣愣的说完此话之后,抬起拳头轻轻锤了自己的头一下,明明是自己将人家召唤来的,临了怎么会问这么脑残的问题。

    此时,站在窗外的凌浩,抬头无声的仰天一笑,道:“我知道了。”

    苏清被他说得一愣,她什么都没有说,他知道什么?

    忽然,苏清想起凌浩将玉笛交给她的时候说的话,有事和想他了都可以吹响玉笛,刚才自己明摆着是没有事的意思,那不就是因为——

    她想到这里,双手捂着脸,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赶紧道:“我找你是因为有事。”

    “何事?”凌浩的语气清淡,听不出喜怒。

    苏清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一口气将自己怀疑有人谋害谢姨娘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凌浩。

    “所以,我想让你看看她用的这些熏香、胭脂水粉之类的东西里,是不是有毒?”

    凌浩想了一下,道:“不用看那些东西,谢姨娘九成是被人谋算了,不过听你的描述,未必是在这些东西里搞得鬼,此事交给我了。”说到这里。他又问道:“知道是谁做的吗?需要我给你出气吗?”

    “知道!”苏清没有一丝的犹豫,脱口而出了,旋即道:“我与她之间不是出气便能了结的,此事我自己会处理。”

    凌浩从来没有见苏清对一个人用这样的口气说话,不由得一愣,对苏清所说的那人到有了几分好奇。

    不过,他没有再说什么。问道:“还有没有其他的话对我说?”

    苏清一愣,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一红,良久没有说话。

    只听外面的凌浩轻声道:“过几天可能有一件令你为难之事,你只不用管,一切都交给我!”

    苏清一愣,没太明白他什么意思,刚要问,只听外面的凌浩道:“我走了!”

    外面响起了几不可闻的脚步声,声音渐去渐远。

    今日,凌浩始终都没有进来,

    苏清落座在窗边的椅子上。轻声叹了一口气,望了望窗外,心里有些不自在。

    过了一会儿,她赌气般的站起身,钻过帐幔爬到了床上。

    一宿无话。第二日一早,吃过早饭之后,苏老太太身边的春桃过来传话:“老太太令三小姐与五小姐到颐祥园去。”

    苏清虽然与五娘比邻而居,可是平日里却不怎么经常见到她。

    自然也不知道这些日子,五娘都做了什么事。

    听闻苏老太太让她与五娘都过去,苏清便不由得问道:“是单找我们两个还是也有其他人?”

    春桃笑道:“小娘子莫紧张,都有的!”

    苏清一笑道:“春桃姐姐稍后,苏清换件衣服便去。”

    “那好,奴婢便先去通知五娘子了。”春桃冲苏清矮身一礼,出了苏清的房门,往东边去了。

    不一会儿,五娘便穿了一件草绿色的百褶裙走了出来,头上依然是素雅无奇,看上去素雅清淡,倒也别致。

    “姐姐,我们一起过去吧!”五娘挽着苏清的一只胳膊笑道。

    苏清今天换了一件米黄色的散花烟罗衫,下面是同色绣花八幅湘裙,与五娘站在一起倒相得益彰。

    二人相携到了颐祥园之后,看到在颐祥园的正厅里客座上,坐了一个陌生面孔的嬷嬷。

    苏老太太见了苏清,脸上的笑意竟比往日看着疏离。

    苏清一回神,知道苏老太太之所以如此,可能是因为浙西日子,自己远着容玉的原因,心里不屑的一笑。

    “清儿来了,昨天公主还派人来问你的膳食呢,可见公主还是关心你的!”苏老太太忍了忍还是对苏清说道。

    苏清上前给苏老太太行了礼,回道:“是!改日清儿会去给公主谢恩的。”

    苏老太太听了此言方笑道:“这才是懂事的好孩子。”

    他说完看了看外面,回身对侍立在一旁的秋影道:“去看看,四娘与六娘怎么还不过来。”

    秋影答应着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只见苏婉与六娘苏莹相携一起而来。

    看的出来,苏婉在过来之前是特意精心装扮了,今天她的装束可用“清婉动人”几个字形容。

    苏婉从进门开始,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尽显嫡女风采。

    苏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道:“婉儿今天很好!”说完她冲客座上的那位嬷嬷笑道:“崔嬷嬷,您看就是她们几个了,以后便有劳您费心了。”

    苏清听了此言,便知道这位崔嬷嬷是苏老太太请来的教引嬷嬷了。

    难怪会落座在客座上,教引嬷嬷一般都在宫中呆过,而且与府里的小娘子们不是主仆关系,而是师徒关系,所以每个大户人家,对教引嬷嬷都是奉为师长一般的敬着的。

    此时苏老太太请来教引嬷嬷,难道是太子选妃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

    苏清想起昨晚凌浩的话以后,心里不由的一沉,难道他说的为难之事便是此事?

    崔嬷嬷站起身,绷着脸从苏清一直到六娘一一看过去,回身对苏老太太一躬身生硬的道:“请老太太放心,只要府上放心将小娘子们交给老身管,一月之后,老身保证在场的各个小娘子都会端庄贤淑、仪态万千。”

    苏老太太听了脸上一笑:“如此最好!将她们交给你,我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放心。”

    崔嬷嬷听了此言之后。面上带着一种理所应此的自信,回身面对着苏清她们面无表情的道:“那便行师徒之礼吧。”

    苏老太太听了之后,赶紧道:“在前面正厅已经都准备好了,崔嬷嬷请!”

    到了正厅之后,果见已经摆好了香案等物。

    崔氏一脸含笑的站在一边正等着,见苏老太太与崔嬷嬷走了进来,赶紧上前迎着。道:“老太太,嬷嬷。你们来了!”

    苏老太太也罢了,那位崔嬷嬷见了崔氏之后,脸上竟勉强扯出一个笑道:“让太太费心了!”

    苏清此时才知道,这位崔嬷嬷竟是崔家给她们选的。

    崔氏听了崔嬷嬷的话以后,脸上笑颜如花:“您还没来的时候,母亲就一直夸奖您来着,说是您在贵妃娘娘跟前是资历最长的嬷嬷,我们家婉儿交给您绝对没问题。”

    她此话一落,不但是苏清,就连五娘、六娘也能听得出来。崔氏这话是说给她们听得。

    这位崔嬷嬷是贵妃宫里资深的嬷嬷,是卖了崔家的面子才肯来苏家做教引嬷嬷。

    而且这位嬷嬷是给苏婉准备的,她们都只是跟着沾了光。

    “教导小娘子的事,太太便不必担心了,从老身的手底下出师的小娘子。无不温婉大方,娴熟懂事。”崔嬷嬷此言说的理直气壮,语气里还不自觉的带着几分得意。

    “好了,以后她们姐几个便交给崔嬷嬷费心了,快行师徒之礼吧,错过了时辰便不好了。”

    苏清与五娘随在苏婉与六娘之后,给崔嬷嬷行了师徒大礼,跪行奉茶之礼,她们便算是被崔嬷嬷认下了。

    “既然你们都认我为师,那以后便要听我之言,若有一丝行错,我可不管你们以前是不是娇生惯养,也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是一样要惩罚的。”

    苏清等人都躬身称是。

    “今天已经巳时过半了,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便从今天晚上便开始吧,你们今晚各自抄一篇《女训》,明早卯时初刻便交给我。”

    听了崔嬷嬷的话以后,苏清与苏婉都默默不语,五娘与六娘都不禁惊讶的抬头对视了一眼。

    这些崔嬷嬷都看在了眼里,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只道:“暂且散了吧。”

    她们一出了正厅,六娘便抱怨道:“晚上抄书,早上还要起这么早!天哪,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苏清一笑没有答话。

    这时,一个小丫头匆匆跑了来,看了苏清一眼,跑到苏老太太跟前回道:“老太太,公主来了,要见三娘子呢。”

    苏老太太听了对苏清道:“快随我去迎着!”

    她的话音还没落,之间容玉已经闯了进来,一眼便看到苏清站在当地,笑着跑到她跟前兴奋的道:“有好事情呢,随我出去逛逛,我们边走边说。”说完拉着苏清边走。

    在容玉的面前,苏家的其他人就跟空气差不多。

    有容玉的霸气,苏清也懒得与苏老太太再请示什么的了,便跟着容玉出了门。

    难得容玉今天是坐马车来的,一出苏家的大门,容玉便将她拉上了那辆珠玉华盖车。

    一上车只见容宇坐在里面,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苏清。

    苏清见状,正要下车,手腕却被容宇扣住了:“为什么躲着我?”

    苏清使劲儿挣了一下,却没有挣出,带着怨气看了容玉一眼。

    容玉有点抱歉的一笑道:“阿清,你不要生气,我也没有办法,是被他死缠烂打的缠坏了,我道歉,好不好,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我有事跟你说!是关于他的。”容宇说着放开了苏清的手腕。

    苏清一愣,想起凌浩与容宇目前的关系,心里一紧,神色慌张的问道:“他怎么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