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此来今生

    容宇见苏清紧张的样子,不由得轻声苦笑:“你果然将他放在心上了,为什么?”

    他说出这个“为什么”的时候,发红的双眼变得晶莹了。

    为什么?苏清也在自己的心里问了无数遍,她也曾试图抗拒,可是始终管不住自己的心。

    “我不否认、更不会逃避自己曾对你造成的伤害,我也愿意承担所有的后果,那他呢?”容宇不顾容玉在旁,一边说着一边离座上前半跪在了苏清的跟前,满眼含泪盯着她,一副一定要得到答案的神情。

    容宇见苏清只是呆呆的流泪,接着问道:“你每每与他相处的时候,难道你就不曾记起那一刻吗?”

    “别说了!”苏清咽下了喉间的哽噎,狠狠的说道。

    “同样对你造成伤害的两个人,为什么你的态度会如此的不同,而且,我们是有过去的,有轰轰烈烈相爱的过去,你怎么能忘记呢?怎么能不给我赎罪的机会,便选择了别人呢?”容宇说到激动之处,不由得伸手使劲儿环抱住了苏清的身体。

    容玉不好意思的回头朝向了窗外。

    苏清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将环着自己身体的容宇的手从自己的身上拿开,面无表情的道:“你今天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吗?若是为了这个,那我已经听过了,我要下车!”

    容玉听了,忍不住道:“阿清,我虽不知道你与皇兄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虽然他口口声声说是伤到了你,可是在我的眼里,他可从来都是以你为重,为了你甚至将进京参选太子妃的——”容玉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容宇捂上了嘴。

    “你干嘛?”容玉不满的将容宇的手从自己的嘴上扣掉。努嘴瞪着他,“做了还不让我说吗?知道不光彩了!”

    苏清听了容玉的话,又想到林若欣在路上的遭遇,便知道容宇做了什么事,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心里竟觉得有猩笑。

    上一世的时候,容宇想办法将参加太子选妃的范围扩大了再扩大,希望自己选出的太子妃、良娣等人千万不要与那些世家有什么关系。今生倒正好相反了。

    苏清回坐到了座位上,依然无言。

    “阿清,反正你们早晚都会成为夫妻的,就不要再折磨他了嘛!”容玉摇着苏清的胳膊道。

    苏清听了容玉的话以后一惊,抬头不敢相信的问道:“什么叫早晚会成为夫妻,难道你们皇家还会强娶强嫁?”

    容玉挠挠头道:“你傻了,皇家还用强娶强嫁嘛。只要你去参选太子妃的时候,皇兄选了你不就行了。多简单的事情啊!”她说道这里一摊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苏清松了一口气,笑道:“太子选妃,应该不是只听太子一人的意见吧,也要皇帝和皇后点头才行,苏清自认才疏学浅、资质平庸,应该不会被皇帝和皇后看重的。”

    此时容宇已经坐回到自己的座位,听了苏清的话以后,道:“你说的不错,在之前父皇和母后的确会给我暗示。可是,”他说到这里仰脸看了看苏清,接着道:“若我一意孤行呢!”

    苏清深吸一口气,迎上容宇的双眼冷冷的道:“我此来今生,不是为了重蹈覆辙的,若你一意孤行,我便抗争到底!”

    此时。他们的马车已经差不多绕城走了半圈了,不过容玉几次看向外面,都没有令马车停下。

    容宇听了苏清的话以后,凄惨一笑,“我怎么会让你重蹈覆辙,就是为了不让你重蹈覆辙,所以我才不能接受你与他走的太近,难道你忘了你是怎么离——”他说到这里,想到容玉还在一旁,怕吓到她便忍住了后面的话,接着道:“为了不让你、也不让我自己重蹈覆辙,我绝不会让他活在这个世上。”

    苏清知道容宇从来都是说到做到,他既如此说,便肯定会如此去做,想到这里,她站起身道:“我要下车,在不停车,我就跳下去!”

    容宇没有拦着,只是冷冷的苦笑道:“你这是要因为他与我划清界限吗?”

    “哎~呀~”一直在一旁不怎么插话的容玉,使劲儿挠了挠自己的头道:“听你们讲话累死了,那个‘他’到底是谁啊!怎么就这么厉害,给你们造成这么大的困扰啊!”她说着便将苏清拽到自己身边坐了。

    她此话一出,容宇与苏清同时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苏清方道:“停车,我要下车!”她说着便将幕离带在了头上。

    “阿清!”容玉刚刚叫住了苏清,让听容宇冷冷的道:“让她下车!”

    容玉无奈的一捂脸:“你难道想让阿清自己回去吗,那多危险!”

    “朗朗乾坤、天子脚下有什么危险的!”

    容宇的话刚刚一落,只听苏清扬声对外面的车夫道:“师父,请停下车!”

    苏清下车之后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记起这条街她曾经来过,再往前走不远应该便是云娘的云想店了。

    此时,她不愿想容宇的事,也不想去考虑凌浩的事,此时她只想驱走心里的不痛快,

    她抬头看看天色还早,便想为自己选几件衣服,顺便拜访一下云娘,于是便朝着云想店走了过去。

    一走进店门,云想店的铃儿便迎了出来:“这位小娘子是来选衣服的吗?”

    苏清一笑,将头上的幕离摘下,道:“请问云娘姐姐在吗?”

    铃儿以为她是来找云娘定做衣服的,脸上的笑容一滞之后,立即笑道:“不巧了,小娘子,今天一早我们老板便出门了。”

    苏清一愣之后便了然了,道:“那麻烦铃儿姑娘转告云娘姐姐。今日修鹤曾经来访。”

    她刚想带上幕离,只见云娘已经从楼梯口拐了下来,笑道:“别与丫头一般见识,刚刚我听人报来了一个面生的小娘子,便纳闷是谁。便来到回廊想看看是谁,却不想竟是你!”

    云娘说着已经下楼来到了苏清的跟前,“随我到楼上坐坐吧!”

    苏清笑着给云娘行了礼,随她去了楼上。

    入坐之后,苏清闻了闻丫头放在自己跟前的茶,闭眼笑道:“嗯~~竟是用初春之雨水沏的上好的牡丹茶,今天看来苏清是来对了。”

    “你的嘴这样叼,我怎么敢让丫头上次茶!”云娘说着自己也笑了。“今天怎么这么有空自己来我的店里坐坐?”

    苏清脸上不由得无奈一笑,道:“被公主丢在街上了!”说完这话,她心里腹诽道:“哼,容玉你替太子算计我,便不要怪我败坏你的名声喽!反正你也没什么名声。”

    云娘听了她的话以后,“噗嗤”一笑:“也亏你能跟她相处这么长时间,已经不易了。”

    苏清一皱眉道:“听云娘姐姐的意思。好像苏清早就应该被公主赶下车了?”

    云娘一愣,旋即笑道:“现在我知道为什么公主喜欢跟你在一起了。你跟她一样不讲理!”她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眼睛愣愣的停留在苏清的颈间。

    苏清低头一看,原来是挂玉笛的金线露在了外面,她感激拽了拽自己的领子,故意对云娘道:“云娘姐姐看什么呢?”

    云娘一回神,脸上勉强笑道:“阿清里面是带了护身符吗?”

    苏清脸上一愣,故作恍然的道:“哦,姐姐是说里面用金线挂着的东西,是个小饰品。据说有辟邪的作用,可以保佑我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可不就是护身符!只是说不让见光,便一直贴身带着。”

    云娘一回神,笑道:“哦,原来是这样!是长辈送的吧?”

    苏清抬头看了看云娘,难道她认识这件东西,她也是狼帮的人吗?还是她原是狼帮的仇人?

    云娘见苏清一脸警惕的看着她。换上笑脸道:“我只是随便问问,若你不方便回答便罢了。”

    不过苏清看到云娘的眼神中却带出了一丝的冷杀之气!

    苏清失笑:“那倒不是,只是觉得姐姐关心一个死物胜过关心苏清了,苏清心里便有泻酸了!”

    虽然苏清没有回答云娘的问题,不过却也给她留了余地。

    云娘听了之后脸上换上了笑容道:“今天来还是只坐坐,还是选几件衣服?”

    “若姐姐肯送,我就选几件呗,我可没有那么多的银子给姐姐啊!”

    云娘假意一扶额开玩笑道:“你都好意思开口了,我还怎么好意思不送!选吧,随便选!不过,我可不能老是白送你!你得给我留下一幅字!”

    “好!”苏清毫不迟疑的答道。

    苏清的话音一落,便有丫头将文房四宝准备好了放在了她的跟前。

    苏清拿起桌上的册子不紧不慢的翻道:“我要先选完了衣服再写字,姐姐不会介意吧?”

    云娘一笑:“介意又能怎样9不快选完了,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字。”

    苏清没有拖延很多时间,衙衣服之后便来到了桌案前,冲云娘意味深长的一笑,挥笔写下了一首诗: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苏清笔落之后,云娘上前一看,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满脸惊讶的看着苏清。

    苏清见了云娘的样子,心里便有了答案,笑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姐姐,我们是朋友,谁也不必威胁谁!”

    ps:

    感谢几番釜送的平安符!么么哒!顺便恭喜完本!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