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暗香盈袖

    云娘听了苏清的话以后,面色趋于平静,只是没有了刚才的笑意,“你既如此说了,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你既然接受了这件东西,那便好好对他,若你对他有半点二心,我绝不会放过你!”

    说完此话之后,云娘补充道:“你应该知道我说的‘他’是谁?”

    苏清听了此话,不由得暖暖一笑:“我以为她跟我一样,在这里是孤单的,却没想到,他还有你护着。”

    云娘没有接苏清的话,似是想起了什么,两眼直直的,良久方道:“我派人将你送回苏府吧,即便像你我这样的人,这里的礼法也不得不守。”

    苏清不知道为什么云娘忽然间神情变得如此落寞,只得道::“好,多谢姐姐了!”

    “珠儿!让老张将苏小姐送回苏府!”云娘安排妥当之后便起身了道:“我不送你了,希望你——”说到这里她忽然失笑:“算了,个人有个人的命,快点回去吧。”

    苏清告别了云娘,一路上想着云娘的话,她与凌浩到底是什么关系,爱慕者?云娘虽然不老,可是也不年轻了,应该不是吧!

    母子?变更不像了,凌浩今年怎么也有二十岁左右了,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妈?

    苏清摇摇头,误了一下自己的脸,始终想不明白。

    她正思虑间,忽然马车停下了。

    这么快便到了吗?

    她刚要撩起车帘,只听外面响起了一个尖细的声音:“车上坐的可是苏家小姐?”

    只听赶车的车夫老张回道:“正是苏家的小姐,敢问公公何事?”

    “皇后娘娘有请。特意为苏小姐准备了马车,苏小姐还是上这辆马车吧!”车外的太监拉着调儿,阴阳怪气的说道。

    苏清深吸一口气,将幕离带在了头上。撩起车帘,果见对面有一辆皇家的马车在等着。

    在这个社会,任何人在皇家面前就只有服从,她自然也不能例外。

    那名太监见苏清露面了,将坤仪宫的牌子在她的跟前一晃,道:“苏小姐随杂家走一遭吧!”

    苏清深吸一口气。现在皇后相招,肯定是知道了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是不是还会沿着上一世的轨迹向前,很多的事情已经跟上一世不同了,可是太子选妃这件事却依然如故的发生了。

    苏清一面想着一面下了云想店的马车,登上了皇后接她的马车。

    她坐在马车里,细细的想着上一世的一些事情,希望能想出自救的办法。

    容宇于皇后也不过是一个争夺权力的工具,皇后不会允许任何人打太子的主意,影响到她们图谋帝位的大业。

    若皇后知道此时的容宇对苏清的心思,那苏清今天此行便凶多吉少。

    苏清想了想上一世的一些事情。打算冒险一试,但愿此时的容宇能够冷静,知道她被皇后带走,不要去找皇后要人,否则她的努力便白费了。

    苏清一路想着对策,不知不觉她所乘坐的马车便已经到了宫门口了。

    下了车之后。有一个引领的宫女将她带到了皇后的坤仪宫。

    一进宫门,苏清微微一抬头,看到皇后正侧外在正厅的凤头座椅上,似是在等着苏清的到来。

    “臣女苏清,拜见皇后娘娘,资后娘娘凤体康健、吉祥如意!”

    苏清边说边向皇后行跪拜大礼。

    皇后微微一愣,“苏清!苏清……怎么会是苏清,”喃喃叫了几声苏清的名字,过了会儿道:“你早就认识太子和公主吗?”

    “只见过公主,幸得公主垂爱。与苏清说过几次话,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太子殿下。”说到这里,苏清的双颊适时地变得有些微红。

    郭皇后听了之后,轻声一笑:“果然是个聪明的,不过。很多人都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苏清料到皇后是不会相信她的说辞的,不过她会让她慢慢接受自己所说的一切。

    “你今天是第一次见太子?”郭皇后轻声问道。

    苏清轻声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平息自己内心的紧张,继而微笑道:“是!”这个“是”字刚一出口,她的脸便变得绯红了,接着道:“苏清是家里的庶女,不怎么出门,所以今天倒是第一次见到太子。”

    郭皇后轻蔑的看了苏清一眼,正色道:“今天你们在车上都聊了什么,从头至尾一一说来,不得有遗漏。”

    苏清吓得浑身一颤,道:“是!开始的时候太子问了老太太、老爷、太太好,又问老太太的身体好不好,老爷平日里在家做什么,太太与家里的姨娘相处的可融洽?然后,然后,”说到这里苏清故意结巴了一下,接着道:“然后又问了家里的妹妹们最近可好,问完了,太子便将苏清赶下车了。”

    苏清说到这里的时候,神情不由自主的黯然下来。

    郭皇后听了苏清的话以后,抬头看了一下刚才接苏清进宫的太监。

    那名太监回道:“苏小姐中途下了太子殿下的马车,奴才去传旨的时候,她正从云想店借了马车回苏府。”

    郭皇后听了之后点点头,不过她一向是个谨慎的,仅凭这几句话,她是不会放心将苏清放走的。

    “将她带下去,关到——”郭皇后脸上带笑,一双美目往上一翻,玩笑似的道:“将她关到避春宫!去告诉苏家,她们家的苏清,哀家留下了,让她伺候哀家几天再说。”说完“呵呵”一笑:“你说的是真是假,哀家一试便知。”

    苏清听了此言之后,心里一沉!

    或许别人不知道避春宫是什么地方,可是她却知道!

    那里关押的都是些罪不至死的宫人,她们被关进避春宫之后,大多便被遗忘了,在长天老日的消磨下,变得魔魔怔怔,非傻即疯。

    把她关在避春宫,便是一日也会将她折磨疯了。

    可是此时,她只能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被人带了下去。

    在去往避春宫的路上,她几次握住胸口的玉笛,都忍住了。

    这里不是别处是皇宫,就算凌浩能进的来,也未必能将她救得出。

    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接受现实,等待皇后相信她。

    “砰——”避春宫的大门被打开了,苏清感到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倾,便被人推了进去,身后是关门落锁的声音。

    “咦!来人了,是皇上赏给本宫的宫女,嘻嘻……皇上还是疼我的……疼我……”一个浑身污垢的半老女人,身体歪歪晃晃的走到她的跟前:“给本宫奉茶!”那女人有模有样的朝苏清一摆手说道。

    苏清知道对精神失常的人,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考虑,要顺着她的意思才行,便满地找了半个瓷碗片,学着宫里宫女的样子,拖到了那女人的跟前,果然,那女人“嘻嘻”一笑拿着瓷碗片走了。

    苏清将身体靠在门上,慢慢的蹲坐下来,脸上苦笑一下,终于知道什么是度日如年了。

    满院子这里一个那里一个,都是些在自娱自乐的疯女人,有哭的、有笑的、有自惊自吓的,诸般姿态应有尽有。

    不多时,一个衣不蔽体的女人,抱着一个破枕头从她眼前一边大叫着一边飞快的跑了过去。

    苏清真想躲进小须弥中,可是又怕这里有人监视,她又实在没有勇气穿过那需女人到房中去。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晚上比白天要更加难熬吧!

    此时,容宇已经从探子的口中得知了苏清的事,可是他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却不敢轻举妄动。

    他想让容玉帮忙去要人,可是一想,皇后肯定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那样苏清便更危险了。

    若被皇后知道他钟情的人是苏清,那不但他以后会很被动,而且也会给苏清引来杀身之祸。

    容宇在书房中走了一圈又一圈,却始终想不到办法。

    忽然一个人的名字在他的脑海中一闪,不过旋即他一拳重重的捶打在了墙上,满脸的愤恨与不甘,可是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做了决定。

    天黑了,避春宫没有一丝的烛火,耳边不停的传来各种声音。

    苏清将身体蜷缩在门边,一点一点的熬着时间。

    她相信上天让她重活一声,一定不会是为了让她死在这里。

    她坚信就算容宇不来救她,也会有别人来救她。

    就在这时,她感到一个人忽然便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吓得她惊叫一声。

    可是刚刚叫了一半,便被人捂住了嘴。

    一股熟悉的淡淡的香气从那人的袖口传来,苏清停止了挣扎,一滴眼泪越过眼眶落在了那只捂着她嘴的大手上。

    刚才的呼喊声便淹没在了避春宫其他人的哭声、笑声、惊叫声中。

    今天更晚了,还没有审稿!抱歉啊亲们,这种日子我也过够了,希望下周不会太忙!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