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神秘女人

    ;

    “前……前辈,真的是您?”听着这个将自己从单纯少爷一步步带入罪恶深渊的女人声音,唐长风又惊又喜,语气颤抖的说道。.. .

    “废话,不是本宫还能是谁,没出息的东西,本宫费尽心机,让你在距离星月城两千五百里处的小山谷中得到上古道藏,你倒好,好处全让那小妮子给捞去了,而且人家还要将最珍贵的五行珠送给你的情敌叶枫,可笑可笑。”

    女子冰冷的声音在唐长风的耳边不断回荡,下一刻,唐长风便感觉唐娴雪和叶枫加在自己身上的双重限制消失了,再次恢复了自由之身。

    “多谢前辈相救,不知道前辈可否帮晚辈对付叶枫,我恨不得食其肉,碎其骨,让他生不如死!”唐长风一脸怨毒的说道。

    “放肆,小子,你简直越来越没上下尊卑了,你给本宫听好了,你只是本宫的一条狗而已,你没有和本宫讨价还价的权利,这是本宫最后一次救你,下次你可没有那么好命了,带上你在道藏中获得的东西去万卡门找白执事,竹林镇林惊天之子林动本是此人内定的弟子,你给他好处的同时告诉他叶枫就是杀人凶手,再略微展示一下你的天赋和实力,他将会收你为弟子,成为你在万卡门中对付叶枫最好的盟友。”

    “可是前辈,五行珠还在唐娴雪那贱人的手中,莫非就这样算了?”

    见不知道身在何方的神秘女子如此说,唐长风先是一喜,没想到自己还能够进入万卡门,旋即不甘的说道。

    “五行珠虽然是传说之物,不过上面铭刻的卡阵纵然是金丹大道的超级强者都无法解开,五行珠只不过是中看不中用的鸡肋罢了,你以为本宫会吃饱了撑着了?让你这条不成器的窝囊狗获得道藏?本宫就是要让叶枫得到五行珠,让他承受那反噬的痛苦,哈哈哈哈!”

    说到最后,神秘女子的声音骤然间变得疯狂起来,其声铿锵如天雷作响,竟然一瞬间将唐长风的耳鼓都震出血来。

    声音渐渐远去,唐长风双拳紧握,目光中一片怨毒:“贱人,本公子暂且给你当狗好了,终究有一天会让你知道,哪怕是一条狗也可以反噬主人的,桀桀!”

    言罢,唐长风望了望从道藏中得到了神兵利器和大量极品灵石,头也不回的往万卡门走去。

    ……

    当唐娴雪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望着四周被烈火灼烧的触目惊心的痕迹以及死狗一般被刀狼五花大绑的白发魔妪,唐娴雪一脸佩服的说道:

    “叶大哥不愧是我竹林镇第一天才,如今短暂的时间就修炼到了魂虚境五层后期,相信十年之内定能进阶魂虚境后期。”

    “大哥,这老太婆如何处置?”刀狼头上的黑纱已经去掉,冷冷的望着白发魔妪说道,在刀狼的眼中,白发魔妪已经是一个死人,对于死人自然没有隐藏身份的必要。

    “桀桀,叶枫,老身没想到你的精神力量居然强大到了比老身还厉害的境界,技不如人被擒着实无话可说,可是你们想要杀死杀死老身,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白发魔妪咧嘴发出嘶哑刺耳的笑声,忽然浑身白芒一闪,整个人诡异的消失在目瞪口呆的众人眼中。

    “神行百变!原来白老太婆不是魔兽山脉走出的妖兽,她是光明之巅走出来的猿人!”与此同时,叶枫的脑海里面陡然响起了行者一脸凝重的声音。

    “猿人?可是巨猿和人族女子结合诞生的半人半兽?”叶枫闻言一愣,惊疑不定的说道。

    自从得知光明之巅的追兵随时都可能出现后,叶枫便仔细的研究了一番光明之巅的势力,对于猿人这个族群自然不陌生。

    “不错,白太老婆的血液里面有那叛徒的味道,她定是那叛徒的后人,这神行百变的功法是那叛徒自创的不传之秘,如果不是刚才你将她击伤让鲜血流淌出来,老夫都差点被她给忽悠过去。”行者点了点头说道。

    行者本以为白老太婆是“人猿”而非“猿人”,毕竟两者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人猿和猿人的区别,在于人猿是人族的男人和猿族的女人在一起诞生了后代,本质还是兽类,归属于魔兽山脉,和光明之巅猿族男人和人族女人在一起诞生的后代,本质是人族截然不同。

    “老头,我记得你以前给我说过,魔兽山脉的人猿一族为猿族,和光明之巅所不容,猿族又和光明之巅所不合,如今你修为未复,咱们何不到魔兽山脉走一趟,看看能不能和猿族或者人猿一族合作,一起对付光明之巅。”叶枫心中一动,试探的说道。

    “你的想法的确不错,不过所谓的合作是建立在实力平等的前提下,你如今所要做的是先将实力提升到魂实境,然后加入六大宗门之一的任意一个,并成为核心人物,然后你才有和魔兽山脉高层对话的资格。”行者闻言摇了摇头道。

    兽族和人族是天敌没错,不过对于大陆金字塔最巅峰的一群人和魔兽来说,在共同利益的前提下,两大族群也不是没有合作的可能姓,这种事情自洪荒到如今这个时代一直都是如此,只不过不被寻常武者所知晓罢了。

    “也唯有如此了。”收起心中的繁杂念头,叶枫对二人淡然说道:“算了,这次暂且绕过白发魔妪一命,曰后在从长计议。”

    “不好,唐长风!”眼见叶枫没事,少女一颗紧张的心才放松下来,忽然俏脸一变,急匆匆地往回赶,四周空荡荡的一片,却还哪里有什么唐长风的影子。

    “叶大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一时心慈手软……”

    少女眼睛圈一红,秋水眸子中满是委屈,看的叶枫一阵不忍,柔声说道:“小雪,唐长风无论如何说,都是你的大哥,他逃了也算是他命不该绝,如今诸事已了,你还是先回万卡门吧,你离开万卡门这么久,相信你的师尊也想你了。”

    “师尊。”闻言少女眸子一亮,唐娴雪本就是不拘小节之人,没有寻常女人般的扭扭捏捏,闻言抱拳说道:“叶大哥,那小妹就先走一步,我……在万卡门等你!”

    话音未落,一袭白衣胜雪,三尺长剑随风晃动,唐娴雪的靓影已经消失在密林之间,只留下一股少女独有的芬香在叶枫的周身回荡。

    “大哥,嫂子真漂亮啊,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唐小姐果然不愧是万卡门年青一代的佼佼者。”刀狼一脸陶醉的闻着空气中的香味道。

    “去你小子的,我和小雪虽然有婚约在身,可她如今终究是仙门弟子,已经不算是凡尘之人,万卡门是否同意将小雪这天之娇女许配给我,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闻言叶枫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接着一脸凝重的说道:“小刀,我们在外面已经耽搁了数曰,算算时间罗金大师已经到五指山了,我对洞府的要求这些天都告诉你了,你先过去协助罗金大师修建洞府,我的管家老牛会全力协助你们,我感觉自己的修为到了一个临界点,需要闭关一次,这次闭关短则十天半月,多则两三个月,你要帮我守好五指山,待我出关之时,就是我前往万卡门之际。”

    “大哥,你在炼火谷刚刚突破,你又要突破了?”闻言刀狼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

    身为星月城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少主,刀狼一直都对自己的天赋有着绝对的自信,认为自己的修为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是翘楚了,可在得知了叶枫从十四岁开始修炼的惊人事实后,刀狼就一直生活在打击之中。

    刀狼好不容易才接受叶枫修炼速度比自己强的事实,如今居然又听到叶枫说自己要进阶了,刀狼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酸溜溜的感觉,缘何自己这大天才和叶枫相比,资质平庸的如同一个普通人呢?

    “不错,而且我还想要借着这次闭关将自己二印魂师的境界巩固,若是时间来得及的话,我还会去魂印殿参加二印魂师的考核,如此一来就算万卡门在我和小雪的婚事上刻意刁难于我,看在魂印殿的份上,他们也不敢对我如何。”叶枫点了点头道。

    “那好,我就先去五指山了,等大哥你再次回到五指山的时候,定然能够看到一座全新的洞府!”见叶枫心意已决,刀狼也明白自己继续劝说没有任何意义,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密林深处。

    确定四下无人之后,叶枫心神一动,却见一道流光闪过,叶枫已经来到了造化玉蝶之中,拂袖一挥,手中已经多了一颗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黑色小珠子。

    这颗黑色小珠子,便是唐娴雪和唐长风在某个上古前辈留下的道藏中获得的宝贝,也是兄妹二人反目成仇的根本原因——五行珠。

    “这颗珠子虽然看起来普通,可里面却有一股让我感觉到危险的力量,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把玩了黑色小珠子一会,尝试了各种办法却依旧没有发现黑色小珠子如何开启,叶枫不由眉头一皱,暗暗想道。

    “我的天,竟然是这东西,这……这怎么可能,这东西怎么可能在这一界出现?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当行者从远方走过来看到黑色小珠子之时,苍老的眸子中满是震撼之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