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孙齐天

    ;

    若是有易玄国的子民在此,则会发现这人竟然和齐天庙中的光明圣祖雕像有着九成九的相似,如果真要说此人和齐天祖师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此人比光明圣祖雕像要威严和强大,而且看起来更加的年轻。

    若有光明之巅的高层在此,则会惊愕的发现,此人和如今光明之巅的最高领袖——光明圣主有太多的相似,虽然光明圣主和此人的容貌身材完全不一样,就可依旧让人感觉两人就是同一人。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样子,另一道强大的身影缓缓跪倒在此人的脚下,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当代光明圣祖——孙无忌。

    这人究竟是谁,竟然要堂堂光明圣主孙无忌下跪!

    要知道孙无忌可是光明之巅历代圣主中天赋最高的一个,也是易玄国唯一的一名金丹大道修士,纵然是天机阁主战天涯,太乙门剑神洪宇等,站在整个斜月大陆金字塔最高层的超级强者,都会平辈相交的存在,他竟然会对一个人下跪?

    “无忌,你跟了老夫有多久了?”冷冷的盯着光明圣主许久,这看起来不二十多岁左右的青年说话了。

    “启禀祖师,晚辈跟随您已经九百八十年了。”匍匐在地的白发老者闻言恭敬的说道。

    “是啊,九百八十年了,转眼一千年就要过去了,你停滞在虚丹境初期足足三百年了,修为却依旧没有任何寸进,算算时间,还有二十年你就要尘归尘、土归土,彻底道消陨落,消失在这茫茫天地之间,本尊只能重新扶持下一代的光明圣主了。”

    青年仿佛没有看到孙无忌苍老的脸上满是难看一般,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按照本尊自洪荒布置的格局来看,如今易玄国三分天下,势力最强大的我猿人族,猿族其次,人族垫底,无论岁月如何更迭,我易玄国的历史上却从未听说过有哪一代的光明圣主是比人族还低**,被三族所仇视的人猿,啧啧,要是二十年后你陨落之后,你的人猿肉身就会彻底暴露在我光明之巅千万子弟和亿万子民信徒面前,相信他们愤怒之下,一定会将你那十几个嫔妃和一百多个儿子,还有你这千年来暗中寻找并团结到一起的几十万人猿族一网打尽,本尊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最小的儿子天赋似乎并不比你差。”

    “祖师救……救我”闻言孙无忌终于慌了,不断的跪在地上磕头,大滴大滴的冷汗从额头流了下来。

    死!孙无忌并不怕,对于一个在十岁那年就亲眼看着自己的人族父亲和猿族母亲被易玄国官兵活活打死,自己也被逼得跳入万丈深渊的未亡人来说,孙无忌感觉自己已经占了天大的便宜,多活了九百七十年岁月,自己已经很赚了。

    哪怕是让孙无忌马上去死,孙无忌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奈何身为人猿一族唯一的金丹大道和精神领袖,孙无忌放不下自己的妻儿和几十万族人。

    “无忌,你是不是觉得本尊这些年让你做的事情很恶毒,违背了你善良的本心?错!大错特错,你要记住,这个世界本就是和人斗!和天斗!和天地万物战斗!纵然是你最敬爱的师尊,倘若有一天阻挡你成功,那也可以毫不犹豫的将他背叛!”

    青年面孔一阵扭曲,似乎回忆起什么往事一般,状若疯狂,笑了好一会这才停下来,目光冰冷的说道:“无忌,本尊穷三百年的气力方才锻造了一只巨掌巨身,你求了三十年我才交给你,可这才不到一年,你就让本尊的巨掌**陨落,你……可知罪!”

    “无忌知罪!”孙无忌匍匐在地,诚惶诚恐的说道。

    “哼,本来本尊很想一巴掌将你击毙,不过念在你为本尊和光明之巅做了很多事情的份上,本尊暂且再让你苟延喘喘一段时曰,你想要获得突破到虚丹境中期的魂技,那你就去将击溃本尊巨掌**的人找出来,然后——杀!”青年说到最后,面容已是一片扭曲。

    金丹大道寿元千载,这是整个斜月大陆都知晓的定律,只不过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这个寿元只不过是虚丹境初期修士的生命极限罢了。

    如果到了虚丹境中期,那么修士的寿元又能够增加两百年,对生命只剩下不到二十年的孙无忌来说意义非常重大。

    孙无忌肩负人猿一族和孙家的未来,麾下更是有几个天才绝伦的儿子,就算孙无忌再不想活也不能死!

    是以当青年的话落定之后,孙无忌毫不犹豫的说道:“祖师放心,无忌即刻让隐藏在清月国中所有光明之巅的修士开始打探消息,若是有必要的话,晚辈会亲自走清月国一趟。”

    “很好。”闻言青年阴测测的一笑,接着继续说道:“六大宗门中,有三大宗门都在清月国境内,你让手下去做事就行,若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亲自出手,算算时间,剑神洪宇的修为也快突破到实丹境了,本过去触他霉头。本尊的**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现在还不是很他正面发生冲突的时候,行了,你退下吧。”

    “是。”闻言孙无忌这光明之巅权柄滔天的圣主如蒙大赦,缓缓的消失在青年面前,一阵冷风吹过,山泉中倒映出一张极度狰狞英俊的脸。

    “孙大圣,你终究还是出现了吗,你这老东西,没想到本尊当年在天界和六哥布下天罗地网,更是引来至强者亲自出手,你居然都能够存活下来,桀桀,但愿这只是本尊的错觉,否则本尊不介意再灭你一次。”

    说到这里,青年的眼中闪过一阵惊疑不定,显然也不确定行者是否真的还活着,虽然巨掌**陨灭的时候,青年并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可青年本能的感觉到此事有古怪,让青年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孙行者。

    ……

    就当叶枫和刀狼、罗金大师联手打造花果山水帘洞,等待着星月城一年一度的大型拍卖会到来之时,在朱雀二区一座仙气弥漫的巍峨高山上,有着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

    夜已深,宫殿顶部有着密密麻麻的,如同星辰般璀璨的千年夜明珠,将整个宫殿照耀如同白昼,一尊尊造型各异的人族大能修士的黄金雕像历历在目,在翠绿的光芒中显得神圣而庄严。

    在这座大殿的左侧,有一个叫做“黑白阁”的地方,其内焚香袅袅,不时能够听到咚的青铜大钟之声,让人听了心态安静不再烦躁。

    烛光一闪,一个白发白须,衣着白袍的苍老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黑白阁中,老者望着墙上的画像一脸的唏嘘和感概,以及——狰狞!

    若是叶枫在此,则会发现画像上那手持长剑气宇轩昂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昔曰在竹林镇被自己斩杀后,收入造化玉蝶中当肉身傀儡的林家少主——林动!

    “动儿,为师这半年来一直呆在竹林镇,易容成各种任务分别进入了第一家族叶家,第二家族唐家,甚至威胁过数个中小家族的族长,终于查到了你的死和一个叫做叶枫的少年有莫大关系,只是可惜没有去情缘谷竹家,那个竹林镇上代尊者竹青书给为师一种危险的感觉,而且竹家防卫太严,让为师无法进入其中。”

    老者目光渐渐凝重起来,一脸的戾气:“或许是因为你在冥冥之中庇护为师,让为师机缘巧合获得了上古某个前辈的传承,修为从魂虚境后期更进一步,终于成为了魂虚境大圆满强者,为师本欲灭了**谷的黑暗之殿,奈何他们已是人去楼空,仿佛放弃了竹林镇一般,影子刺客也不知所终,不过你放心,为师会先将叶枫给斩杀了,然后在动用这些年为师暗中培养的势力去寻找影子。”

    老者的话若是让竹林镇的人听到定然会惊愕不已,想当初林家如此强横不买黑暗之殿的账,到最后,还不是被黑暗之殿派出的影子刺客,将三千竹林卫和林家九老给灭了,就连堂堂六大宗门之一的暗影宗,也被黑暗之殿逼迫的在星月城无法立足,老者凭什么如此底气?

    老者的目光从少年的画像收回,转向了另外一幅画像,这画像的主人本是黑白两大阁主之一,也是老者的好友,可如今已经化为了灰烬,再也不存在于这一片天地之间。

    “黑执事,你和我徒儿一样也是被影子刺客所杀,不过老夫估计你的死和那叫叶枫的少年脱不了干系,算算时间,那小子已经差不多到星月城了,到时候老夫定会为你报仇雪恨,哼,什么狗屁黑暗之殿,或许别人还忌惮你三分,我万卡门在星月城苦心经营多年,虽然不是六大宗门,势力却一点都不逊色他们,城主大人和我宗暗地里结盟,早就想要拿你们这些精武国的外来势力开刀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合理的借口而已,此番老夫只需要好好运作一番,定然能够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老者眼珠子乱转,心中一个又一个歹毒**的计划不断成型,忍不住纵声大笑起来,只是老者笑了没多久,便被咚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

    “启禀白长老,竹林镇唐家大公子唐长风到了。”黑白阁外忽然传来了值守**毕恭毕敬的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