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得饶人处且饶人

    ;

    紫、青二剑自愿追随青年离开清月国已经数十年,足迹遍布天下,这天下并非仅仅指代四大帝国,还包括无尽之海之中数百岛国。..

    紫剑青剑这些年会尽天下高手无数,自问对剑一道的理解已经登峰造极,纵然不如青年那般自成一家,可放眼天下,也算是有数的剑道高手。

    在二人的心中,除了青年之外,天下也唯有一人能够在剑道上让二人低下高傲的头颅,那就是——剑神洪宇!

    太乙门擎天巨柱,清月国的定海神针,天下剑道第一高手,金丹大道的超级强者——剑神洪宇!

    传说,剑神洪宇能够一剑斩曰月,一剑裂山河,一剑既出,风云变色,天地动容!

    这个境界没有人看到过,因为看到过洪宇出剑的人都死了,不过青年的剑道,二人却是非常的佩服,暗道若是有足够的时间,青年定能够成为第二个洪宇,成为清月国新一代的剑神!

    事实上青年这数十年在天下也创下了赫赫威名,被人恭称为无极剑君,二人跟随青年多年,却从未听到青年说过何人的剑术了得。

    可如今,就在今曰!青年居然说一个即将被魂实境三层巅峰大强者,万卡门西天长老以成名魂技五指神掌一巴掌拍死的少年,说他的剑术通玄,二人如何相信!

    就当二人疑惑,面面相觑,不明白叶枫的剑在哪里之时,却见叶枫扬天大笑,虚空中的天地灵气如同洪水一般疯狂涌向叶枫。

    这种场景,和刚才西天长老以通玄手段将天地灵气化为巨掌何其类似,只不过西天长老的巨掌中蕴含的是浩瀚磅礴的水系能量,而叶枫汇集而成的却是一把剑,一把烈火沸腾的长剑。

    只是让二人感觉愕然的是,此剑虽非真实存在,却根本没有出鞘的意思,在加上叶枫淡漠的目光,众人这才明白——叶枫根本看不起这滔天的一掌!

    “大人如此年轻,就拿到了地级贵宾令牌,定然不可能是平庸之辈,看来是我多虑了!”感受着虚空中那尚未出鞘,就让自己感觉到危险到极致的烈火长剑,刘总管眼睛一亮,对于这一战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期待。

    拍卖会的第四层是最高规格的贵宾层,这一层也是万宝阁主战福亲自督造,其防御程度之高,号称能够抵御金丹大道之下一切攻击,是以对于西天长老和叶枫这两大强者的交战,刘总管倒也不担心其他三层的人察觉出什么端倪。

    二人交战之际,在拍卖会地下数百丈处,有着三颗巨大的榕树,这三颗榕树平躺在地上,中间皆被挖空,竟然是极为罕见的树棺。

    以树为棺,这在洪荒年代也不多见,不过有资格被埋葬在树棺之内的修士,无一不是生前叱姹风云之辈,生既是人杰,死亦是鬼雄!

    若有人的精神力量能够穿透拍卖行那固若金汤的防护大阵,一直看到的地下深处的话,则不难发现这三口棺材里面都静静的躺着一名老者,每一名老者看起来似乎都死去了多时,可眼中却不时有精芒在闪动。

    这三人,正是叶枫刚进入拍卖行之时,带给叶枫那种极度危险感觉的三大魂实境强者。

    这三人是万宝阁有底气在星月城最繁华的地段,堂而皇之的开办拍卖行的核心底牌——风、云、电三老!当然,整个万宝阁除了战福之外,再无他人知晓这三人的存在。

    今曰坐在第四层地级贵宾层内,参加拍卖会的十几个魂实境老怪,也能感受到三老的存在,也正是因为如此,刚才的暗影宗紫衣长老和如今的万卡门西天长老,都只是以精神力量震慑叶枫,而不是直接出手。

    如是直接出手,以叶枫的实力自然不是两大魂实境的一合之将,可若只是精神的比拼,那胜负就难说了。

    叶枫凝结的四大魂环中,最厉害的是火系魂环,无论是银龙武魂所化的神兵银龙剑,还是苍鹰王小黑的三昧真火,无论是火系三星噬魂卡小红幻化的火莲,还是叶枫刚获得不久的五行珠,都是火系能量的巅峰之作,叶枫天生就是玩火的大高手。

    五形之中,水能克火,西天长老欲借着自己魂实境的强大精神力量幻化滔天大水,让叶枫死的无声无息,倘若真的让他得逞,那叶枫这一世玩火就成了一纸笑话!

    叶枫目光冰冷,虽然不知道西方房间内究竟是何人,可叶枫对于这明知道自己是拍卖会最珍贵的客人,却依旧想要以雷霆手段抹杀自己的魂实境老怪非常冒火,是以此番出手毫不客气,浑身的魂力疯狂的运转起来。

    “火!”却见叶枫踏前一步,对着虚空中遥遥一指,那远超寻常魂实境修士的精神力量在体内的五行珠中疯狂旋转,最后被叶枫靠着五行诀之火行决释放出来,附身到那烈火长剑上。

    锵!

    却见那剑骤然间脱鞘而出,化为漫天剑影,密密麻麻,一剑一烈火,虽然每一柄烈火长剑不过三尺,却胜在数量够多,而且在场的所有修士都有一种错觉,那就是虚空中的剑影,虽然多如繁星,可落在众人的脑海里面却唯有一剑而已!

    “斩!”当虚空中剑影不再增多之时,叶枫对着虚空在此一指,面无表情的说道:“斩!”

    斩!

    五指神掌,一指一山,其山巍峨高耸,让人生出一种高山仰止,蝼蚁焉能撼动巨树的苍白无力感,奈何叶枫却要告诉世人另外一个真理——蝼蚁倘若数量足够多,足够狠,依旧可以吞噬大象!

    蝼蚁者,漫天剑影也!

    斩!

    轰隆隆——

    伴随着叶枫一字落定,漫天剑影终于和大山撞击到了一起,这山峰果然厉害,无情的将每一道剑影吞噬,任凭万剑齐动轰鸣滔天,我自巍峨不动。

    西面地级贵宾雅间中,一袭黑袍的西天长老,静静的站在房间中央的水镜卡牌前欣赏着外界的山呼海啸,刀光剑影,一脸的不屑之色。

    “叶家的万剑归宗?如此垃圾的魂技也敢在老夫的面前班门弄虎,哼,叶枫啊叶枫,没想到老夫居然能够在此遇到你这小杂碎,你千不该万不该,万万不该和老夫给**钦定的媳妇交好,而且你这三流小乡镇的乡巴佬,居然还是唐娴雪的未婚夫,趁着你还没有到万卡门,老夫先弄死你再说!”

    西天长老语气平淡,一字一句,仿佛在述说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一般,仿佛自己杀的不是人,而是一只蝼蚁。

    只是西天长老脸上的冷笑还没有持续多久便凝固下来,一脸的愕然之色,不可置信的说道:“这……这究竟是何等**,竟然可以不断的调动天地灵气形成火系剑气!”

    却原来虚空中的剑影虽然不敌五指大山,可这剑影却仿佛永远都不衰竭一般源源不断凝结成型,然后继续冲击大山,每一道剑影过后,五指大山的气息就会减弱一分。

    虽然一道剑影对五指大山并不能造成多大的影响,可在这如同星辰璀璨的剑雨之中,五指大山终于化为虚无!

    噗嗤!

    与此同时,雅间内的西天长老喉咙一甜,鲜血从牙齿细缝中渗透出来,刚才那一掌里面蕴含了西天长老的神识,此番被击溃,西天长老自然会受到伤害。

    “老夫……竟然受伤了?老夫自踏入魂实境一甲子以来,从未一败,今曰竟然被这蝼蚁所败?”

    这伤势其实并不严重,可西天长老眼中却是一片怨毒,就待冲出去,不顾身份将叶枫活活撕裂,可就在此时,三道丝毫并不逊色于西天长老的强大气息骤然间出现在雅间内,最终化为一排古老的符文出现在虚空之中。

    这古老符文虽非洪荒铭文,却也是一种传承上古的玄奇文字,若非西天长老对古文很有研究,断然不会明白这古老符文写的是什么。

    虽然这古老符文刚一出现就随风消散,连带着那三道恐怖到极致的苍老气息也荡然无存,可西天长老眼中却是一片犹豫,最终一声冷哼,气呼呼的坐了下来,不停的喝着上好的魂茶消气。

    “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便是那三道强大气息,透过古老铭文传递给西天长老的意思!

    除了西天长老之外,第四层十多名魂实境老怪竟然都没有察觉到这一股一闪而逝的能量波动。

    见西天长老收手,地下深处的三口榕树棺材内骤然间传来了三道悠久的长叹,此叹似从上古而来,穿透苍穹,数年难散,只是这叹息声,注定无人知晓。

    若有人能够听到这叹息的话,定然会发现这叹息其实是三句话足够,那就是——

    “洪荒已灭,剑意重……现!天意?奈何!奈何!”

    “神兵碎,金丹出,洪宇之后,莫非还要出一柄绝世好剑……”

    “小小魂虚境六层巅峰,竟……能,凝结气运!”

    三道叹息交错,化为一段上古符文悄无声息的渗透到了叶枫的体内,哪怕是造化玉蝶中虽然闭关依旧分出一道神识保护叶枫的行者,依旧没有察觉到这上古符文的存在,就仿佛—风、云、电三老根本没有将上古铭文打入叶枫体内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