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英雄如斯

    ;

    “既然阁下已经承认当年的事情,那么今曰就不要离开了!”叶海元闻言目光一冷,却见嗡的一声,所有人的兵器再次飞向虚空!

    万剑归宗!

    却见叶海元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之色,大片大片的长剑如同蝗虫般冲向山谷巅峰,声势之大,竟然比之方才强大不止数倍!

    “小子,看来你父亲是拼命了啊,你父亲这是在点燃生机换来巨大的攻击力,这一招就算是魂虚境中期的强者都无法承受,那些黑衣人虽然多达十八人,想要抵挡这一招绝无可能,不过想要对马车内的首领造成伤害,绝无可能!”虚空中,行者凝重的声音骤然响起。

    “还请师尊出手!”

    危急关头,叶枫也明白以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发挥出多大的作用了,这个级数的战斗,已经超越了自己所能掌控的范围,如今之计,也唯有行者出手了。

    叶枫这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掌控了,这股力量之强,竟然一点都不逊色刚才首领出场之时!

    好在叶枫处在高空之中,是以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感受着一身澎湃的力量,叶枫愕然的说道:“老头,你早就进阶到魂虚境后期了?”

    “哼,你小子都快要突破到魂虚境了,莫非老夫还要在原地踏步停滞不前?”行者鼻孔里面一声冷哼,不屑的说道。

    二人说话之间,叶海元点燃生命集一生魂力之大乘的凌厉剑气终于冲到了山谷上。

    “桀桀,米粒之光也敢放光华!”金一多踏前一步,一脸的不屑,可这话还没有说完,金一多浑身汗毛都直竖起来。

    轰隆——

    剑气纵横,瞬间将山谷巅峰之巨石削的四分五裂,挡在最前面两名一脸桀骜的黑衣人噗嗤精血喷出倒地而亡,后面三名警觉过来黑衣人,尚未将浑身的魂力提起来,便被巨大的剑气冲击的倒飞而起,最后跌落山谷之中,致使骨头断裂,被漫天大火说吞噬!

    一剑!

    仅仅是一剑而已,叶海元竟然同时击杀五名魂虚境同阶!

    全场震撼,鸦雀无声,旋即迸发出剧烈的欢呼声,那些在黑衣人降临后就胆寒不已的叶家儿郎也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长剑,对此战充满了信心。

    可惜他们都忘记了。死了五名大意轻敌的黑衣人,还有十三名一脸凝重的黑衣人,这还不算马车内修为不知道深浅的强者!而此刻的叶海元已是强弩之末,再也没有了战斗力量,若非叶家众多子弟在此,那么叶海元都想要躺下去好好的休息休息!

    “叶兄,接下来的一切让我来吧。”在场之人中能看出叶海元真正状态的人并不算多,可唐三绝对算是其中一个,闻言一脸凝重的站了起来,浑身的气势开始疯狂提升起来。

    魂虚境初期!

    轰——

    感受着唐三身上传来的恐怖气息,叶海元不由一脸苦笑,轻声说道:“唐兄,你这又是何必呢,此番你用生机点燃修为,让自己重新回归魂虚境,你可知道这样做对你曰后的修炼会有多困难,本来不出三年你就能够再次修炼回魂虚境,可如今……”

    “叶兄你无需多言,今曰老夫不将金一多杀死,着实难消我十二羽林卫被灭两人之恨。”唐三一脸狰狞,脸色黑的骇然道。

    “废物!一群废物!区区一个刚刚进阶魂虚境的小辈你们都拦不住,而且还折损了五个,你们这剩下的十三人留着还有什么用,死!都给老夫去死!”

    轰隆——

    下一刻,却在白骨马车内传出一声滔天的怒吼,也不见马车中人有任何动作,十三名魂虚境的高手浑身同时烈火熊熊燃烧起来,不过片刻便只剩下十三具白骨僵硬站在马车旁,手指的长剑还保持着戒备的姿势!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人知晓龙脉在哪里,小人原因将林家的龙脉献给大人!”金一多正在庆幸自己从叶海元手中捡回条小命,却又见到如此惨剧人寰的一幕,顿时吓的瑟瑟发抖,噗通跪在地上不断磕头,双腿之间竟有腥臭黄色的液体在流动。

    “桀桀,你不用如此害怕,怎么说你如今也是一印魂师,组织虽大可魂师的数量也不多,你只要乖乖和老夫回去锻造卡牌,没人会对你怎么样。”马车内伴随着一声夜枭般刺耳的怪笑,马车前已剩下白骨的十三名魂虚境强者动了!

    “原来那头领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这些魂虚境存活!”叶海元愕然的望着被自己斩杀的五人尸骸亦从地上爬了起来,空洞的眸子间绿芒闪烁,握着大刀飞速的冲向这边,不由厉声大喝:“所有人听令,火速逃命!快走!”

    轰隆隆——

    可惜,迟了!

    这十八名白骨魂虚境没有了**的束缚,变得更加的轻盈和凶残,就连地上那些残存的天火和地火亦无法对他们造成伤害,而且这些人似乎明白叶海元已是强弩之末,并没有去攻击叶海元,似乎要让叶海元亲眼看到叶家的儿郎在他面前死亡,而他这个做家主的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家主!快走!只要您和少主在,咱们叶家还有兴旺的可能!”一名供奉撕心裂肺的吼道,这话刚一说完,身后的白骨魂虚境一巴掌便拍了过来。

    “三供奉!啊!”叶海元疯狂了!

    不过短短一炷香的时间里面,叶家的儿郎接连死亡,这样的结果如何能够让叶海元承受!

    唐家那边更惨,十二羽林卫本是最强大的力量,却成为了白骨魂虚境重点照顾的对象,此刻倒在地上的羽林卫已经超过了六人,而且这个数量还在不断的递增中!

    “混账!老夫今天不杀光你们这群黑衣人,老夫誓不为人!啊!”唐三也疯狂了!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叶海元和唐三竟然做出了一个出乎人意料的动作——同时扑向马车!

    “桀桀,好一副生死兄弟慷慨赴难的场景,多么悲壮,多么催人泪下啊,但可惜,你们就要死了!”马车内传来一声阴测测的苍老笑声,紧接着,两道烈火从马车内飞射而出,同时斩向唐三和叶海元二人。

    这烈火刚一出现便产生了巨大的音爆,引得交战中的所有人都出现了短暂的停滞,众人呆呆的望着这比刚才叶海元全力爆发万剑归宗还强大的火焰力量,目光中都带着绝望之色。

    纵横竹林镇多年,在叶元甲、叶海元身上辉煌一时的三大家族之一的叶家,就要这样灭亡了吗?而且还搭上了一个偌大的唐家!

    没有人会甘心这样的结局,无奈!绝望!

    可那又如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抵抗都没有任何意义!

    “叶兄,没想到咱们两兄弟还能一起陨落,做兄弟做到咱们这份上,也是值了,只是可惜,看不到小雪和枫儿的婚礼了。”面对这呼啸而来的烈火,唐三站在原地猛然大笑,说不出的豪情,一点都没有畏惧之色。

    “是啊,做人能够做到咱们这等程度,地位权利修为一个不缺,倒也不枉我男儿大丈夫来人世间走一遭了,能够死在一个魂虚境后期的强者手中,咱们也值了。”

    叶海元亦是毫无畏惧,蕴含魂力的话语骤然回荡全场:“老夫今曰死不足惜,但请头领放过我叶家一脉和唐家中人,否则老夫就算是死后化为厉鬼,亦会让尔等这些宵小之辈不得安静。”

    “家主不可!”

    “我等宁愿一死!”

    闻言众人大骇,就连快要飞到叶海元和唐三身旁的烈火也是略微一顿,紧接着马车内传来了黑衣人头领嘶哑苍老的声音:“老夫这一生识英雄重英雄,刚才金一多说竹林镇中叶家主你是他唯一敬佩之人,不过老夫见识过太多的所谓狗屁英雄好汉,在老夫看来,他们都不及叶家主你十分之一二,也罢,老夫答应你便是,曰后你叶家后人若有强者出现,大可来找本座报仇!”

    言罢,马车垂帘无风而起,一袭黑衣加身,头戴鬼头面具的老者出现在众人面前。

    “如此,那叶某就多谢了。”叶海元猛然一笑,指了指唐三说道:“那就再请头领通融一下,将我唐大哥也放了吧。”

    “如你所愿!”黑衣头领拂袖一挥,那唐三便化为一股清风落到了山谷内,见此,叶海元微笑着闭上了眼睛,以自己一个人的牺牲换来所有人的安定,而且自己还有一个天赋过人的孩儿叶枫,纵然今曰死了又如何?

    “枫儿,曰后为父再也不能庇护与你了,雏鹰必须经历风暴才能成长,你如今天赋纵横,小小的一个叶家也无法对你提供太多的帮助,没有了为父这个牵挂,或许你能够走的更远,为父希望你能够成就金丹大道,光耀我叶家的门楣,那么为父亦能够含笑九泉了。”

    叶海元从怀里摸出三个木偶小人,那是一对青年夫妻恩爱的站在一起,女人的臂弯中还抱着一个嗷嗷婴儿。

    “唐兄弟,若遇到枫儿,将这三个木偶交给他,告诉他和小雪,他们的婚礼,叶某不能来参加了。”

    做完这一切,叶海元仰天长笑:“来吧!”

    轰隆隆——

    烈火纷飞,黑衣头领微微摇了摇头,转身就要离开,不用去看,黑衣头领亦知道被自己烈火击中之后的叶海元是何等结果!

    “狗贼!放开我父亲!”却不料就在这关键一刻,一道滔天的气焰冲天而起,与此同时,一道愤怒而威严的话语在天地之间滚滚回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