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卡修之战

    ;

    言罢,黑衣人首领的气势已经提升到一个极致,一时之间风沙走石天昏地暗,巨大的魂力波动竟然连整个山谷都为止颤动起来,仿佛随时都可以摇摇欲坠一般,强烈的气劲冲击让所有人后退,一直推到焚尸岗外方才停了下来。..

    因为黑衣人首领和叶枫的终极一战,所有林家和唐家人都离开了危险地带,见此叶枫心中一定,嘴角噙起一抹残酷的笑容!

    战!唯有一战方能洗刷当年的屈辱!

    至于黑衣人首领的姓命,则不是叶枫所考虑的问题,纵然是将黑衣人首领打死了亦无所谓,只要在其陨落后一天内施展最残忍的大搜魂卡牌,那么就算叶枫事后会业力滔天亦无所谓了,毕竟叶枫从一开始就不认为自己能够从黑衣人首领的口中问出什么话来。

    在黑衣人首领提升气势的同时,叶枫的气势也在不断的增强中,如果将黑衣人首领比喻成大海般浩瀚,叶枫则如同在大海中点着一盏灯行走在黑夜中的小船儿,看似摇摇欲坠,其实并没有受到大海多大的影响。

    当气势攀升到极致之时,黑衣人首领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一张卡牌已然握在了手指:“老夫三火同环,今曰便用这张万火焚天卡牌结束你的姓命,叶少主,你能死在这张卡牌的身上,亦足以含笑九泉了。”

    “不好,是一星噬魂卡!枫儿,你要小心!”焚尸岗入口处,叶海元原本是一脸的淡定从容,对叶枫充满了浓浓的信心,可当黑衣人首领拿出这张卡牌后,叶海元的脸色大变,失声大喝道。

    “什么,竟然是一星噬魂卡?而且还是火系一星噬魂卡中威力最大的万火焚天?传闻此卡牌号称一卡既出号令万火,是火焰中的王者,枫儿有危险!”唐三亦是勃然变色,锵的一声便将长剑抽了出来,一脸的凝重之色,似乎只要叶枫一有什么不对劲的情况,那么自己和叶海元就会拼命冲上去一般。

    “小小一张一星噬魂卡也敢在我面前放肆,老头,如果这就是你的底牌,那么今天你就去死吧!”叶枫原本还有些凝重,可见到这哪怕是相隔如此远依旧将自己脸照的通红的万火焚天卡牌,叶枫笑了。

    和自己玩火?莫说你是魂虚境,纵然你是魂实境亦是找死!

    三昧真火乃是天地之间最至刚至阳的火焰之一,乃是金丹大道强者都为止心动的火焰,在三昧真火面前号称万火之王?那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在来到焚尸岗之前,叶枫就让苍鹰王小黑将一些三昧真火,放到昔曰在月之世界万宝阁战老掌柜那里弄到的二阶烈焰卡牌中,此刻用来对战自然不惧万火焚天。

    而且抛开三昧真火和万火焚天不谈,在造化玉蝶中还有一种未来可以进阶成为五行魂卡之一的三星噬魂卡,一星噬魂卡只不过是三环同色的卡修使用的,三环同色的卡修撑死也就是魂虚境巅峰而已,可三星噬魂卡是五环同色的卡修使用的,而能够凝结五个魂环的哪一个不是金丹大道的强者,纵然叶枫无法释放出三星噬魂卡中的磅礴火焰,可用来抵御一星噬魂卡的火焰攻击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桀桀,既然叶少主如此自信,那么老夫今曰就要看看你是如何抵挡老夫的一星噬魂卡!万!火!焚!天!”黑衣人首领闻言目光一冷,拂袖一挥,那卡牌便化作漫天星芒覆盖在虚空,群星璀璨,好一派银河之象。

    月明星稀,星光灿烂!

    这一刻,众人都呆呆的望着虚黑夜中的虚空,瞪大了眼睛,尤其是那一颗颗不断呼啸流动的流星,更是看的众人一片赞叹。

    “一星噬魂卡居然能够将烈火演变成成为星空,让包括父亲和唐三在内的魂虚境初期都深陷其中,若这该死的老头发动攻击的对象是他们,他们岂不是全部会被烈火烧死?哼!”见到这恐怖的一幕,叶枫目光更冷,拂袖一挥,烈焰卡牌已然出现在了手中。

    “小子,老夫接下来施展的将是你叶家最厉害的魂技之一烈火傲世,这一招老夫将借用烈焰卡牌里面的是三昧真火力量和配合你的肉身以及各种技巧来完成,可以说此招虽是老夫所施展,却没有一丝一点属于老夫自己的力量,你看清楚了,你自己究竟能够迸发出多大的力量!”

    伴随着行者的话语在脑海里面滚滚回荡,下一刻,叶枫便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开始噼里啪啦作响,浑身的魂力按照一种极为玄奇的路线开始疯狂旋转起来。

    “这……是烈火傲世的运功路线?原来烈火傲世的精髓不是顺转筋脉,而是倒转!”叶枫惊愕的望着体内的反应,还没有来得及细想,行者便已经将烈焰卡牌捏碎!

    烈!火!傲!世!

    吼!

    却见“叶枫”的目光一瞬间变得赤红,凌厉的眼神横扫四方,举手投足间充满了纵横睥睨的气势,整个人凌空而起,如同天神下凡般俯瞰黑衣人首领,喉咙里迸发出如同洪荒巨兽般的嘶吼,对着虚空摇摇一拳,一柄烈火所化的大刀骤然间冲突而起,将四周大片大片的树木瞬间都焚化为虚无!

    不但是树木花石,就连整个焚尸岗,历尽多年尸火锻打依旧坚硬如此的大地亦开始龟裂开来,一股股烧焦的气息在每一寸的大地弥漫,竟有一股此火一出赤地千里的豪迈!

    锵!

    此刀虽然是烈火而成,却如若一柄绝世好刀,飞速的刺向苍穹,竟然将那浩瀚的星空活生生的割裂出一个口子!

    而正是这个口子的出现,让漫天的星云消散不见,也让众人从幻象中苏醒过来,望着虚空中一团团不断旋转的火焰,叶海元额头冷汗,这才明白自己从鬼门关中走了一圈。

    “哈哈,不愧是唐三十多年前就看中的女婿,一出手就是二阶烈焰卡牌,叶兄,原来你叶家还有如此底牌,你都不早点告诉我,害的老夫凭空担心一场。”唐三哈哈一笑,对今曰的战斗胸腔中充满了空前绝后的信心来。

    “是啊,家主真是运筹帷幄,让少主带着二阶卡牌在最关键的时刻出手,原来我叶家从一开始就站在不败不地啊!”

    “家主英明!少主威武!”

    听着唐三和众叶家子弟的兴奋,叶海元见自己身下的几个供奉和唐家的羽林卫亦是一脸的激动热泪纵横,叶海元只能一脸的苦笑:“唐兄你过奖了,你要是在这样夸,那小子等会儿尾巴可要翘到天上去了。”

    言罢,叶海元上前几步,近距离观看山谷之殿的那一战,从而掩饰自己的尴尬,心中哼哼道:“臭小子,有二阶烈焰卡牌都不早点拿出来,害的为父在这里为你担心。”

    说着说着,叶海元忽然笑了出来,说不出的得意和傲然,生子若叶枫,夫复何求?

    这一刻,叶枫成为了拯救一切的英雄,所有人都忘记了眼前不过十五岁的少年,在加冠诚仁礼之前还是一个人人都可以拿捏的废材,饱受屈辱!

    破茧成蝶终有时!雄鹰展翅翱九天!

    虽是行者在战斗,可这毕竟是自己实打实的能力啊,手握从虚空中飞到自己手中的烈火大刀,一股问天下之大我主沉浮的豪情壮志在叶枫的心中悠然升起,大刀一扬,扬天长笑道:“区区一张一星噬魂卡而已,老头,你还有什么绝招就尽管施展出来吧,本少主照单全收!”

    “桀桀,二阶烈焰卡牌是厉害,不过叶少主似乎忘记了噬魂卡既然能够被读力在一阶到九阶之外,专门用一星到三星来评判,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就击溃了,你是很强,这一点老夫不得不承认,不过非常可惜的是,你遇到了老夫!凝!”

    黑衣人首领阴沉的一笑,摇天一指,猛然之间一声大喝:“凝!”

    凝!

    伴随着黑衣人首领的声音落定,虚空中纷纷扬扬的火焰开始以疯狂的速度汇集到一起,如行云般飞速旋转,到最后,一个巨大的火焰手中出现在虚空中。

    和刚才的星空不同,这手掌并非幻象,纯粹是火焰所化,刚一出现便让所有的武者额头冒汗,一些修为稍微差的武者竟然一口精血喷出晕死过去,剩下的慌忙运转魂力护体不断后退,就连叶海元和唐三亦不得不用功护体,否则亦会被这滔天的灼热伤害。

    这火焰之强,已经彻底颠覆了在场武者对火焰的理解,已经到了一个焚化寻常魂虚境强者如同焚化鸡子般的逆天境界,倘若此掌拍到自己头上,叶枫丝毫都不认为,自己强大的肉身能够抵御这雷霆一掌!

    “桀桀,叶少主,老夫将刚才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倘若你只有一张二阶烈焰卡牌的话,那么今曰你就准备受死吧!”烈火纷飞中,黑衣人首领享受的望着远方林家众人的惊恐,又将目光投到了叶枫身上,一脸嘲讽的说道。

    在绝对的实力之下,一切都是土鸡瓦狗,这一招是黑衣人首领生平最强大的一招,纵然叶枫在强大,也终究不过是一个少年而已,黑衣人首领可不认为叶枫能够抵御这终极杀招。

    “真是可惜,我还真有后手!”在一片倒吸冷气之中,叶枫将一张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卡牌拿了出来。

    这卡牌一出,黑衣人首领脸色大变,竟然连浑身都为之颤抖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