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新的征途

    ;

    一个月后,一只雄鹰划破苍穹展翅高飞,一轮朝阳似火缓缓升起,三头高头大马一字并肩悠闲的驶在管道上。

    中间是一袭白衣胜雪的青春少女,杨柳般的细腰配合背后一柄三尺长剑更显得飘飘欲仙,平添了几分出尘之色,让人疑为九天玄女下凡,让过往行人纷纷驻足而立,甚至个别公子哥儿不小心一头撞到了大树上还不忘记回头傻笑。

    不过这少女虽美,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打主意,原因非常简单,在少女的左侧神骏大马上有一名巍峨俊朗的青年,此人不怒而威,浑身弥漫着毫不掩饰的强大气息,赫然是一名魂虚境大圆满的强者!

    至于少女右边的少年虽然低调了许多,看起来似乎也不如青年那般儒雅,不过眼中不时流露出的精芒以及凌厉眼神却让人不由自主的升起敬畏之心,虽然这少年看起来年龄最小也是骑马走在最不起眼的位置,可所有人看了这只队伍都丝毫不会怀疑,这三人中少年才是最核心的人物!

    “枫大哥,缘何从竹林镇出来后你就一直沉默不语,莫非想家了不成?”

    走到一路密林之处,居中的少女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秋水眸子中光芒一片,望向少年的目光充满了情意。

    “哼,小屁孩终究只是一个小屁孩,我们离开这才不过一天,行走的路程不过三百里,居然就想家了?那到了万卡门岂不是会哭鼻子?”左侧的青年目光,若有若无的将少女胸前那和年龄极不相符的高耸上划过,不屑的望着少年说道。

    “大哥,到了万卡门你和枫大哥便是师兄弟,你若是还如此说话,那小妹就唯有和枫大哥先行一步了。”少女黛眉一皱,没好气的白了青年一眼,看的青年浑身骨头都麻了,只能点了点头沉默不语。

    叶枫不说话倒不是因为想家了,而是叶枫在思考这一个月发生的事情,哪怕是过了如此之久,叶枫依旧有一些不真实的感觉。

    自林家那惊天一战后,叶家成为了当之无愧的赢家,毫无阻碍的接受了林家的矿脉,一跃成为了竹林镇第一大世家,引来诸多小家族的依附。

    而后竹青书更是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那就的竹家归隐情缘谷不问世事,并将中心市场和麾下的矿脉交给叶家全权处理,竹家曰后只从其中抽取少许的提成,仅此而已。

    紧接着星月城主府来的特使来了,此人不是别人,赫然是消失许久韩雷,身后还跟着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韩雷的妻子,叶枫的小姨安慧燕!

    原来从一开始,叶海元就预感到金一多可能接住助官方的势力来对叶家下狠手,一番劝说下,韩雷终于同意抛开对城主的一些个人恩怨重新返回韩家,但条件却是安慧燕要和自己一起去。

    韩雷和安慧燕前往星月城的路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但所有人知道里面一定有不平凡之事,总而言之,韩雷回归竹林镇宣布的第一件事,便是城主废除了金一多竹林镇矿脉大总管的身份,改由叶海继任。

    另一方面,因为叶海元进阶魂虚境的缘由,情缘谷外偏废的小竹林内发生了一场惊天大战,那是一场属于男人的战斗!那是一场属于叶海元和竹青书的战斗!

    那一场战斗的结果无人知晓,总之三天后,二人是喝的醉醺醺,笑着走出来的,然后竹青书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了魂师在情缘谷布置了护山卡阵,彻底断绝了外界的联系,叶海元成为了新一代的尊者。

    对于竹青书的决定在竹林镇并没有多少人意外,毕竟所有人都不认为,一名魂虚境的强者对小小一个竹林镇有多大的留恋,就连叶海元亦是如此,倘若不是因为叶海元身为叶家的家主有着带领叶家走向繁荣的责任,那么叶海元都有一种学着竹青书归隐某种山头一心修炼的冲动。

    叶家成为了第一家族,唐家在叶家的帮助下亦成为了第二大家族,而且有小道消息传说唐家家主唐三在焚尸岗一役中点燃生机却获得了天大的机缘,如今正在闭关之中,待唐三出关之后便会成为竹林镇第三个魂虚境强者。

    竹林镇四大家族混战的格局不复存在,叶家一家独大,唐家和叶家又是十多年的盟友,经历了焚尸岗一战更加的亲密无间,两大家族麾下诸多子弟互相通婚联姻,成为了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

    在一统竹林镇后,叶海元表现出了极为强大的领导能力,将竹林镇所有的家族凝结成为了一个整体,没有人知道的是,叶海元之所以这样做,乃是因为和儿子叶枫一夜无眠的谈话。

    那一夜,叶枫将自己这一年来的奇遇,捡一些可以说的告诉了叶海元,造化玉蝶的事情自然不会说,不是叶枫信不过叶海元,而是叶枫从行者那里,知道了这世间有很多邪恶的卡牌,比如搜魂卡牌就能够让人在毫不知觉的情形下,将心中的秘密说出来,为了预防万一,造化玉蝶的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不过叶枫还是含蓄的透露出了自己背后有高人指点和已经成为魂师的事情,让叶海元兴奋不已,而且叶枫将自己月之世界里面获得的所有贡献度都兑换成为了各种资源交给了叶海元,并软硬兼施让行者炼制了不少一阶卡牌交给叶海元。

    至于叶枫最开始对战黑衣人头领之时的二阶烈焰卡牌,则是被叶海元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当做叶家的镇族之宝,只要里面拥有足够的火焰能量,那么就算下次再来黑衣人头领这个级数的高手,叶家亦不用任何畏惧!

    这十几年围绕叶家、唐家、林家、金家以及金一多背后那个神秘组织的原罪——龙脉,被叶海元强势的塞给了叶枫,就连金一多也被叶海元扔给了叶枫,因为叶海元明白叶枫来处置金一多比自己处置还好很多。

    龙脉这东西叶枫本是准备留给叶海元让叶家能够更加繁荣昌盛的,可按照行者的说法,这龙脉是不祥之物,唯有叶枫放在造化玉蝶中方才可能瞒过那个神秘组织的窥探,如若放在叶家,那么不出三年,叶家便会有灭族之祸,就算是行者出手也没有用。

    无奈之下叶枫便将龙脉放入造化玉蝶中,又将十八魂虚境炼制成肉身傀儡,和林动、林飞一起交给暗影宗黑总管负责开荒。

    若是最开始,黑总管对于自己堂堂六大宗门之一的竹林镇分舵总管,竟然败在一个小屁孩手中还心存抗拒的话,那么当黑总管看到如此多的魂虚境都纷纷陨落后,黑总管算是对叶枫产生了深入骨髓的畏惧,老老实实的开始带着二十具傀儡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开荒岁月。

    至于黑衣人头领则是被叶枫禁锢了修为,随手扔在了造化玉蝶中一处占地面积超过百万亩的大荒漠中自生自灭,行者更是不怀好意的从火焰山迁移了大批凶兽到大荒漠中,小黑也是屁颠屁颠的带着一群剽悍到极点的飞禽入驻大荒漠,其中不乏一些堪比魂虚境强者的妖兽小弟,看的叶枫目瞪口呆,对小黑的敬仰达到了一个最高的程度。

    在给小黑交待一句不要弄死黑衣人首领怎么玩都行后,叶枫心中为黑衣人头领默哀一炷香时间后便退出了造化玉蝶。

    不是叶枫不想逼问黑衣人头领关于那神秘组织和母亲安凤凰的消息,而是行者说这样利用造化玉蝶的时间流速折磨他几十年,任凭他再怎么心高气傲,也会被磨平棱角乖乖交代一切,使用搜魂之类的卡牌终究有伤天和,而且效果还不一定比这样好。

    在唐三和叶海元的牵头下,叶家和唐家为叶枫和唐娴雪二人举行了盛大的订婚仪式,就连闭关不出的竹青书也以叶枫义父的身份出席仪式,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那就是虽然我竹家归隐了,可只要我这竹青书还在竹林镇一天,那么就不要有任何人试图去打叶家以及叶枫的主意。

    对于这个订婚仪式叶枫其实没有多大的感觉,不过从那天之后唐娴雪对叶枫变得温柔似水起来,称呼也改成了枫哥哥,虽然叶枫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不过叶枫老是感觉到自己和唐娴雪之间似乎还是隔了一层什么,可具体是什么叶枫却又说不出来。

    至于焚尸岗那一战,唐长风和唐娴雪究竟去了哪里无人知晓,也没有人去过问,总之后来打扫战场的清灵卫,在盐场那里发现传送阵已经被人毁去的时候,这比功绩被算到了唐长风和唐娴雪的身上。

    这一月纷乱的记忆被叶枫梳理了一遍,感受着从唐长风那边不时传来的不怀好意的森芒,叶枫亦是心中窝火,若非唐长风已经是自己名义上的大舅子,那么叶枫丝毫不介意找个无人的机会教训一下这不知道天高地厚对自己一肚子坏水的混账青年!

    “前面有埋伏!”将心中纷乱的收起,望着眼前越来越狭窄的山谷和密林,叶枫忽然眉头一皱,目光变得凌厉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