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叶枫前辈

    ;

    “白小姐,你没事吧。”对于少女无意之间犯下的错误叶枫并没有放在心上,咧嘴放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眼疾手快的将即将跌倒的少女搀扶了起来。

    “好清澈的一双眼睛,似乎还挺有魅力的呢。”少女虽然在大户人家长大,自幼养尊处优养成了一副看谁都不爽,老子天下第一的臭脾气,不过内心还是很单纯的,虽说少女明白此人就是刚才被白凡呵斥的“穷小子”,可少女依旧心如鹿撞,脸色绯红的说道:“没……没事。”

    这一幕巧合被一直留心少女反应的白凡看在了眼中,别看少女刚才和白凡亲昵的样子,可个中苦楚唯有白凡自己一个人才会知道。

    “哼,这贱人在众人面前装出一副和我很暧昧的样子,让别人因为出于忌惮我的原因不敢去招惹她,私下里却不让我碰她,哪怕是拉手一下,她都不允许。如今可好,居然和这穷乡僻壤的乡巴佬**,真是气煞我也!”白凡啪的折扇一摇,望向叶枫目光中已经多了几分杀意:“表妹,考核已经开始了,你赶紧去吧。”

    “恩。”闻言少女这才发现自己还保持着被叶枫搂着的姿势,俏脸不由升起了红霞,周身玄气一闪,飞快的跳上了石台上。

    “啧啧,白小姐十五岁就进阶到了半步魂虚境,可笑那龙少爷都十九岁了,修为才和白小姐持平,真是丢人啊!”

    “是啊,是啊,白家虽说是咱们青龙二区的大家族,可人家却没有为富不仁,尤其是白小姐宅心仁厚,经常到坊间给那些穷人发魂石和食物,这么好的姑娘,马上又能够进阶到大师级学徒,这要是谁能够娶到她,那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呢。”

    听着众人的议论,又见少女坐在鼎炉前神色骤然间严肃起来,竟然有一丝丝出尘飘渺的感觉,少了几分骄傲,叶枫不由对少女又高看了几分。

    “若白素素有唐三那样的父亲,就算不如唐娴雪那般九天玄女下凡,恐怕也是个好姑娘,跟着白凡这废材,可惜了。”叶枫摇了摇头,开始饶有兴趣的观察起来。

    相对于刚才的龙少爷来说,白素素的锻造卡牌的手法又娴熟了很多,而且高级卡牌的锻造比中级卡牌的锻造多了许多工序,而且成功率也低了不少,就连一些进阶多年的大师级学徒也不能保证五个毛坯成功炼制四张卡牌,刚才龙少爷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重现的可能姓不大。却见白素素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摸出一把袖珍的白色铁锤,一声娇喝,伴随着当的一声,那坚硬无匹的卡牌毛坯开始剧烈的融化起来。

    “三段锻造法!这……这是代表了白家锻造卡牌最高成就的三段锻造法!”

    “传闻三段锻造法到了大成境界,能够以一锤子挥下去让卡牌毛坯同时受到三次力道冲击,白小姐如此年纪便能够产生两次力道冲击,相信在二十岁之前定能够将三段锻造法大成,锻造卡牌的成功率至少会比旁人提升一到两成。”

    在众人的恭维之中,白素素俏脸微红,却没有多少的自得之色,将目光全身灌注的放在卡牌毛坯上。大师级学徒考核过程中炼制的高级卡牌难度要高于一般的高级卡牌,就算是那些侥幸通过考核的大师级学徒,事后回忆都说自己如果再来一次考核都不一定能够通过。而且为了防止舞弊的现象发生,每一年的考核需要锻造的卡牌都不一样,而且在考核没有进行之前,谁也不知道今年的考核究竟是什么卡牌。

    今年考核所需要炼制的高级卡牌叫做三苏火卡,是以乌金草、流云水、石灰岩三种主材料辅以十几种辅助材料锻造而成,无论是材料投放到鼎炉中的顺序,还是锻造力度的轻重强弱都会影响最后成型的卡牌质量,就算是一些进阶多年的大师级学徒,亦只能保证百分之三四十的成功率,此番考核却需要高达百分之六十,哪怕是白素素事前早有准备,而如今,也是紧张不已。

    当!

    在一片期待的目光中,白素素终于将第一张三苏火卡锻造出来,其光灼灼晃得众人一片刺眼,恭维之声顿时不绝于耳,就连白凡的嘴角亦不由多了几分笑意,啪的折扇一摇带头鼓掌道:“好!”“好!”

    激烈的鼓掌声此起彼伏,只是没有人看到的是叶枫的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叹息之色。

    “小子,既然你已经看出了刚才第一次锻造,那小妮子已经非常勉强,浑身的魂力耗费了六成,就算勉强再锻造成功一次,可第三次锻造绝对不会成功,这么漂亮的女孩儿,莫非你就忍心让考核失败?”与此同时,行者的声音在叶枫的脑海里面凭空响了起来。

    “先看看再说吧。”叶枫没好气的耸了耸肩,继续将目光落到了石台之上。伴随着一阵扑鼻而来的香气,第二张卡牌毛坯在少女家传的三段锻造法之下终于成型,却见少女目光一凝,整个人如同大鸟般凌空一跃,借着巨大的俯冲力量往下狠狠的就是一锤!

    当!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敲击声之后,却见流光一闪,第二张三苏火卡被成功的锻造出来。

    “好!”

    “啧啧,不愧是白家小姐,真是好人有好报啊!”

    “素素小姐连续将两张卡牌锻造出来,后面的三个卡牌毛坯只要成功一个便能够问鼎大师级学徒,真是可喜可贺啊。”

    在众人一片恭维之声中,白素素擦了擦额头的香汗,终于松了口气,除了叶枫之外,在场没有一个人会想到此时的白素素已经是强弩之末。

    “这小妮子是想休息一会,等魂力恢复的差不多再继续锻造,可按照老夫的推测,她将枯竭的魂力恢复到全盛时期最少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这还是因为魂印殿前殿,火木双系力量加成很多的原因,锻造卡牌一道本就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纵然给她一天一夜的时间,她后面三次锻造成功的几率也非常小。”行者一脸不屑的说道,如若不是魂印殿的考核需要从低到高一级一级的进行,到最后才会轮到叶枫,以行者无与伦比的魂师等级,行者才懒得去看这么低级的比赛。

    却见那少女在万众瞩目中盘腿略微休息半柱香的时间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强行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开始第三张卡牌的制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当众人都认为这张卡牌也会如同前两次一般成功的时候,伴随着轰的一声,卡牌毛坯化为了一堆黝黑烧焦的废品。

    “我要不要帮助她呢?”见少女一脸苍白的样子,叶枫眉头一皱,变得犹豫不决起来。本来以最开始没有进入魂印殿之前白素素和白凡的表现,叶枫是没有任何出手的理由的,可透过少女在石台上的坚强表面以及众人的议论,叶枫明白,白素素只是一个被大世家惯坏的小孩子而已,但其品姓善良,更为难得的是乐于帮助劳苦大众,让叶枫对少女的印象逐渐转变。

    尤其是当少女月牙般的黛眉微微皱起的时候,那焦虑的样子让台下几乎所有人都沉醉在少女的惊人魅力中,就连原本应该高兴的紫执事亦不知道从什么冒了出来,振臂一挥大声喝道:“白小姐加油!白小姐必胜”

    “必胜!”

    “进阶大师级!”

    整个前殿鼓励声一片,不过白素素的耳中却只有一道声音,一道温柔而不容置疑的声音:“丫头,你如果还想进阶大师级学徒的话,接下来按照我说的做。”

    “你的谁?”白素素茫然的望了望四周,却不知道这话是从哪里来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命令的语气不但没让少女反感,反而感觉到了一丝丝温暖和甜蜜,牵带着少女自己也说不出的情愫。

    “不要试图猜测我的身份,也不要试图和我说话,我是以大神通直接在你脑海里面凝结出的话语,别人是听不到的,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帮你,现在拿起你的小锤子,按照我说的做。”与此同时,那道威严而不容置疑的话语又在少女的脑海里面回荡。

    这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年轻,不过这手段却非常的高明,在少女的印象里面,就算是白家那几个魂实境的老怪似乎都无法做到如此玄奇的传音,是以少女用唯有自己才能够听得到的声音呢喃道:“多谢前辈。”

    言罢,在那“神秘前辈”的指导下,白素素半信半疑的拿起小锤子,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白素素眼中已被震惊和兴奋替代。如果不是这“神秘前辈”,白素素从来没有想到白家家传的三段锻造法居然可以这样用,各种材料的搭配分量和比例如神来之笔,虽然是自己亲自动手锻造的卡牌,可白素素感觉到自己就是一个木偶,一个被“神秘前辈”艹纵的木偶。

    当!

    却见一声耀眼的光芒过后,一张弥漫着庞大能量的三苏卡牌终于出世,当紫执事将这张卡牌握在手中的时候,浑身一颤,眸子中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