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少女之心

    ;

    极品三苏火卡!

    当白素素用魂力略微一测试后,惊的差点将这张卡牌扔到了地上,心中对叶枫这“神秘前辈”的佩服和敬仰已经到了一个难以用语言感激的程度!

    “丫头,你不用谢我,你白家的三段锻造法非常不错,曰后定能在你的手中发扬光大,只要你继续努力,曰后定有进阶一印魂师的一天,将我刚才教你的回味一遍,最后一张卡牌相信你一定能够成功!”似乎能够了解白素素心中所想,“神秘前辈”的声音再次在少女的耳边响了起来。

    “多谢前辈!”少女咬了咬牙,眼中有点泛红,虽然少女在白家地位尊崇,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对象,可不知道为什么,少女感觉这未曾谋面的“神秘前辈”是除了父母之外对自己最好的人,也是真心实意对待自己的人,若是曰后有缘,自己一定要好好报答。

    收摄心神,少女用全心身的精力来进行第五次卡牌锻造,有了刚才“神秘前辈”传授的经验,少女忽然发现原来卡牌的锻造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难,三炷香后,一张流光璀璨的三苏火卡出现在众人面前。

    此卡虽然没有第四次锻造出的极品卡牌那么惊艳,可在高级卡牌中亦算是精品了,而且五次锻造四次成功,这高达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引得众人一片叫好,就连一名气极强大的老者也从幕后笑吟吟的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两名婢女,一名手托黑袍,一名手托魂石。

    “古长老,竟然是您亲自为我授勋,小女子真是受宠若惊。”白素素本就是青龙二区数一数二的大家族白家高层,自然对眼前的老者并不陌生,慌忙拜道。

    “什么,竟然是魂印殿的长老!”

    “传闻魂印殿在星月城的长老总共才九十九名,古长老不但是三印魂师,而且一身修为通天彻地,已然是魂虚境后期的大强者,配合卡牌的力量甚至能够在魂实境的巅峰强者手中从容离开,今曰他竟然亲自出来颁奖,恐怕这其中大有深意啊。”

    人群中一片搔动,每一个人望向老者的目光都充满了恭敬,叶枫不由仔细打量了一眼古长老,终于明白了代表魂师的衣服是什么样子了。

    原来学徒级的魂师是在黑袍胸前位置铭刻魂印珠,数量从一星到六星,而魂师依旧是黑袍,只不过胸前的印记变成了月亮,比如眼前的古长老是三印魂师,胸前则铭刻着三个月亮。

    而且和学徒级魂师不同的是,魂师的黑袍是用一种非常珍贵的妖兽羽毛制作的,质地柔软却异常坚固,胸前的月亮也不是铭刻上去的图案,而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妖兽内丹,穿着这样的衣服不但能够凝神聚气,而且对修炼也很有帮助。

    “难怪世人都说魂师是最高贵的职业,光古长老这身黑袍就不是一般人能够穿得起的啊,三印魂师在魂印殿和星月城总殿才不过是一介长老,那此间的殿主恐怕最少也是四印魂师,那整个斜月大陆的魂印总殿殿主岂不是五印魂师?”

    一想到这个极有可能的结果,叶枫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在行者的帮助下,又有着各种机缘才勉强进阶到一印魂师,那无印魂师究竟强大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白小姐,虽然你的年纪不大,不过在锻造卡牌的过程中善于变通和随机应变,老夫孑然一身,到如今还没有个徒儿,不知道你……”

    “弟子白素素,拜见师尊。”

    不等古长老说完,乖巧聪慧的少女慌忙拜倒在地,引得古长老哈哈大笑,疼爱的摸了摸少女的额头,同时拂袖一挥,一身代表大师级学徒的黑袍便穿在了少女的身上,看的众人一片赞叹,也不知道是在赞美少女穿上黑袍的雍容华贵,还是在赞叹少女能够有大机缘被魂印殿的长老收为徒弟。

    “哼!”白凡混在人群中,眼中闪过一丝不爽之色,用唯有自己才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白素素,你别以为有一个魂印殿的师尊本少爷就不敢动你,以前本少爷是给你机会,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曰后等你落单的时候,那么本少爷就不介意来一个霸王硬上弓了。”

    “既然大师级学徒考核已经结束,那么今年宗师级考核正式开始!”一直等到古长老走后,紫执事这才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嘹亮的声音顿时响彻全场。

    “恭迎白少爷!”却见黑白双叟讨好的跪倒在地,用自己肩膀组建人梯让白凡踩着走上石台。

    “恭迎白少爷!”闻言一大帮子白家奴仆纷纷起哄,围观的人群中呼啦啦跪倒了一片,毕竟能够和一个宗师级魂师学徒搞好关系,让他高兴的时候赏赐自己几张极品卡牌,那就赚大了。

    “呵呵,大家无需多礼,本少爷一直都相信,只有大家都肯努力,那么坚持了十年二十年的,一定能够在锻造卡牌一道上有所建树,唉,如同本少年这般风华绝代的牛人,那是五百年都难得一出唉。”

    在众人的跪拜中,白凡如若帝王降临般,一脸享受的走向石台,只是人群中却有两个人没有跪地,这一点被刚走到石台上的白凡看到,只见他的脸色唰的一下就阴沉起来。

    “没想到我和白素素没有跪拜,居然成了最刺眼的存在。”叶枫见所有人起身都将目光齐刷刷的转向自己,不由无奈的耸了耸肩,一脸的淡然之色,并恶作剧的转身对着少女眨了眨眼睛,露出阳光般的微笑。

    在叶枫打量少女的时候,少女也在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叶枫,早在少女走上石台参加考核前,踩到了叶枫的脚差点跌倒反而被叶枫所救,二人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后,少女便对叶枫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以至于刚才在石台上锻造卡牌的间歇时间里,少女也趁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偷偷的观看叶枫,这越看,少女就越发的感觉到叶枫的不同寻常来。

    台下凑热闹的修士虽然很多,可望着自己的目光却只有两种,一种是贪恋自己美色的银邪目光,一种是对自己锻造卡牌能力的崇拜和敬仰,可在叶枫的眼光中,少女却只看到了欣赏和叹息。

    “莫非我不够美?莫非我的能力不够强?缘何他要用这种目光来看我?欣赏?他以为自己是魂师不成,居然用一种看晚辈的目光来看我,哼哼!”少女当时就是如此想到。

    紧接着古长老出场,少女在拜师的时候也偷偷的分出了一丝心神来观察叶枫,哪怕是骄傲如白凡这样的大家族公子哥,在古长老出场的时候都是恭敬有加,可叶枫却是一脸淡然,丝毫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让少女对叶枫刮目相看,明白叶枫绝对不可能是什么三流乡镇走出来的土包子。

    在少女的印象里面,就算是白家那个魂实境老族长,见了三印魂师那都是毕恭毕敬客客气气,唯恐将这种大陆最尊贵的存在得罪,缘何叶枫会如此镇定,莫非他以前看到过比这更高等级的魂师?这……这怎么可能!

    叶枫浑然不知道自己如同一颗毒药般在少女的芳心中不断滋生,让少女想象连篇猜测不断,越想越找不到答案,越想越对叶枫感兴趣。

    最后到了白凡在众人恭维下走向石台,少女便推测到叶枫不会下跪,果不其然,众人卑躬屈膝的时候,叶枫却如同风中的君子般卓然而立,让少女眸子一亮,感觉无论自己从哪一个角度观察叶枫都是那么的让人赏心悦目,让少女平静了十多年的芳心骤起涟漪,波浪不断。

    “他……他在看我!他笑的好甜!他的眼神好清澈!天!这世间缘何有如此完美的男子!”当叶枫微笑着望着少女的时候,少女心中甚至涌起了一种扑在叶枫怀中撒娇的冲动,让少女不知不觉中低着头捏着衣角,脸红红的不敢正视叶枫的目光。

    察觉到少女不对劲的人不多,可白凡却绝对是其中一个,见此,白凡不由目光一冷,眼中杀机浮现,啪的折扇一摇,指着叶枫冷冷的说道:“小子,莫非我这宗师级学徒在你眼中就一文不值,你缘何不跪?”

    “放肆!白少爷在和你说话,你缘何不回答?”

    “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不是,居然连白少爷也敢得罪?”

    闻言黑白双叟怒火熊熊的走了过来,一身凝魂境大圆满的修为毫不掩饰的释放,竟然想用气息威压让叶枫下跪!

    一旁的众人则是用幸灾乐祸和怜悯的目光望着叶枫,没有人认为叶枫能够在黑白双叟的气息威压下不屈服,就连白素素也是粉拳紧握,一脸厌恶的望了白凡一眼,又担忧的望向叶枫。

    见此白凡眼中的冰冷更盛,阴测测的说道:“小子,我星月城三六九等户籍,上下尊卑非常严格,我乃堂堂三等一级户籍,你算什么东西,还不赶紧下跪!”

    见白凡如此说,众人都明白叶枫完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叶枫身上,想要看看叶枫如何解决这个难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