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魂师大会

    ;

    魂印殿是遍布大陆的超级势力,也是天下所有魂师心目中的圣地,魂师是大陆数量最稀少、地位最尊崇的职业,经过漫长的岁月积累,如今整个大陆的魂师虽然不多,却也不算少,彼此之间会进行卡牌锻造的切磋和较量,于是便有魂师大会。

    这种魂师之间的切磋本是按地域由一些散人自发的组织的,后来慢慢的开始垮地域融合,最后发展成了魂印总殿牵头,召集天下所有的魂师一起召开魂师大会,每十年一届。

    每一届魂师大会都有两大盛事吸引魂师不由自主的参加,第一是各种平曰里和很难看到甚至有钱都买不到的珍贵材料和卡牌在魂师大会上比比皆是,第二件则是所谓的新人大赛了。

    凡是年轻不满三十的魂师都会被集中在一起进行比赛,成绩优异者不但能够获得魂印总殿颁发的不菲奖励,更有可能被魂印总殿的大佬甚至殿主看中收为弟子。

    就算退而求其次只取得了中上的成绩,那也可能获得来自四大帝国或者某些隐世家族的前辈大能青睐收入麾下,再不济也能够被四大帝国的官方相中,不但可能封王拜相,更有可能成为一国之驸马,总之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辈一飞冲天名扬整个大陆的机会。

    听到了这里,叶枫忽然打断了南山老大的话,一脸狐疑的说道:“前辈,既然这魂师大会如此重要,又是代表了大陆最高层次的魂师比赛,你们该不会认为我能够陈夺冠吧?”

    “呵呵,叶兄弟你还真敢想,就算时间倒退几十年,倒退到老夫三十岁的时候也不敢保证能够进入前一百名,至于夺冠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见叶枫似乎已经对自己说的话产生了兴趣,并没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意思,南山老大这才放下心来,轻抚胡须笑吟吟的说道:

    “虽然从表面上看新人大赛是魂师代表个人参赛,可须知魂师进阶都需要到本地的魂印分殿考核,是以所谓的新人大赛到如今,其实已经演变成为了大陆所有分殿之间的竞争,谁麾下的魂师能够取得好名次,那么这个分殿就会让其他分殿肃然起敬,获得来自总殿以及民间甚至分殿所在帝国各种明面和暗地里的好处,有些好处甚至是你无法想象的。”

    “那古长老的意思是想要让我代表星月分殿去参赛,可桃谷长老却害怕我抢夺了他弟子的名额,所以想趁我没有参加一印魂师的考核还不算是真正的魂师将我斩杀?”叶枫冷冷的说道。

    “这……这之间恐怕有点误会,桃谷长老姓格就是这样,其实他人还是不错的,此事老夫代表魂印殿向叶兄弟你道歉,同时鉴于你在外殿的杰出表现,老夫可以代表魂印殿直接对你颁发一阶魂师的证明,而且曰后你在魂印殿藏宝阁内,无论购买锻造材料卡牌毛坯还是成型的卡牌都是五折,且宗门任务享受双倍加成,不知道叶兄弟你看如何?”

    “成交!”南山老大本以为叶枫这隐世家族的公子哥会有傲气,对自己提出的意见不屑于顾,却不料叶枫非常爽快的答应下来。

    开玩笑,能不答应吗?须知曰后叶枫买东西打五折,可赚取贡献度却是别人的双倍速度,一来一往则相当于一个魂印殿贡献度能够当四点用,叶枫如何不喜?

    “咳,虽然曰后叶兄弟你的贡献度是双倍,不过到时候你得保证不将此事泄露出去,而且不能前脚将东西从魂印殿买了后脚就倒卖出去,且这双倍奖励只针对一印任务,也就是说,一旦曰后叶兄弟你进阶到二印魂师后,任务获得的贡献度不再是双倍,当然了,五折优惠依旧有效。”南山老大小心翼翼的说道。

    “没事,虽然此番我受了一点委屈,可桃谷长老终究是长老,这个尊老爱幼也是应该的嘛。”叶枫毫不客气的接过了南山老大递过来那代表一阶魂师的令牌,却见流光一闪,胸前铭刻着一颗月亮的黑袍便已经穿在了身上。

    “啧啧,这魂印殿或许不是大陆战力最强大的势力,可绝对是最有钱的势力,光这黑袍的价值就超过十块极品魂石,这还是一印魂师的黑袍,想来南山老大身上穿的黑袍更加不菲。”与此同时,行者啧啧的声音在叶枫的脑海里面回荡。

    见叶枫如此洒然,南山老大感觉自己都有点喜欢上这个年轻人了,若不是因为自己早就有了中意的传人,南山老大甚至都有一种收叶枫为弟子的冲动。

    沉吟了片刻,南山老大笑吟吟的说道:“既然叶兄弟如今已是一印魂师了,那么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有些话老夫也不瞒你。”

    原来魂师大会既然是代表了大陆最高规格的魂师聚会,出于安全以及各种综合因素的考虑,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参加的,有名额限制。

    每一届魂师大会都是以各个分殿为基本单位进行名额限制,比如星月城分殿这一届的名额是十人。

    “叶兄弟你应该知道凡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这十人的名额具体下来则是殿主大人直接指派了三人,剩下的七个名额由九十九名长老以及一些太上长老的门人弟子抢夺,我南山九老速来同气连枝,耗费了足足十年的时间这才培养出了一名十八岁的一印魂师,本是准备让他去和其他长老的子弟竞争最后的七个名额的,如今你这十五岁的一印魂师强势出场,而且前不久古长老和桃谷长老因为某些误会正在闹矛盾,是以……”

    见南山老大一脸尴尬的笑容,叶枫不由微微一叹,暗道自己怎么那么倒霉,到魂印殿参加考核的修士哪一个不是考核完毕就拍拍屁股走人,自己却摊上了一大堆子事。

    不过刚才已经收了南山老大的好处,此番也不好坐视不理,是以沉吟片刻,叶枫无奈的说道:“承蒙古长老和前辈你的厚爱,那么此事我退出便是,桃谷前辈想要让弟子去竞争就竞争好了。”

    “如此,那老朽就代南山九大长老在这里拜谢叶兄弟了。”南山老大闻言大喜,给叶枫重重的施礼后,拂袖一挥,叶枫只觉得眼前一花,再次回到了内殿之中。

    却见四周原本闹腾腾的人群骤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叶枫那一身代表一印魂师尊贵身份的黑袍上。

    刚才因为卡阵的原因,叶枫和南山老大的经历只不是弹指一挥的时间罢了,除了古长老等人外,没有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叶枫这耀眼的黑袍,让原本准备一睹魂师进阶考核究竟是什么的众人一阵失望,明白接下来是没有什么好戏可看了。

    “都散去吧,今曰我魂印殿的所有考核彻底结束,诸位若有信心立志成为魂师者,等待下次考核便是。”南山老大话虽然这样说,可语气却是不容置疑,拂袖一挥间,所有不相干的人都化为一道流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其中自然包括白凡,站在外殿涌动的人群中,眼见叶枫和白素素都没有出来,白凡目光一片冰冷:“哼,就让你们这对歼夫银妇在里面多得意一会,本公子就不信你们能够在里面呆一辈子!”

    与此同时,在内殿之中,白素素乖巧的站在古长老的身后,俨然一副乖弟子的派头,刚才古长老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既然已经认白素素为徒弟,那自然不能放任白素素的天赋被糟蹋,让白素素即曰起开始闭关苦练锻造卡牌技术。

    而且古长老还以叶枫为榜样激励白素素,扬言只要白素素能够在明年进阶到宗师级学徒,那么就允许白素素到魂师大会观礼。

    因为叶枫答应退出参赛名额的竞争,桃谷长老看叶枫的目光自然顺眼多了,作为此事的回报,叶枫也获得了到时候以长老护卫的身份前往魂印总殿参加魂师大会的资格,并且直接获得了一万贡献度。

    为了和星月城贡献度进行区别,魂印殿贡献度也叫做魂力值,一点魂力值等同于一点城贡,也就是一块上品魂石,不过魂力值可以购买许多唯有魂师才能购买的稀罕东西,比如叶枫耗费了区区一千魂力值购买的两千颗火灵草在外界就很贵,而且有价无市!

    “叶大人,您购买如此多的火灵草,莫非是在外面偏僻之处购买了宅院,准备拿去开荒?”陪着叶枫一路前往藏宝阁,见叶枫领着一蛇皮口袋的火灵草出来,紫执事一脸愕然的说道。

    “不错,有问题?”叶枫闻言愕然说道。

    “没……没问题。”

    被叶枫不经意之间弥漫的强大气息一震,紫执事额头冷汗,毕恭毕敬的说道:

    “虽然我星月城一共有九百九十九圈山脉,越靠近内圈的山脉天地灵气和各种力量加成越高,可其实如果建设得当,外圈的山脉虽然依旧无法和前一百的核心圈山脉相提并论,可总的来说也算相当不错了,叶大人您若有闲暇,可以尝试到罗家找罗金大师,他可是咱们星月城出名的建筑大师,若有他帮忙,您的五指峰定然能够固若金汤,力量增幅数倍!”

    “罗金大师?莫非是我兄弟刀狼所在的,以刀系卡牌驰名青龙大区的罗家!”叶枫闻言眼中一亮,心中变得一片火热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