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白猿武魂

    ;

    刺王塔前的圆形广场上人头涌动,所有人都抬头望着从第十五层高塔上传来的耀眼光芒,一片哗然。

    “刀少爷真乃天纵奇才,似乎刀少爷才魂虚境四层吧,竟然能够通过魂虚境五层都无法闯过的十五层!”

    “岂止是天纵奇才,刀少爷困难难度都闯到第七层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够冲击困难难度第**十层呢!”

    “刺王塔普通、困难、地狱三大难度中,传闻困难难度每闯过十层都会获得不菲的奖励,看来此番刀少爷有可能从普通难度出来而会挑战困难难度呢,真是让人期待啊!”

    当叶枫来到圆形广场的时候,听着众人的议论,不由露出一脸微笑,为自己的兄弟能够取得如此成就而兴奋。

    第一次和刀狼见面的时候,无论叶枫还是刀狼,甚至那白凡都是凝魂境的小修士,不过数月不见,白凡成长为魂虚境一层,叶枫也问鼎魂虚境二层,刀狼更是逆天的进入了魂虚境四层,这不得不让叶枫感概自己一个人修炼和白家、刀家这样的大家族资源倾斜培养出来的子弟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

    不过在叶枫看来,刀狼是占据了各种天时、地利、人和,修炼速度这才暂时强于自己,等自己在星月城稳定下来,相信自己的修炼速度绝对不会逊色于刀狼!

    “白少爷到!”却见后方一声喧哗,一个陌生而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叶枫的面前——白凡!

    “让开!都给老子让开!”

    “没看到白家少爷到了吗?还不让条道出来!”

    依旧嚣张无比的出场,不过这一幕在叶枫的眼中已经没有任何的威慑力,站在原地一巴掌将那目光朝天准备推开自己的大汉抽倒在地,引得众人一片倒吸冷气声。

    虚拟星月城人口流动很大,在加上外来修士和本地土著云集,以及叶枫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月之世界了,所以天狼这个名头已经很少有人知晓,不过白凡化成灰都不会忘记这个曾经在刺王塔前给自己以侮辱,抢走自己人榜九十五位置的仇人!

    “哟,我当是谁,原来是天狼天少爷,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白凡啪的折扇一摇,嚣张的走到了叶枫的面前压低声音说道:“小子,上次你让我丢人,今曰本少爷不会放过你的。”

    “怎么白凡,莫非上次你我打的不够,还想在被打一次?”叶枫好笑的望着眼前自我感觉良好的少年,倘若他知道自己就是魂印殿里面大发神威的一印魂师叶枫,真不知道刀狼会如何感想。

    “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胆,敢在我白猿的眼皮底下打我弟弟。”

    轰隆——

    伴随着这道威严而浑厚的声音响起,整个大地都为之颤抖起来,叶枫只觉天空一暗,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瞬间扑向自己。

    哗——

    危急关头,叶枫随手捏碎一张神行卡牌,带起一道残影出现在三十丈之外,回头看自己方才站立之处,一个巨大的窟窿赫然出现!

    烟消云散,一袭黑袍,目光如苍鹰般锐利的青年出现在了叶枫的面前,此人身高九尺,体格异常壮硕,站在人群中如鹤立鸡群般耀眼。

    更让人无法忽视的乃是此人的手掌出奇的硕大,竟然是寻常人的三五倍大,左手间魂力澎湃,很明显,刚才就是黑袍青年以魂力凝结出一个巨掌拍向叶枫!

    “大哥,就是这小子,上次在刺王塔前让他给跑了,这次咱们可不能放过他!”白凡啪的折扇一摇,阴测测的说道。

    “哼,上次你让白井八卫在魂印殿外伏击那什么叶枫,竟然都不知道那小子什么时候溜走了,此番为兄先帮你解决了这小子,然后再去打残刀狼,最后到那什么五指山去灭了姓叶的小杂碎!”

    也不知道白凡给巍峨青年说了什么,总之无论是现实世界中的叶枫还是月之世界中叶枫化身的天狼,巍峨青年都打算杀之而后快!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你我往曰无怨今曰无仇,缘何第一次见面就要置我于死地!”叶枫神识一扫,惊愕的发现方圆十里内并没有任何守塔人的踪影,不由心中一沉,明白这青年的势力不容小觑。

    青年一身魂虚境五层的修为,叶枫倒是不怎么畏惧,可在加上一身强横到了极点,似乎一点都不逊色自己的肉身,那么叶枫就不得不凝重了。

    “天狼,今曰本少爷就让你死个明白,白雄是我大哥,也是白家的大少爷,不过二十岁就已经是魂虚境五层的大强者,地磅排行九十九,享受三倍修炼速度和大气运加成,你能死在他的手中也足以含笑九泉了。”

    不等巍峨青年开口,白凡啪的折扇一摇,一脸得意的给叶枫解释起来:“而且我大哥土系三色同环,更是将我白家成名魂技伏龙手修炼到了大成境界,一巴掌拍下来如若实质,虽然这里是介于现实和虚拟之间的月之世界,可你在这里陨落后,差不多现实世界里也废了。”

    “二弟,和这小子啰嗦那么多干什么,区区一个魂虚境二层,我一巴掌拍死便是。”巍峨青年拂袖一挥制止了白凡的话,踏步向前,仗着过人的身高,居高临下的俯瞰叶枫:“小子,本公子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如若你现在乖乖的跪下来给我二弟磕头认错并喊三声爷爷,那么本少爷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我就说白凡姓格缘何如此不堪,今曰一看白猿兄你,我终于知道了答案。”闻言叶枫一脸无语,自己又磕头又认错的到最后对方还只给自己一个全尸?这是自己傻,还是白猿傻的说话不经过大脑思考?

    轰——

    与此同时,却见刺王塔第十六层的光芒先是一亮,紧接着暗淡下来,这代表有人闯刺王塔第十六层失败!

    “大哥,刀狼那小子和天狼是兄弟,若是等他出来就不好办了,和这小子那么多废话干嘛,一巴掌拍死就是!”白凡眉头一皱,试探的说道。

    “二弟你放心,纵然那刀家的老爷子很厉害,可他们刀家的规矩就是只要年轻一辈不是被其他家族的老怪欺负,只要不被人打的元神俱灭,那么他们刀家老爷子是不会说什么的,今曰就看我将这天狼和刀狼如何被咱们两兄弟收拾!”

    吼——

    伴随着白猿这话一说完,虚空中一只巨大无匹,通身泛白的猿猴骤然出现,双拳如山,扬天就是一声长啸,其声如天雷般作响,竟然连天空中的乌云都在这一吼之下崩溃,化为瓢泼大雨坠落下来。

    “这……这是白猿武魂!”

    “传闻白猿是大地上的王者,力大无穷,只要双脚不离开大地,那此兽就能够为修士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白猿少爷是土系三环,力量更是被叠加了数倍,配合伏龙手一巴掌拍下来,绝对可以让任何一名魂虚境中期以下的修士陨落!”

    “这位道友,那按照你的意思,我是否可以理解为如若有人将白猿少爷举起来,那他就脱离了大地,纵然有万千力量都无法施展?”

    “理论上是如此,可白猿之力可翻江倒海,举山如若无物,你觉得那叫天狼的小子能够将白猿少爷举起来?荒谬!”

    听着众人的议论,感受着来自虚空的巨大威压,叶枫的目光一片凝重,与此同时,行者的声音在脑海里面凭空响了起来:“小子,要不要老夫出手帮你灭了这嚣张的白家大少,哼,老夫的弟子他也敢碰,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

    “老头,你不是一直都让我自己面对挑战,在生死之间突破吗,缘何此番你要亲自出手?”叶枫闻言愕然道。

    “说你小子社会经验少你还不信,你当真以为那白猿是和你公平战斗?放屁!”

    行者阴测测的笑道:“白家兄弟早在你来之前就让人暗中在圆形广场布置了一个巨大的土系聚灵卡阵,能够让方圆百里的天地灵气源源不断的汇集到里面,然后通过白猿手中的主卡连接在一起,如此一来,莫说是你,就算是一个魂虚境后期的修士来了都会被轰击的渣滓都不剩下,老夫可不想你在月之世界被人杀了导致现实世界中的精神受损。”

    闻言叶枫目光一冷,眯着眼仔细一看,果然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白猿的手中已经多了一张隐藏在手掌内的迷你卡牌。

    “哼,亏他还是魂虚境五层的强者,居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来对付我,还真看得起我这小小魂虚境二层!”叶枫一脸阴沉的说道,第一次主动对人起了杀机!

    是可忍孰不可忍!

    似乎对自己挑起叶枫的杀机很高兴,行者哈哈一笑道:“这有什么,难道只许他阴咱们,难道就不许咱们阴他?”

    “老头,你有什么好主意就快点说,别藏着掖着让人恶心。”叶枫闻言没好气的说道。

    “嘿嘿,其实道理很简单,那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你只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随着行者的轻声细语,叶枫眼中的光芒骤然间变得无比明亮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