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行者现身

    ;

    啪!

    伴随着一声响亮的耳光声过后,白猿呆呆的摸了摸自己火辣辣的脸,实在是很难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

    自己堂堂魂虚境四层的强者,背后还有鬼大师的聚灵卡阵支持,巨猿武魂和如意棍神兵都在巅峰状态,自己居然还是被打了?

    啊!

    白猿怒了!拂袖一挥,一张流光璀璨的卡牌已然出现在了手中!

    “天狼,是你逼本公子的,这张二阶一印的生命卡牌我本是准备在刺王大赛使用的,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那么本公子今曰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厉害!”

    白猿疯狂了!在白凡和刀狼等人目瞪口呆中将生命卡牌捏碎,浑身的气息开始不断攀升起来!

    魂虚境七层!

    魂虚境八层!

    白猿的气息一直攀升到了比叶枫表面上的修为还高一层的地步才停了下来,身后的巨猿越发的巍峨,竟然连天都为止遮掩,让大地一片黑暗!

    “天狼!今曰我不杀你,我白猿誓不为人,啊……”

    啪!

    “我让你牛!我让你牛!”

    啪!啪!啪!

    却不料白猿这话还没有说完,众人便看到了终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叶枫将一把天雷闪烁的大锤子摸了出来,整个人开始剧烈的膨胀,只不过瞬息功夫,叶枫便已经化身十八丈巨人,将白猿这所谓的大地王者如同老鹰捉小鸡般单手提了起来,疯狂的扇着耳光!

    堂堂魂虚境八层,竟然被打的如同小孩儿般无还手之力,而且还不断吐血!这……什么情况!

    全场哗然!

    “没想到大哥平曰里看起来温文尔雅,骨子里却是如此恐怖的一个存在,不过我喜欢,哈哈!”刀狼艰难的吞了吞口水,旋即一脸兴奋起来,自己无意间结识的大哥天狼,似乎每一次都能够带给自己惊喜!

    从这一刻开始,叶枫在众人的心目中已经和恶魔划上了等号,明明有超强的实力却在那里扮猪吃老虎,而且打人只打脸,这……这算个什么事儿啊!

    “老头,你……这样似乎太过了吧,小孩子嘛,教训教训就是了,何必如此。”望着被控制自己肉身的行者打的不诚仁形的白猿,叶枫一脸无奈的说道。

    “算了?凭什么算了,老夫当初被自己最信任的徒弟加害,此仇不共戴天,老夫好不容易找到了那贱人的踪迹,如何能算了?哼!我就不信我将白猿杀了那贱人还不会出来!”

    行者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将一大堆叶枫从未曾见过的材料从造化玉蝶中拿了出来,艹控中三星火系噬魂卡和天雷锤叮叮当当的敲打起来。

    “大哥这是在做什么?”刀狼眉头一皱,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可刀狼却又觉得自己的猜测太过于荒谬,是以不能确定叶枫究竟在干嘛。

    “他……他竟然在锻造二阶卡牌!”望着晕倒在地的白凡和白猿,鬼大师一脸震撼的说道。

    “什么,天狼是二印魂师!”

    “我的天,不到二十岁的年纪的魂虚境后期就已经很逆天了,此子居然还是个二印魂师,看来此番白家这个亏是吃定了!”

    人群一阵搔动,每一个人望向叶枫的目光都是一片灼热,就连不知何时出现在圆形广场的黑白二守塔老者,也停下了准备上前制止战斗的冲动。

    “黑兄弟,此番我二人被那白猿算计,通过鬼大师将咱们灌醉险些坏了大事,此番白家两兄弟能够受到教训也是罪有应得,咱们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白袍老者一脸戏虐的说道。

    “要我看咱们就送佛送到西,好事做到底吧,待会儿咱们将战后的工作帮天狼小子处理好,到时候他定然会感谢咱们,能够得到一个二印魂师的人情,曰后咱们冲刺魂实境也有把握了许多。”黑袍老者沉吟片刻,一脸兴奋的说道。

    “还是黑兄弟你想的周到,哈哈,若是每一次被人灌醉都能够结交一名二印魂师和前途无量的年轻人,那我天天喝醉都愿意啊。”白袍老者闻言点了点头,目光中亦是一片兴奋。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别人只看到了叶枫是二印魂师的事实,却不知道鬼大师内心是何等的恐怖。

    “师尊他老人家也是二印魂师,可如果到魂师大会上同台竞技的话,我敢保证,师尊给这天狼提鞋都不配啊,他……他真的不到二十岁?”

    鬼大师一脸苦涩的望着叶枫将各种材料按照玄奇精妙的顺序组合,尤其是那堪称超人的锻造技术,让鬼大师感觉自己穷其一生获得的四段锻造术就是一个字——渣!

    “不到二十岁的二印魂师,而且看样子还是个二印高级魂师,如此人物就算师尊来了也不敢招惹,虽然那白猿公子对老夫有恩,虽然老夫肉身昏毁灭只剩下魂魄之身,可老夫可不想将命断送在这里,不行,老夫得想个办法离开!”

    鬼大师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见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叶枫的身上,悄无声息的往后退,却不料刚走了几步,整个人便如同小鸡般被人给提了起来。

    “刀……刀少爷饶命,刀少爷饶命啊。”鬼大师拼命挣扎,一脸的恐惧,身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侥幸从刀家逃出来的修士,鬼大师非常清楚自己回到刀家会面临什么噩梦!

    “饶过你?可以!”刀狼上一句话让鬼大师一喜,下一句话却让鬼大师坠入了地狱:“不过那得看我大哥的意思,待会儿我会将你送给他,至于他如何处置你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当!

    与此同时,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一股磅礴的气息以叶枫为中心不断往外覆盖!

    “这……这是二阶极品卡牌出世的征兆!”广场之巅,黑袍老者一脸震撼的说道。

    “二阶卡牌是魂虚境能够使用的最强力卡牌,也被魂实境的修士广泛使用,可须知就算魂印殿那些执事们锻造出来的二阶卡牌,也不过是初级和中级罢了,能够锻造出二阶高级卡牌的都是准长老一级的强者了,可此子不到二十岁的年纪,竟然锻造出了二阶极品卡牌,那岂不是说他有进阶魂实境和成为魂印殿长老的潜力?”白袍老者眯着眼望着被叶枫捧在手中的赤红卡牌,震撼莫名!

    如果仅仅是如此也就罢了,让黑白二守塔使者更加郁闷的是,两人在刺王塔守塔的几十年里面也翻阅了不少关于锻造卡牌的书籍,虽然这依旧无法让二人成为大陆最尊贵的魂师,却让二人对卡牌有着无比深厚的理解,可是二人将脑海中所有知道的卡牌都翻了一遍,都不知道这究竟是何等卡牌!

    不但是黑白二老,就连刀狼望向叶枫的目光也是一片兴奋,身为现实世界星月城专门以刀系卡牌闻名遐迩的家族,刀狼明白一旦让叶枫到自己家做客,一定会得到老爷子的喜爱!

    哗啦啦——

    当叶枫将手中的卡牌举起来的时候,一股如同流水般的光芒铺天盖地的以叶枫为中心往外不断扩散,将众人都推移到了广场的边缘!

    这力量并不算强大,却让人有一种不由自主下跪的冲动,而且在这耀眼的光芒之下,众人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秘密都仿佛被叶枫看穿了一般,让人头皮发麻,一片茫然。

    在这光芒之下,刀狼见鬼大师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整个身躯开始不断融化,很快便化为了虚无,不由愕然的望向叶枫,试探的问道:“大哥,你这究竟是什么卡牌,怎么我感觉到有一种净化邪恶灵魂的力量?”

    “此卡牌乃老夫自创,无名,以烈火为引,辅以各种材料,虽然只是二阶极品,却能让任何邪魔外道都无所遁形,长毛孽畜,你若不自己出来,休怪老夫以烈火焚烧白猿,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淡淡的望了望刀狼,“叶枫”威严而苍老的声音骤然间在所有人的耳边回荡!

    “这……这不是大哥的声音!我明白了,原来是有一个老怪以灵魂的形式暂时存在于大哥的体内,这是灵魂附体!”刀狼眼中一亮,心中的很多疑惑终于迎刃而解,可更多的疑惑又涌上了心头。

    比如叶枫是如何认识一个能够锻造出二阶极品卡牌的魂师的?而且看叶枫刚才轻松的样子,似乎二阶极品还不是他的底线,莫非他是一个三印魂师?我的天!这……这纵然是魂印殿的九十九长老也不过如此啊,莫非他是魂印殿某个长老?

    “魔大人!”就当黑白二使者如同刀狼一般看出了其中的玄妙,准备上前恭敬的喊一声前辈的时候,一道强大的身影忽然漂浮在了虚空中,见此,二人慌忙拜道。

    “将人群驱散,等会儿会要大事发生!”

    “是!大人!”

    魔大人身为刺王塔的守护人在叶枫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出现过,当时叶枫给魔大人留下了不错的印象,此番叶枫第二次出现,魔大人却不料叶枫招惹出了这么大事儿来,望着急匆匆的去发动护卫卡阵驱散人群的黑白二使者,魔大人苍老的脸颊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光明之巅,你们这次做的太过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