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战家老祖

    ;

    “混账东西,你瞎了狗眼吗?我乃堂堂罗家少主落离,也是磨刀峰的少谷主,罗金大师是我师尊,你竟然不让我进去?”刀狼一把将斗笠摘了下来,啪的一耳光就给那护卫扇了过去。免费电子书下载 ...

    星月城无论是哪家势力,都讲究一个上下尊卑,上级对下级有着绝对的尊严,可面对刀狼这含怒的一巴掌,光头护卫居然面无表情的后退三步躲了过去,紧接着锵的一声将佩刀拔了出来,冷声说道:

    “老子才不管你什么罗家少主还是李家少主,老子只知道罗家大师在里面为我家老爷锻造玉璧卡牌治疗伤势,如若你敢擅闯一步,老子不介意将你就地格杀!”

    言罢,那护卫脚下一踏,竟然让方圆一尺之地的大地也为止颤抖起来,磅礴的魂力化为气流粗暴的将刀狼和叶枫往外推了十多丈,铜铃般的眼睛中满是杀意。

    此人!竟然是一名半步魂实境的强者!而且还仅仅是镇守山门的两名护卫之一,不用脑袋去想,叶枫也能够猜到另外一名护卫也是半步魂实境!

    用两名半步魂实境的大强者来当护卫,代替磨刀谷的主人罗金大师下令封谷的“老爷”究竟是何人?

    很明显,从光头护卫对刀狼的大不敬来说,这所谓的“老爷”肯定不是罗家家主,也不可能是罗家的某个高层,可此人缘何敢在罗家的禁地如此嚣张,莫非他们一点都不忌惮罗家的老爷子以及罗家暗地里隐藏的魂实境强者?

    “小子,玉璧卡牌是一种用来疗伤的刀系特殊卡牌,虽然只是一阶一印,可锻造的成功率却非常的低,哪怕是二印魂师都只能保证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罗金大师或许在锻造卡牌技术上逊色于魂印殿的三印魂师,可说到刀系卡牌的锻造成功率之高,整个星月城中恐怕除了罗金大师外找不到第二个人。”与此同时,行者的声音在叶枫的脑海内滚滚回荡。

    “老头,你的神识不是可以与金丹大道的强者媲美吗,要不你看看磨刀谷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叶枫拉了拉暴怒的刀狼示意其不要冲动,用心神和行者交流道。

    “磨刀谷被一种极为厉害的刀系护山卡阵护卫,不过以老夫的实力想要强行渗透其中自然不难,然而老夫如今的修为不过恢复到了半步魂实境而已,如此做定然会引起里面的某个强者的警觉!”行者一脸凝重的说道。

    “强者?莫非是罗金大师和光头护卫口中所谓的老爷?”叶枫试探的问道。

    “罗金老头在老夫眼中就一小屁孩而已,他除了锻造刀系卡牌的能力可圈可点外,其他方面就是一个字——渣,老夫说的强者是指里面魂实境后期修士,虽然那人已是重伤之躯,可如果老夫魂力去查探定然会被他发觉,到时候他下令山谷前这两名半步魂实境的护卫将你格杀勿论的话,老夫就只能带着你落荒而逃了。”行者戏虐的说道。

    “魂实境后期的强者,还受到了重伤?”叶枫闻言愕然,心中对磨刀谷中求罗金大师锻造玉璧卡牌的神秘强者不由多了几分猜测。

    斜月大陆魂力为根基,卡牌为王,修士的等级直接决定了其所能够运用卡牌的威力强弱,而魂实境是修行的一个巨大分水岭,因为唯有魂实境的强者才能使用威力强大的三阶和四阶卡牌!

    而魂虚境的武者之能够将一阶卡牌的威力催发到极致,能够部分使用二阶卡牌的力量,只不过是相对于凝魂境的修士来说略微强大而已,在星月城中,真正叱咤风云的强者无一不是魂实境!

    至于魂实境后期的修士,那是已经初步窥探到了金丹大道的牛人,如此厉害的修士居然被人打成了重伤,那伤害他的人莫非是金丹大道?

    这越想,叶枫额头的冷汗就越多,如果因为行者无意之间的窥探招惹了这样一个存在,那么叶枫都不需要等光明之巅的追兵来了,干脆直接跑路躲到天水国或者精武国算了。

    “天乾地坤,还不赶紧退下,罗金大师有令,让他们两个进去!”

    就当气氛一片紧张之时,磨刀谷虚空中一道刀芒闪过,护山卡阵赫然打开,一名气息强大的老者走了出来,对着二人怒声呵斥道。

    却见此人拂袖一挥,虚空中的天地灵气,如同海水般在老者的身旁汇聚,最后凝结成一个巨大无匹的手掌,啪啪在两名半步魂实境的护卫脸上同时打响,而这两大强者毫无表情的硬抗了老者者一掌,同时抱拳而道:“尊福总管令!”

    “福总管?”

    刀狼闻言一愣,当目光落到黑袍老者胸前铭刻的一个“战”字的时候,刀狼忽然浑身一颤,愕然说道:“阁下可是战家万宝阁总掌柜战福?”

    “罗少主你不愧是,罗家五百年难得一出的刀系武魂拥有者,你说的不错,老夫正是战福,下人们只是怕有人擅闯磨刀谷耽误了老爷治疗,刚才天乾地坤二护卫若有无礼之处,还请罗少主和这位小兄弟见谅。”

    言罢,战福堂堂魂实境初期的大强者,竟然亲自给刀狼叶枫二人执大礼谢罪,目光中夹杂了浓浓的歉意和自责,看的刀狼和叶枫对此人顿生好感,兄弟两人对视一眼,见叶枫点了点头,刀狼一脸的戾气这才消失不见,微微笑道:

    “既然是战爷爷降临,那这事就这么算了,话说我也有五六年没有见过战爷爷了,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身子骨可还硬朗。”

    “罗少主,请!”天乾地坤这两名半步魂实境死鱼般的脸上,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恭敬的说道。

    “哼!”刀狼不爽的一把推开两个护卫,撅着嘴率先走入了山谷,见此叶枫不由一乐,暗道刀狼在月之世界里面表现的那么强悍,可在现实世界中终究是一个少年郎啊。

    这是叶枫第一次来到罗家锻造卡牌的禁地,在进入之前,叶枫本以为这里应该是类似竹林镇焚尸岗或者火焰谷般地火熊熊一片灼热,可当叶枫真正进入磨刀谷之后这才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夹道数百步,桃花纷飞云雾飘渺,虚空中不时几只白鹤飞过,清澈见底的溪水中各种五颜六色的鱼儿游动,让叶枫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昔曰在星月城外,对付牛家圈养的马贼追风十三骑那个桃花源内。

    不过和桃花源不同的是,磨刀谷之中的风景虽然优美,但每走几步都会遇到一名充满了肃杀之气的佩刀护卫。

    只是这些护卫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哑巴,每一个护卫遇到刀狼都会恭敬的将头触碰到地,表示恭敬,很明显,这些清一色的魂虚境初期护卫都是罗家的人。

    “小子,你新结交的小弟,看来家族暗地里的势力比想象中的还强大啊,这巴掌大的磨刀谷中,就有不下一百个魂虚境哑巴充当护卫,而且他们都是护山卡阵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旦罗金大师的生命受到威胁,那么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自爆引动卡阵,或许一个护卫自爆的威力不是很大,可一百个魂虚境同时自爆,在辅以卡阵的力量,就算那什么战老爷子伤势恢复了也断然不敢轻举妄动。”似乎看出了叶枫心中的疑惑,行者苍老的声音恰到好处的解释道。

    “那是自然,老头你没见识了吧,罗家暗地里,可是被黑暗之殿九大长老之一的东极长老刀人龙掌控,倘若只是明面上这点实力,那恐怕早就被其他势力给灭了。”叶枫闻言不以为然的说道。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平台前,却见一群穿着华贵黑袍的老者,正三三两两的凑在一堆闲聊,见有人走过来,众人先是在刀狼的身上做短暂的停留后,皆是齐刷刷的投向叶枫。

    “莫非我天生就是拉仇恨的妖兽不成,缘何经常遇到一些自命不凡看我不爽的人。”感受着这群人中大部分人都对自己充满了敌意,叶枫不由一脸郁闷的想道。

    这群人年龄普遍在四十岁以上,不乏六七十岁的老头子,黑袍胸前的位置都铭刻着一颗流光流畅的月亮印记,赫然是斜月大陆数量最稀少,地位最尊贵的职业——一印魂师!

    战福自山谷门口呵斥天乾地坤两大护卫后便失去了踪影,是以兄弟两人望着眼前的十多名魂师,不由面面相觑,一脸茫然,不明白这些平曰里看到一名都很难得一见魂师,缘何一次姓冒出来这么多,而且都汇集到了罗家的禁地磨刀谷中。

    “桀桀,想来这位就是罗少主了,老夫一印高级魂师齐刘海这厢有礼了。”

    一道苍老刺耳的声音骤然间响了起来,一个年约六十,满头白发的老妪柱着雕龙拐杖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先是恭敬的给刀狼施礼后,接着用一种嘲讽和不屑的语气望向叶枫说道:

    “莫非这位就是号称我星月城魂印殿最天才绝伦,进阶年龄最年轻的一印魂师叶枫?啧啧,你不过是一印初期魂师,毛都没有张全的小屁孩儿,难不成还想与我等这些一印高级和一印极品魂师一起,为战老爷子锻造卡牌治疗伤势?简直就是荒天下之大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