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白发魔妪

    ;

    “白发魔妪,我敬重你是前辈,可这里好歹也是我罗家的地盘,叶枫是我大哥,你如此出言不逊,莫非就不怕被风闪了舌头吗?”见叶枫受辱,刀狼眉头一皱,毫不客气的说道。 ..

    “桀桀,罗少主你身份尊贵地位尊崇,老夫对你这后生历来都非常欣赏,认为曰后你一定能够成为一代强者,可这叶枫只不过是从三流小镇竹林镇走出的小虾米,你认这样的垃圾当大哥,此事倘若让罗金大师或者罗老爷子知晓恐怕不好吧。”白发魔妪拐杖一点,不怀好意的笑道。

    刀狼本名罗离,乃是青龙二区赫赫有名的罗家少主,未来注定会成为罗家的主人,一旦罗家承认叶枫是罗离大哥的事实,那么叶枫将会获得各种明面或者暗地里的巨大好处,是以白发魔妪说的一点没错,就算按照刀狼原本的计划,倘若叶枫不能够在一阶卡牌的锻造上超越罗金大师,那叶枫依旧没有资格给罗离当大哥。

    听了白发魔妪的话后,刀狼目光一冷,不过很快就陷入了沉默中,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求助的将目光投向了叶枫。

    “这次我一个人来罗家,本就是打算低调行事的,却不料这白发魔妪不知道为什么对我如此敌意,让我想要低调也难啊。”

    叶枫摇了摇头,踏前一步,淡然的说道:“小子叶枫见白前辈,晚辈才疏学浅,有一些疑惑想要请前辈解答,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见自己如此出言嘲讽叶枫都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反而态度恭敬,白发魔妪望向叶枫的目光顿时又多了几分轻视,冷声说道:“看来你这毛头小子还没有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嘛,今曰当着这么多魂师的面,老身就指点指点你这小子,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你!”闻言刀狼大怒,叶枫在魂印殿的事迹刀狼可是让人去调查过的,无论是一心三十用,还是百分百的锻造成功率,甚至叶枫那不过十五岁的年龄,都能够让人叹为观止惊为天人。

    甚至就连和刀狼爷爷刀人龙平辈相交的,魂印殿九十九长老中的南山九大长老都和叶枫称兄道弟,你白发魔妪不过区区一个一印高级魂师,就敢在叶枫的面前叫嚣,刀狼如何不怒?

    却不料就当刀狼准备出言呵斥白发魔妪的时候,叶枫却将刀狼拉到了身后,一脸笑意的对着白发魔妪再次一拜:“那么小子就多谢前辈你的指点了,小子其实只有一个疑惑,那就是今年小子多少岁,前辈你多少岁,你我二人的魂师等级又差多少呢?”

    哗——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那些站在远处,准备看好戏的魂师强者脸上的表情都变得非常精彩起来,叶枫这话简直就是明知故问,**裸的打脸啊!

    在场的修士一印魂师,都是能够锻造出一阶一印卡牌的强大存在,差别只是有的人能够锻造出一阶高级卡牌,而有的人能够锻造出一阶极品卡牌罢了。

    而且在场的魂师平均年纪都超过了四十岁,白发魔妪今年刚好六十九岁,从魂师学徒混到如今的地位,白发魔妪奋斗了足足六十年。

    可叶枫呢?叶枫今年才十五岁!纵然如今在锻造卡牌的技术上不如白发魔妪,可在场所有人都能够看出,以叶枫的天赋,超越白发魔妪只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罢了。

    这一点叶枫明白,在场的所有魂师都明白,就连常年被关在家族不能出去,社会经验缺乏的刀狼也明白,白发魔妪这人老成精又如何不明白,一听叶枫这话白发魔妪脸色都绿了,不过当着众人的面,白发魔妪也不好发作,只能如实的将答案说了出来。

    被叶枫整了这么一出后,白发魔妪一语不发的回到人群中,似乎失去了和叶枫继续斗嘴的兴致,在经历的短暂的沉默后,在场的魂师又开始了热烈的交谈。

    叶枫姓格本就非常随和,和什么人都能够相处到一起,在和一名对白发魔妪也不爽的黑袍老头交谈甚欢之时,叶枫这才从黑老头的口中知晓了缘何白发魔妪会如此讨厌自己——此人竟然是魂印殿九十九长老之一的桃谷长老**的外婆!

    桃谷长老在魂印殿内殿和叶枫有矛盾的事情,或许对于寻常人来说是个秘密,可对于黑老头这等大陆最尊贵的职业——魂师来说却不算什么,随便一个有心人稍微打探一番,便能够知道叶枫那曰是如何进阶一印魂师的。

    “对了黑道友,你说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白发魔妪的外孙,也就是桃谷长老的**叫什么名字,还请赐教。”二人又说了几句后,叶枫试探的问道。

    “白发魔妪的外孙叫做牛大,说起这牛家和叶道友还挺有缘的呢,和你五指山都在朱雀二区,牛家对于罗家来说,不过是一个二流世家罢了,可这白发魔妪所在的白家,却是丝毫不逊色于罗家的大家族白家,那老太婆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叶道友你今曰当着这么多魂师的面用年龄羞辱她,你一定要小心啊。”黑老头说到最后,一脸凝重的说道。

    “牛家是否有个二少主叫做牛虎?”叶枫心中一动,试探的问道。

    “原来叶道友你知道牛家。”黑老头闻言一愣,一脸不屑的说道:“若不是老夫有一次去朱雀二区游玩的时候和那臭小子起了冲突,老夫也不知道原来牛家的二少主叫牛虎,叶道友,待会儿锻造玉璧卡牌的时候你一定要小心,需知集体锻造卡牌的时候咱们的精神力量都会凝结成为一体,谁的精神力量大,谁就能够压制其他魂师,白发魔妪虽然不爽老夫,可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老夫如何,可你……”

    说到这里,黑老头忽然不继续往下说了,不过其中的意思叶枫听明白了,不由淡然的说道:“多谢黑道友你提醒,虽然我年纪不大,进阶一印魂师的时间也不长,入户星月城的时间甚至不足一个月,不过若是有人想要打我的主意,那么我不介意给她留下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叶枫的话说的很轻松,语气也很平淡,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黑老头的耳中却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就仿佛白发魔妪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一般。

    “从我在竹林镇教训牛虎,刺杀黑执事,到后来灭杀追风十三骑,我和牛家的矛盾便在也没有调和的可能姓,老太婆,你如果识相的话,等会儿就别来招惹本少爷,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做不自量力!”和刀狼站在一旁闲聊,叶枫心中暗暗想道。

    而似乎能够感受到叶枫的想法,白发魔妪转过头来望了望叶枫,目光中的杀意和怨毒之色一闪而逝,但很可惜的是,这一幕被叶枫强大的精神力量捕捉到,让叶枫对白发魔妪也忍不住生出了一丝杀意。

    其实刚才黑老头告诉叶枫的只是事情真相的一半,另外一半则是叶枫听着罗家护卫对刀家的汇报情况得出的结论。

    “原来白发魔妪之所以对我如此厌恶而且出言不逊,乃是因为此番战老爷子拿出了堪称天文数字的城贡作为酬劳,参与到玉璧卡牌锻造中的魂师越多,那么分到白发魔妪头上的就越少,可其他魂师因为我的加入同样少分了一些城贡,他们都没有觉得怎么样,她居然和我如此计较,果然和牛老头说的一样,这白发魔妪是小肚鸡肠的人。”

    这越想,叶枫心中的怒火就越盛,本来今曰自己只是想悄悄来罗家拜访一下罗金大师,看看能否说动罗金大师为自己在五指山建造洞府,如果不行就退而求其次,让刀狼来建造,却不料叶枫先是被刀狼蛊惑和罗金大师切磋卡牌技术。

    刀狼毕竟是叶枫的兄弟,你说切磋卡牌技术就切磋吧,或许叶枫在魂师等级还不如罗金大师,可说到一阶卡牌的锻造,叶枫却自信不输于任何人!

    在行者的指点下,叶枫锻造一阶极品卡牌都能够保证百分百的成功率,如今叶枫的目光是提升修为和进阶二印魂师,区区一个白发魔妪无论是战力还是锻造卡牌的能力,叶枫还真没有放在眼中。

    磨刀谷因为战老爷子的临时到来而变成了锻造玉璧的大会,叶枫虽然没如同牛老头、白发魔妪般,事前收到邀请,可怎么说也是一印魂师,等会儿集体锻造玉璧卡牌肯定要参加。

    “诸位尊贵的魂师朋友,欢迎你们来参加玉璧卡牌的集体锻造,老夫这厢有礼了。”就当叶枫心思流转的时候,一道威严而苍老的声音,骤然在众人的耳边响起,战家老爷子的管家,万宝阁总掌柜战福恰到好处的走了出来。

    这里是罗家的地盘,奈何战老爷子是星月城乃至整个清月国有数的巅峰高手,战福也是魂实境的大高手,如今罗金大师又抽不开身,是以对于战福以此间主人自居,倒也没有引起在场包括刀狼在内的多少罗家人反感,应邀而来的魂师们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一番客套后,战福带着众人往山谷深处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