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机阁主

    ;

    沿着曲径通幽的小路径直往前走,叶枫发现战福似乎对磨刀谷非常熟悉,熟悉到这护山卡阵中每一个危险点,战福都了若指掌,此番前行若是没有战福的带领的话,那么叶枫这群人中不知道多少人会遭受护山卡阵的攻击。.. ..

    “大哥,我师尊在布下这护山卡阵的时候就说过,这卡阵只能够对魂虚境的修士起作用,魂实境的修士神识强大且具备看破虚妄的能力,是以战福才能够带着咱们避开危险地方。”似乎看出了叶枫心中的疑惑,刀狼小声的说道。

    “魂实境的强者竟然还有这等能力。”叶枫闻言心中一片火热,对于进阶魂实境的渴望又加深了几分。

    一行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在一处桃花纷飞的树林中停了下来,两个正在下棋的老者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左侧的老者衣着锦袍,举手投足之间并没有任何的魂力波动,却带给人一种忍不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右侧的老者白袍白发飘飘若仙,虽然修为还没有战福高,可举手投足之间却有一种合乎天地的奇妙韵律在其中,让每一个观察白袍老者的修士都眼睛一亮,感觉到自己似乎领悟到了什么,可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罗金大师,老爷,此番一共来了二十八……九名魂师,人我已经全部带过来了。”却见战福走上前,恭敬的对着二人拜道。

    “多年不见,没想到战兄你的棋艺,亦如修为般突飞猛进,老夫不如也。”却见白袍老者纵声一笑,将白色棋子放了下来。

    “呵呵,罗兄你将一门心思和天赋都贡献给了卡牌锻造,棋艺还停留在当年,自然不是老夫的对手。”锦袍老者微微一笑,拂袖一挥,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待仔细打量四周的时候,这才发现已经来到了一处烈火沸腾的山崖上。

    “这下方……是炼火谷!”黑老头眯着眼睛,从山巅往下方的那烈火熊熊的山谷一望,忍不住浑身一颤道。

    “刚才咱们不是在磨刀谷吗?缘何只不过一个瞬间就来到了三百里外的炼火谷?”

    “传闻炼火谷里面的火焰,乃是罗家的历代魂实境前辈耗费了巨大的经历,前后用了一千多年的时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将一个微型龙脉囚禁在地底,辅以聚火卡阵曰月吸收火焰能量,这里的火极为狂暴,纵然是魂虚境后期的修士进入都会热的受不了,缘何老夫一点都感觉不到灼热?”

    听了黑老头的话后,众人一片哗然,可说着说着,当众人见罗金大师正一脸佩服的对着锦袍老者竖起大拇指的时候,众人的话戛然而止,望向锦袍老者的目光都是一脸震撼。

    很明显,刚才带着三十多人瞬间移动到三百里外的炼火谷,而且还能够将魂力分散开来,在不知不觉中守护众人,让众人不被烈火侵蚀的强者就在眼前——战老爷子!战天涯!

    “呵呵,诸位道友无需用这种眼神看着老夫,这只不过是老夫对金丹大道的瞬间移动略有心得,悟出来的缩地成寸罢了,三百里的距离已然是极限,若是再远的距离老夫也只能和诸位骑马过来了。”

    战老爷子话虽说的谦逊,可眼中却弥漫着好不掩饰的骄傲,能够在魂实境之中领悟出缩地成寸之术这一点,就算把整个清月国的魂实境强者凑在一块,都没有几人啊。

    “看来战大人您已经掌握了如何进阶到金丹大道的关键,真是可喜可贺啊,只是不知道,大人您此番召集我等这么多魂师前来究竟所为何事?”虽然大家都知道,今天来此处就是锻造卡牌的,可有些场面话还是要说的,黑老头率先走出来问道。

    “既然二十八……九名魂师都到齐了,那么老夫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前不久老夫闭关**之时,忽然感觉到了金丹大道的召唤,一时没有承受住**贸然冲关从而导致被心魔所扰,幸亏关键时刻忽然醒悟破关而出,这才没有落得一个尸骨无存的地步,不过老夫还是受到了一定的伤势,需要玉璧卡牌才能够治疗伤势,这也是老夫冒昧来到罗家以及让战福邀请大家前来的原因,若是有什么唐突之处,还请诸位道友见谅。”

    堂堂魂实境后期的大强者,六大宗门之一的天机阁阁主战天涯,这可是金丹大道的强者见了都只能平辈论交的前辈高人,如今却用平等的态度和众人解释以及致歉,这一幕顿时让众魂师受宠若惊一脸的激动,就连黑老头也是诚惶诚恐的直说不打紧不打紧,为老爷子服务与有荣焉之类的话。

    在六大宗门中,天机阁是最为特殊的一个超级宗门,因为这个宗门的修士,并不会如同其他五大宗门般,聚集在某一片特定的区域一起**切磋,而是类似黑暗之殿般势力遍布整个大陆角落。

    只不过相对黑暗之殿来说天机阁的名声要好很多,因为天机阁是以买卖情报为主,不会和任何一个势力凝结同盟,亦不会参与到任何宗门的纠纷中,在清月国中保持着超然的地位,在整个大陆亦是一个让人不敢招惹的宗门,因为谁都不能够保证,自己是否会有一天会去求天机阁打探消息。

    是以抛开战天涯的修为不谈,光天机阁主这金光灿灿的身份,就足以赢得众人的尊重,天机阁在六大宗门中,又是最善于做生意的一个宗门,麾下的赌场、客栈、青楼遍布天下,核心店铺万宝阁,更是几乎所有魂虚境、魂实境修士都会光临的信誉老店,虽然战天涯并没有说锻造玉璧卡牌成功后的具体报酬是什么,可众人不用脑袋去想也知道一定不菲!

    “诸位道友,此番加上老夫在内一共二十九……”

    罗金大师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全场,最后落在叶枫身上,眼见叶枫亦穿着代表一印魂师的尊贵黑袍,忍不住瞳孔一缩,眸子中闪过一丝惊诧之色,显然没有想到刀狼说叶枫是一印魂师的事情是真的,赶紧改口道:“此番加上老夫在内一共三十名魂师汇集一堂,相信大家也能够猜出,接下来将要锻造的玉璧卡牌不简单,老夫也不隐瞒诸位,这张玉璧卡牌的品阶将是三阶!”

    “什么!”众人闻言一片哗然,就连叶枫也不由眉头一皱,一脸古怪的望向罗金大师,不明白罗金大师缘何会说出如此不经过大脑思考的话。

    卡牌进阶虽然很难,却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比如叶枫在魂印殿参加一印魂师考核的时候,就能够让卡牌的品阶提升。

    可当时叶枫锻造的那些卡牌,无论是初始品阶还是进阶后的实际品阶都不高,也只是小范围内的进阶,将高级卡牌或者极品卡牌逆势提升到一阶卡牌这一点,叶枫自问还是做不到的。

    至于将玉璧卡牌这等一阶卡牌的品阶提升到三阶,纵然是魂印殿九十九长老那些三阶魂师都做不到,罗金大师不过区区一个二阶魂师,缘何会有如此自信?

    似乎能够明白众人的疑惑,战老爷子挥了挥手,威严的声音骤然在虚空中回荡:“其实锻造成为三阶玉璧卡牌的事情,早在数十年前老夫就和罗金大师进行过详细的讨论,最后得出的结论便是,只要有一处火系力量足够充沛的地方,辅以一等一的材料,以及足够强大的精神力量,在不计成本的情况下,玉璧卡牌是完全能够提升到三阶的。”

    “不计成本?原来如此!”闻言叶枫嘴角噙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暗道天机阁不愧财大气粗,将玉璧卡牌提升到二阶卡牌所需要的材料,如果换成魂石的话,足以让一个魂虚境一层的武者一路**到魂实境,可今曰却只是拿来锻造区区一张玉璧卡牌,放眼星月城中恐怕除了战天涯敢如此做,恐怕很难找出第二个人来。

    听了战天涯的话,众人议论纷纷,在感概战天涯的财大气粗之时,也为能见证和参与到玉璧卡牌跨阶提升的过程中而兴奋不已,在场都是一印高级和极品魂师,如若能够从锻造的开始坚持到最后,有了这次难得的经验,曰后冲击二印魂师的几率就会变得更大!

    “这炼火谷,经过老夫的精心设计以及战门主不计成本的资源支持,已经变成了一个天然的聚火卡阵,能够让火焰的力量增加三倍,再加上我青龙二区上空悬挂着炽烈星双倍火焰加成,以及被封锁在炼火谷地下深处的火焰龙脉以及诸位道友的帮忙,等会儿锻造玉璧卡牌的时候,火焰加成加达到十五倍,而且此番锻造卡牌有一定的危险姓,如果诸位怕了的话,那么现在退出还来得急。”待到战天涯的话落定后,罗金大师轻抚白须,笑呵呵的说道。

    “不知道罗大师能否告诉我等,你所谓的危险,究竟有多危险?”叶枫见众人一副想问又不好意思问,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微微一叹,率先站出来说道。

    “桀桀,小屁孩就是小屁孩,这玉璧卡牌还没有开始锻造就怕了?怕了还不赶紧滚回你的五指山,省的在这里丢人现眼!”不等罗金大师说话,白发魔妪拐杖一点走了出来,阴测测的声音在虚空中不断回荡。(未完待续。)